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65章 都是妙人
    墨兰眉头微皱,道:“娘娘,可是这后宫里,除了叶德妃,还有谁会这么不长眼,算计娘娘,您是淑妃,娘家又是忠勇侯府,谁要想算计您,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忽然,墨兰心下一惊:“不会是皇后吧?”

    谢淑妃摇了摇头:“按照常理,应该不是她。”

    “那会是谁?”墨兰不解。

    谢淑妃闭了闭眼,“本宫方才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本宫现在还没有头绪,想不出个结果来。”

    墨兰手下的动作重了几分,一边揉着,一边劝慰道:“娘娘,您也不用太过担心,您没有做过,定会还您清白的,惠妃娘娘一向不得罪人,定会还您公道的。”

    “旁人终究是信不过的。”谢淑妃并不认为惠妃脾性好,她就一定会查清事情的真相。

    “墨兰,你命人悄悄盯着,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本宫即便是禁足在瑶华宫,也不能做瞎子聋子。”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谢淑妃一定要知晓,否则她只能任人摆布。

    “是,娘娘放心。”墨兰忽而问道,“只是这事儿要不要告诉王爷?”

    谢淑妃摇了摇头:“不必,让毅儿专心做他的事情,不必担心本宫,可不能因为本宫而牵扯上毅儿。墨兰,你记住,本宫是清白的,不能慌了神,自乱阵脚。”

    ……

    坤宁宫

    临安公主也同样吩咐人留意惠妃查探的结果。

    “媛儿,这事儿你不是不让母后接手吗?又如何要这般小心谨慎?”陈皇后不解。

    临安公主故意撒娇,将此事推了,怎么一回到宫中,却要密切留意呢?

    “母后,您觉得会是谢淑妃做的吗?”临安公主正色说道。

    陈皇后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不好说,从目前来看,很像是叶德妃故意陷害谢淑妃的,但是也不排除是谢淑妃反设局,宫中的这些手段多着呢,本宫目前还不能确定是谁做的。”

    做了多年皇后,大大小小的把戏见多了,陈皇后早就不是只看表面了,重峦叠嶂,谁知道此山之后会不会还有一山?

    临安公主扬唇笑道:“母后说的是,咱们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是谁做的,都不可能是本宫做的。只要没人将脏水泼到本宫头上,那与本宫就没有关系了。”

    这些烂事,陈皇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明面上不出什么大事,那就和她没有关系。

    所以,对于临安公主对此事这般在意,陈皇后有些不解。

    “眼下是和母后没有关系,但是随着事态发展,可就说不准了。”

    临安公主正色说道,“母后,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叶德妃给谢淑妃设的局,铁证当前,也容不得谢淑妃辩驳,母后您可曾想过谢淑妃会有什么下场?”

    “谋害皇嗣,轻则降位份禁足,重则打入冷宫。”陈皇后答道。

    “叶德妃向来得父皇宠爱,若是她在吹一吹枕头风,谢淑妃恐怕再难在宫中立足了,到时候这个后宫就是叶德妃的天下了,没了谢淑妃制衡她,她下一个目标就是母后。”临安公主神色凝重。

    陈皇后心下一紧,手指瞬间握紧:“她敢!”

    “本宫是正宫国母,况且本宫连个皇子都没有,也不会挡她的路,她何必对本宫动手?”

    陈皇后有时候还是觉得庆幸,她没有皇子,她也就不是这些后宫女人的障碍。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冷笑道:“又谢淑妃在的时候,叶德妃当然不会觉得您挡了她的路,可是一旦谢淑妃被认定是谋害皇嗣,她就是罪妃,罪妃的儿子怎么可能问鼎皇位,届时赵王继位一时板上钉钉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依着叶德妃的脾性,她难道不会觉得母后这个正宫挡了她的路?”

    “先帝定下的规矩,即便是皇帝的生母,但是嫡母还在,太后就一定是嫡母。”

    即便是赵王登基继承皇位,只要陈皇后还在,太后就是陈皇后,叶德妃这个生母只能是太妃。试想,届时,叶德妃如何甘心?

    陈皇后倒吸一口凉气:“是本宫疏忽了,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临安公主轻轻拍了拍陈皇后的手背,柔声说道:“母后,在这宫中,无论是皇后也好,妃嫔也好,都是夹缝中求生存。”

    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谨慎小心是必须的。

    陈皇后揉了揉眉心,“就照媛儿你的意思办吧。”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一次最好的结果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被推出来顶罪。”

    “母后,宫中现在的局势不能打破,不然头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们。”临安公主正色说道,“至少是在我出嫁之前不能被打破。”

    只要她出嫁了,她背后的势力才能护住陈皇后。

    陈皇后摸了摸女儿的秀发,满眼都是心疼:“委屈你了,媛儿。”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莞尔笑道:“儿臣不委屈,只是外祖那边必须要快一点了,儿臣的驸马,哪怕是出身低一点的也没有关系,一定要靠得住。”

    信不过的人,若是嫁了,也无用,她可以赔上自己的一生,但是她必须得到好的结果,否则这一生都是徒劳。

    陈皇后眉头轻皱:“母后会再给你外祖送信的,原本还以为薛家不错,可是就但看薛家那个姑娘的言行举止就不行,日后我儿嫁过去肯定会受委屈。”

    薛若兰的“壮举”可是被陈皇后瞧的正切,将女儿教养成这样的家族,还是算了吧。姑娘家骄纵一点无妨,可是薛若兰这个简直就是没教养,对人没有半分的尊重,陈皇后直接就没看上。

    临安公主轻轻一笑,道:“母后,您放心,儿臣是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说起来青年才俊也不少,可是要真正找一个能靠得住的,这怎么就不好找呢?”陈皇后眉头紧皱。

    这段时间为了临安公主的婚事,陈皇后愁的不行。

    “母后,您也别太担心,一定会找到合适的驸马的。”临安公主安慰道。

    临安公主沉思片刻,道:“母后,儿臣记得云世子和嘉敏郡主的婚事也快了吧?”

    陈皇后点了点头:“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媛儿,你要做什么?”

    “嘉敏郡主要出嫁,儿臣想出宫去给她添妆。”

    陈皇后犹疑着说道:“媛儿,你别委屈自己啊。”

    临安公主轻轻一笑,道:“母后,从前的事情儿臣早就放下了,不过是个男人罢了,儿臣放得下。儿臣只是觉得谢卿是个妙人,她这样的人正是我们需要的。”

    做最合适的选择,一直是临安公主的奉行准则。

    即便曾经是情敌又如何,只要对自己有用,那就可以靠近。没有敌人,没有朋友,只有互为棋子。

    ……

    镇南王府

    “陛下将这件事情交给惠妃娘娘去查,不过惠妃娘娘查来查去并没有查出什么。”陈渊禀告道。

    谢卿眉梢微挑:“怎么是惠妃去查,后宫的事情不是由皇后负责的吗?”

    “临安公主撒娇,将这事儿推开了。”

    谢卿笑道:“临安公主可真是个妙人,乖巧可爱的样子,连陛下都不得不买账。”

    陈渊答道:“临安公主好像早就知道这事儿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故意让陈皇后推了此事,也省的被陛下责骂。说来这事儿也真是奇怪,不止惠妃没有查到什么,就连我们的人也没有什么发现。”

    谢卿眉头微皱:“能对柳妃下手,而且还很难被人查出来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叶德妃、谢淑妃、陈皇后,还有柳妃她自己。”

    “前三个人,属下都查过,就连叶成轩,属下也查过,都不是,难道说真的是柳妃自己做的吗?”陈渊面露疑惑,“可是柳妃她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弄流产呢?若是没有孩子,她日后如何立足啊?”

    谢卿看向云锦,道:“云锦,你觉得呢?”

    云锦正专心致志地把玩着谢卿的柔荑,头都没抬一下,淡淡地说道:“柳妃当然不愿意没了孩子,但是若是有人威胁她,她不得不这么做呢?自己都没命了,那孩子也肯定活不了。”

    “那照你这么说,柳妃被人威胁,孩子未必是她自己弄掉的,但是她知道真相,却不能说出来,只能隐瞒?”

    谢卿收回自己的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此说来的话,那这个人除了叶德妃,还真没有别人了。陈皇后和谢淑妃,一个是巴不得不惹事,一个是惹了麻烦甩不开,那就只剩下叶德妃了。”

    “陈渊,还要辛苦一下你了。”

    陈渊连忙拱手称道:“卿小姐您尽管吩咐。”

    未来世子妃发话了,做属下的当然要听从了。

    谢卿莞尔笑道:“去证实这件事,若真是这样,就把这个结果透露给陈皇后。”

    “卿卿,我还以为你要将这事儿告诉谢淑妃呢。”云锦浅笑道。

    “眼下谢淑妃避避风头也好,毕竟赵王可是要回来了,且让叶德妃得意一番,先让她风光无限,然后再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样才好呢。”谢卿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