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74章 兄传弟,弟传侄
    谢卿莞尔一笑:“娘娘说的是。”

    “娘娘,卿儿知道您担心什么,此次赵王立下大功,陛下一喜,没准会册封他为太子,所以娘娘您担心了。”

    谢淑妃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不错,本宫可以忍受叶德妃在后宫蹦跶,但是本宫绝不能让赵王成了太子,一旦他成了太子,那么朝中的局势就定了。”

    若是赵天麟被册封为太子,那他就会成为朝堂中心,大臣们都会纷纷站在赵王一脉,因为他才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帝王。

    “其实这一点娘娘您真的无需担心。”谢卿扬唇轻笑道,“陛下是不可能册立太子的。”

    谢淑妃眉头微皱:“为什么?陛下难道还没有选定是哪一个皇子?”

    可是从永庆帝的表现上来看,他分明就是看重赵王多于毅王的啊。要不然也不会将这么好的差事,给了赵王。

    “娘娘您忘了,陛下的皇位是怎么得来的?”谢卿的语气淡淡的。

    “陛下的皇位是先帝传给他的啊。”谢淑妃不明所以,谢卿话里有话?

    谢卿正色说道:“陛下的皇位是先帝传给他的,先帝是谁?先帝是陛下的嫡亲兄长,当年先帝传给陛下的时候说过,待到陛下百年之后,将皇位传与先帝之子祁王殿下。”

    祁王殿下?

    谢淑妃心下一惊:“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件事情鲜少有人提及,若不是今日谢卿提起,谢淑妃都几乎忘了,大越还有一位祁王殿下。

    谢卿再怎么聪明,她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居然也知道这件事情?谢淑妃看向谢卿的目光就有些深邃了。

    “淑妃娘娘,您不用用这样的眼神看卿儿,虽然现在已经鲜少有人提及祁王殿下了,但是并不代表卿儿没有听过他。”谢卿面不改色地说道。

    没错,帝位要传给先帝的儿子祁王,这件事情鲜少有人提,但是永庆帝也没有明令禁止,封锁消息。只是帝王心么,臣子自然会揣测几分,有谁愿意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侄子,而不是儿子的呢?

    “娘娘以为为什么这么多年,陛下都没有册立太子?”谢卿眉梢微挑。

    “难道仅仅是因为大越没有嫡出的皇子的缘故?”

    谢卿唇角勾起一抹轻笑。

    谢淑妃眉头微皱,陷入深思,“你的意思是,陛下不立太子是因为祁王?”

    “不错,因为祁王殿下常年在外游历,也不曾回京,所以朝中大臣也没有谁主动提及此事,但是一旦陛下说要册立太子,朝中的历经两代君王的老臣们,能坐得住?”

    说时,谢卿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老臣们最是讲究礼法道义,陛下的皇位是先帝传给他的,先帝临终前说了让陛下百年之后将皇位传给祁王殿下,若是陛下不这么做,就是失信于先帝。”

    经谢卿这么一提醒,谢淑妃方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陛下心里是顾忌着朝中那些老臣的。”

    “所以卿儿才说娘娘您无需担心立太子的问题,娘娘您只需悄悄地给老臣们提个醒儿,赵王就绝对坐不上太子的位置。”

    谢卿唇角轻轻扬起,面色越发的平静。

    “可是……”谢淑妃眉头微微皱起,“若是有人提到了祁王殿下,那毅儿还不是一样做不成太子。”

    赵王坐不上,毅王也同样坐不上,还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对手来。

    “一个赵王已经很让人头疼了,本宫何必又要将祁王殿下这个对手翻出来。”

    谢淑妃也没有一味的跟着谢卿的思路走,赵王是毅王的对手,祁王也同样是。

    谢卿摇了摇头,轻笑道:“在卿儿看来,娘娘您是庸人自扰。祁王现在人在哪儿?而且您觉得陛下会将皇位传给侄儿吗?”

    祁王和毅王根本就算不上对手,祁王最大的对手,不是众位皇子,而是眼下坐在龙椅上那位。

    谢淑妃沉思片刻,方才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不过,陛下不愿提及祁王,而本宫却这么做了,若是被陛下知道了,那本宫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噗嗤!

    谢卿忍不住笑出声来,“娘娘,您是宫里的淑妃娘娘,背后又有忠勇侯府,这点小事,难道还办不成吗?娘娘您何时开始变得这样不自信了?”

    拉拢朝臣这样的事情都做了,又何至于会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被人发现呢。

    谢淑妃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本宫不是不自信,而是人心难测,本宫不得不谨慎小心。”

    说时,谢淑妃的目光倏地落在谢卿身上:“人心莫测,卿儿你也是一样。”

    除了自己,还能相信谁?

    “卿儿知道,娘娘信不信卿儿都不要紧,卿儿只是个女子,卿儿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谢卿浅浅一笑,轻吐出声。

    她想做的事情是弄死赵王一脉的人,而谢淑妃么,她要扶持祁王上位,就看谢淑妃愿不愿意让位了,不过此事还没有摆到台面上,而且祁王要上位,自然有他自己的本事,也用不着她出手。

    谢淑妃并不知道,谢卿和祁王还有某种联系,她只以为,谢卿是个女子,该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嫁个如意郎君,从此荣华富贵一生。

    “卿儿,你和云世子的婚事定在哪一天的?”谢淑妃问道。

    谢卿既然帮她出了个主意,她怎么地也得关怀几句不是?

    “就是下个月初六,宜嫁娶。”谢卿唇角泛起一抹羞赧的笑容。女儿家的姿态十足。

    谢淑妃点头笑道:“不错不错,云世子待你不错,卿儿你是个有福气的。咱们做女人的,能嫁给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娘娘说的是,能嫁给云世子,是卿儿的福气。”

    谢卿相信,这还真是谢淑妃的肺腑之言。饶是谢淑妃是宫中嫔妃,位份也高,永庆帝也算是宠爱她,但是这宫墙之中,处处都是争斗,你来我往,尔虞我诈,乐此不疲,谢淑妃内心未必就是真的开心。

    “本宫还是那句话,卿儿你帮助本宫良多,本宫会感念于心的,日后本宫也会给你撑腰的。”谢淑妃正色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多谢娘娘。”

    人家说了,她点头就是,甭管是不是真的,现在不用把话说的那么死。

    “卿儿看娘娘愁眉紧锁,似乎还是不开心啊。”谢卿小心翼翼地说道。

    谢淑妃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头,道:“本宫如何开心的起来,即便是陛下不会立太子,但是陛下对叶德妃和赵王的宠爱一直那儿,本宫这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其实娘娘您要争宠,也不是没有办法。”谢卿的声音微低。

    “什么办法?”谢淑妃看向谢卿。

    谢卿唇角轻抿,道:“卿儿早就和娘娘提过,只是娘娘不许卿儿再提。”

    谢淑妃脸色突变:“你不必说了,本宫说了不准再提。”

    谢卿朝谢淑妃屈膝行礼:“娘娘不要生气,卿儿不提就是了,只是有件事情,卿儿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娘娘。”

    “卿儿上一次去水月庵结果遭遇不测,而那个掳走卿儿的人她说她自己叫谢容桑。”

    啪!

    谢淑妃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摔得粉碎。

    “你说什么!”谢淑妃的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谢卿躬身答道:“卿儿不敢欺骗娘娘,确实如此。”

    “不可能啊,那个女子明明已经死了啊。”谢淑妃眉头紧皱,忽而看向谢卿,“你确定那是谢容桑?”

    谢卿摇了摇头:“娘娘您忘了,谢卿并不认识谢容桑,又怎么能确定呢,只是她自己这样说的罢了。”

    “谢容桑……”谢淑妃嘴里喃喃念道。

    她的眼底写满了震惊,慌乱,还有浓浓的恨意。

    许久,谢淑妃方才抬眸,看向谢卿:“谢容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她的语气冷冽,神色已经恢复平静。

    谢卿答道:“只知她是罪人,见不得光,还有她是谢家收养的孩子,按理该是娘娘您的妹妹。”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谢淑妃还没说别的,倒是先问了这个。

    “是卿儿缠着祖母,祖母才告诉卿儿的,祖母反复交代,卿儿不能将这件事情那说出去。”

    谢淑妃眼眸微凝,道:“你想知道更多?”

    此时谢淑妃的头脑已经恢复清明,她可不认为谢卿这个时候提起谢容桑,不是没有目的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谢淑妃就不再小瞧谢卿了。

    若论算计,谢淑妃自己都要承认,她恐怕都不是谢卿的对手。谢卿算计人的手法诡异,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让谢卿来对付叶德妃的缘故。

    “谢容桑想要杀卿儿,所以卿儿自然想知道个究竟,上一次是卿儿运气好,逃脱了,但是下一次呢?卿儿可不敢保证自己也同样幸运了。”谢卿淡淡地说道。

    她对谢容桑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若是能从谢淑妃这里知道一二,倒也不错。

    “那个女人是个疯子,出手向来诡异,你若是想好好活着,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她。”谢淑妃将最后三个字咬得重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