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5章 冯伯的真实身份
    陈渊表示有疑问,“若是能牵制住他,那倒是好事,可是若是不能呢?世子和世子妃成亲是大事,不能有任何闪失,属下在想,要不要另外再做安排,以防万一。”

    双重保险,更能让人安心。

    云锦摇了摇头:“不用了,此事绝对会让叶成轩手忙脚乱,自顾不暇。陈渊,你觉得这个冯伯是什么人?”

    冯伯是什么人?

    陈渊眉头微皱:“他是迎君阁的掌柜,迎君阁自很多年以前开始,就是京城第一酒楼,多年来,屹立不倒。冯伯又是经营着李相暗中的势力,他定不是一般人。”

    士农工商,虽然商人是排在最末的,但是商界也依然是波涛汹涌,京城里的酒楼那么多,相互竞争可不小,有不少的酒楼开了关,关了又开,但是如同迎君阁这般,稳坐京城第一酒楼的,也绝非易事。

    单凭这一点,陈渊就知道冯伯肯定不是一般的掌柜这么简单,更何况,冯伯还是李相最信任的人,这样的人若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也绝不会让李相放心的。

    “十年前,有位探花郎叫冯栎,才华横溢,但是唯独有一点,他的生母是个青楼女子,因而即便是他高中探花,但是却仍旧为人诟病,在官场上一直受人排挤,最后冯探花不得不辞官,远走他乡。”

    听了云锦的话,陈渊立刻说道:“冯伯就是冯栎?”

    云锦点了点头:“不错,是他,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远走他乡了,却不曾想他此刻他留在京中,而且做了迎君阁幕后的掌柜。”

    “那就没有人认出他来吗?”陈渊问道。

    好歹迎君阁是京城第一酒楼,酒楼里的是非多,可不比那青楼里的是非少,冯伯在酒楼里做掌柜,难免会遇到认识他的人吧。

    “你别忘了,冯伯是李相的人,李相既然敢让他在京城里待着,那必然是最好安排的,十多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从前有位冯探花啊。而且冯伯是迎君阁幕后的掌柜,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云锦淡淡地说道。

    陈渊微笑着说道:“听闻李相从前门生众多,其中有才能者甚多,看这冯伯就知道所言非虚,陈渊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掌柜居然还是十年前的探花郎。”

    李相手里的人才还真不少,随随便便一个掌柜都是探花郎。

    云锦轻叹一声,道:“李相的门生是多,有才能的人也不少,但是真正心里还念及师生情谊,提携之恩的,却少之又少。宦海沉浮,很多人都迷失再不里面了。”

    不然李家出事,却没有一个人为李相收尸,若不是云锦出手,恐怕一代名相就只能暴尸荒野了。

    “李家出事,是早就预谋好的,李相的门生后来大都归于赵王一脉了,想来是赵王的手笔。”陈渊正色说道,眼眸中也拂过一丝感慨,人心薄凉至此,也是悲哀。

    云锦眼眸微冷:“到底是赵王的手笔,还是陛下的手笔,这还真的难说。”

    “陛下的手笔,那倒还真有可能,如世子您所说,陛下才是那下棋之人,那么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得不说,云锦的话点醒了很多人,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坐在龙椅上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永庆帝有这个能耐操控所有的事情。

    云锦垂眸深思:“不管谁的手笔,灭族之仇,卿卿一定会报,我也不会放过。”

    冷眸中瞬间迸发出一道寒光,谢卿的事就是他的事,更何况云家和李家是一体的,虽然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但是云锦心里清楚,若是再不采取行动,他日镇南王府也会落得和李家一样的下场。

    “陈渊,给祁王送信,过不了多久,他也该出来了。”云锦吩咐道。

    谁都不知道,镇南王府和祁王殿下暗地里有秘密的联络。否则那日谢卿落水失踪,云锦也不会那么快就找到。

    陈渊眉头微皱:“眼下就让祁王殿下出来,那又该以什么名目呢?”

    祁王殿下是先帝之子,又是先帝临终前指定的皇位继承人,虽无太子之名,但是他却是正儿八经的名正言顺。更何况朝中有些老臣,是当年先帝的心腹,先帝临终前嘱咐过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坚决的站在祁王殿下这边。

    不管是赵天麟,还是赵天毅,他们始终都没有祁王殿下来的名正言顺。自古以来,皇位传承,都要讲究名正言顺,即便是那些谋朝篡位的,也势必会为找一个名目,或是退位让贤,或是顺应天意,哪怕是杜撰也要杜撰一个。所以在这一点上,祁王殿下即便是没有在朝堂,但是他仍旧有他的优势。

    但是祁王殿下要出现在人前,就必须要有个合适的名目,否则寸步难行。

    云锦扬唇轻笑道:“陛下都准备立太子了,祁王殿下这个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为什么不出来?”

    永庆帝想立太子,想的挺美,只要祁王一出现,那就只能是要么就不立太子,要么就立祁王为太子。

    “可是赵王不是快完蛋了吗?”陈渊问道。

    冯伯不是有份“大礼”要送给赵王殿下吗,有了这份大礼,赵王怎么可能能坐上太子之位?

    云锦眉梢微挑,轻笑道:“没了赵王,不是还有毅王吗?”

    “陛下的皇子能拿出手的就是赵王和毅王,两方相互制衡,而靖州一事,赵王会元气大伤,毅王早就一旁虎视眈眈了,只要赵王一倒,他会立刻上去踩上一脚,让赵王从此不得翻身,没了赵王,你觉得毅王难道不趁机坐上太子之位?”

    眼下赵天麟的风头太盛,着实让赵天毅眼红,既然眼红,那只要找到机会将赵王打垮,他下一步就会紧锣密鼓地要坐上储君之位。

    陈渊这才明了,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做。”

    说时,便转身离去……

    云锦起身,走到书桌前,拿出从前的画作来,看着画中的女子,眼里一片柔和:“卿卿……”

    画上的女子正是谢卿,云锦想起今日谢卿既害羞又可爱的模样来,忍不住眉眼弯弯,唇角微扬。

    “世子,奴婢有事,求见世子。”

    门外传来云嬷嬷的声音。

    “进来。”

    得了云锦的同意,云嬷嬷方才推门走进来。

    云嬷嬷的手上正拿着两个花样子,朝云锦笑道:“奴婢打扰世子了,这是奴婢为您挑的新房里的贴花,世子您看世子妃会喜欢哪一个?”

    不问世子喜欢哪一个,反而问世子妃喜欢哪一个,云锦面露笑意。

    云嬷嬷是从前镇南王妃身边的嬷嬷,最是善解人意,云锦对于这些个小事情当然没什么兴趣,但是女儿家就不一样了,所以云嬷嬷直接就问世子妃会喜欢哪一个。

    云锦沉思片刻,道:“这个你明日去谢府,问世子妃的意思。既然去一趟,那就将世子妃的喜好了解清楚,以后这府上的安排一切都以世子妃的喜好最准。”

    “是,世子,那奴婢明日就去拜见世子妃。”云嬷嬷笑嘻嘻地说道。

    世子爱重世子妃,这是好事,云嬷嬷知道就像是当初王爷爱重王妃一般。

    “你去谢府,记得去拜见谢夫人,顺便与谢夫人提一句,眼下婚期将近,卿卿就留在府上,不宜出门。”

    闻言,云嬷嬷当下明白世子的意思,点头应下:“奴婢明白。”

    ……

    翌日,云嬷嬷就去了谢府,也就是谢卿与林氏住的宅子。

    林氏一听是镇南王府来人了,连忙命人将人请过来。

    “奴婢是世子身边的云嬷嬷,奴婢见过谢夫人。”云嬷嬷恭恭敬敬地与林氏见礼。,

    林氏连忙将云嬷嬷扶起,疾声说道:“快起来,快起来,原来是世子身边的嬷嬷,嬷嬷快请坐。”

    虽说云嬷嬷只是个下人,但是她是王府的管事嬷嬷,看云嬷嬷的年纪,恐怕也只有从前镇南王妃身边伺候的人了,这样的身份,林氏自然不敢怠慢。

    “彩霞,快去上茶。”林氏连忙吩咐丫头上茶。

    云嬷嬷笑道:“夫人客气了,您是卿小姐的母亲,日后就是我们世子的岳母,我们王妃走得早,世子也没个母亲孝顺,世子说了,日后会把您当做母亲一般侍奉的。”

    林氏连连摆手:“这可怎么使得,这,妾身只是哥小妇人,如何当的起啊。”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头却是高兴的,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云嬷嬷笑道:“夫人您就别客气了,卿小姐日后就是世子妃,王府一向又没个正经主人,就连太后都说了,等世子妃一过门,就是王府的当家主母,您作为王府主母的母亲,自然是受得起的。”

    “妾身就是一个小妇人,别的也没什么,就希望卿儿和锦儿能好好过日子就好。”林氏柔声说道。

    她从前也没过什么好日子,如今住在这小小的宅子里,反而是安定不少,日后随谢卿去了王府,仍旧是希望日子能和现在一样平静。只要儿女们过得好,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云嬷嬷笑呵呵地说道:“夫人您就放心吧,世子和世子妃定会和和美美,没准过不了多久夫人您还能抱孙子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