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6章 送给赵王殿下的大礼
    这话说的林氏心花怒放,“好好好,那就借嬷嬷吉言了。”

    “怎么没看到卿小姐?卿小姐可是出门了?”云嬷嬷问道。

    林氏笑道:“没有出门,卿儿在闺房呢,嬷嬷可是要见卿儿,我命人请她过来。”

    云嬷嬷连忙摆手笑道:“这可怎么使得,卿小姐可是世子妃,也合该是奴婢去见卿小姐。”

    “有句话,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云嬷嬷有些犹疑,欲言又止。

    林氏眉头微皱:“嬷嬷有话就直说吧。”

    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不成?这可是林氏最担心的。

    云嬷嬷犹疑着说道:“是这样的,夫人,眼看着这成亲的日子就快了,奴婢偶然间听世子说,卿小姐得罪的人可不少,恐怕有人会对卿小姐不利。”

    林氏吓得变了脸色,“是谁要害卿儿?卿儿不会有事吧?”

    有人要对谢卿不利,这可怎么行呢?林氏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急得团团转。

    云嬷嬷连忙说道:“夫人,您先别着急,奴婢也就是听世子这么一说,所以心里头这么猜测的,也不一定是事实,卿小姐日后可是镇南王世子妃,谁要是敢伤她,那就是不把镇南王府放在眼里。”

    虽然这么说了,可是林氏满脑子都是被有人要对谢卿不利这个念头占据着,一面叹气,一面说道:“卿儿性情爽直,又不肯服软,是得罪了不少人,眼下到底还没有嫁入王府,我这心里总是不安定。”

    谢卿还没成镇南王世子妃呢?万一有人对她下手怎么办?尤其眼下离成亲的日子就剩下几天了,越发要小心。

    “不行,我得告诉卿儿,让她这几天不要出门,最好是在成亲前都不要出门。”

    闻言,云嬷嬷也觉得有道理,点头说道:“奴婢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要待在府中,府中有护卫保护,当不会有什么事情。”

    “嬷嬷与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小心。”林氏接过话去。

    “不过,夫人,卿小姐可是个不受欺负的性子,若是让她知道留她在府上,是为了避免有人伤害她,恐怕小姐会不高兴的。”

    林氏一听,连忙说道:“没事,我就日日拉着她,让她陪在我身边,她很是孝顺,是不会不听我的话的。”

    云嬷嬷笑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云嬷嬷是云锦的心腹之一,是看着云锦长大的,云锦是什么意思,云嬷嬷自然清楚。云锦不想让谢卿出门,但是又不能让谢卿知道这是云锦的意思,那么就只能从林氏这里入手了。

    ……

    涉及谢卿的安危,林氏的嘴巴也是严实,只是说想让谢卿这段时间多多陪陪她,不要外出,一面陪着她,一面安心待嫁。

    而谢卿倒也没有疑心,她只以为是林氏舍不得她,算起来,她陪着林氏的时间确实也不多,心下有些愧疚,爽快地答应林氏,出嫁前就不出门了。

    虽然谢卿不出门,但是外面的消息还是会及时的传到她手上,比如说难民的事情被京兆府尹上报到了朝廷。

    “小姐,冯伯那边传来消息了,靖州一事已经上报朝廷,前去靖州赈灾,可是随行官员却贪墨,导致救灾粮到了百姓手中,已经所剩无几。朝臣们纷纷弹劾赵王,眼下赵王一下子从国之功臣,变成了败类,遭人唾弃。”

    “据说有的难民气极了,大着胆子将赵王的府门都砸破了。”灵芝笑嘻嘻地说道,“冯伯果然厉害,这下哪怕是陛下要偏袒赵王也不行了。”

    谢卿眉头微皱:“砸破了赵王府的府门?这大概不是冯伯安排的,赵天麟毕竟是一国皇子,砸了他的门,就是大不敬,动手的人也讨不到什么好。”

    这不是冯伯做的,谢卿可以肯定,砸了赵王府的府门,只是让赵天麟损了面子,但是付出的代价可也不小,讨不到什么好的,这样的事情冯伯不会做。

    “不是冯伯?那是别人安排的?”

    谢卿唇角轻扬:“赵王跌了这么大一跤,自然某些人就坐不住了,不趁机做出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机会啊。”

    至于这个某些人只得是谁,不用说也知道。

    灵芝若有所思地说道:“依着毅王和谢淑妃的性子,这事儿还真是他们做得出来的,不过他们这么做,就不怕别人怀疑到他们头上吗?”

    这个不难推测,赵王没脸,最得意的自然就是毅王。只要稍微往远处一想,就会猜到毅王头上。

    谢卿摇了摇头,轻笑道:“并不会。只是砸破了大门,又没将赵王怎么着,说起来也就是让赵王丢了颜面,强调一下赵王在靖州犯下的大错,其他并没有什么损害。即便是有人猜到是毅王做的又怎么样,没有证据,什么都是空话。”

    砸了赵王府的大门是难民做的,又不是毅王做的,毅王收买了一两个难民为他做下此事,可不是难事。赵天麟找不到证据,只能是白搭,若是往日里,倒是可以向陛下陈情,但是眼下赵天麟闯下这样的大祸,永庆帝正在气头上呢,可没工夫计较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准还会说一句,若不是你做了错事,又怎么会丢了面子。

    即便是永庆帝再宠爱德妃母子,靖州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永庆帝不可能不生气,事情是因为赵天麟而起,永庆帝不责怪他才怪呢。

    “这下赵王可要倒大霉了,小姐,这果然是一份大礼啊。”灵芝咧嘴笑道。

    赵天麟越是倒霉,灵芝觉得这心里头越是高兴,倍儿爽。

    谢卿唇角轻勾:“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永庆帝的心思莫测,谁知道他会怎么做,没准还真给他的宝贝儿子收拾烂摊子呢。”

    言语之中满满的讽刺,赵天麟的能耐并不出众,他是铁定想不到办法该怎么应对的,只能去永庆帝面前喊冤。

    儿子娶喊冤,叶德妃这个做母妃的自然也闲不住,保准会拉着永庆帝的衣角哭哭啼啼,嘴里念叨着,她的儿子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人诬陷他。气极了,还会说,肯定是毅王,肯定是谢淑妃做的,他们就是嫉妒赵王,要害死赵王之类的话。

    就看永庆帝这回还能不能“本着一颗包容的心”了。

    ……

    御书房

    哗哗!

    永庆帝将面前的折子通通扫落在地,指着赵天麟的鼻子骂道:“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这些折子全部都是弹劾你的!”

    不止是朝中大臣,眼下各地的折子都呈上来了。

    “从靖州到京城这一路上所有的城池都有折子呈上来,委婉一点的就说是靖州三地的难民涌入,狠一点的直接就说是因为你赵王贪墨,导致难民朝其他城池涌。”

    永庆帝随手拿起一方奏折,打开,指着折子,朝赵天麟吼道:“朕只要随手拿一张折子出来,就是说难民的事情,你是怎么跟朕说的,你说你已经靖州三地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任何差错,可是结果呢?你看看,你都做得什么事情!”

    “朕对你委以重任,可是你却辜负朕对你的期望,你真是令朕太失望了!”

    永庆帝的一番怒吼,赵天麟脸色涨成了猪肝色,他从来没有这样被永庆帝骂过,当真是狗血淋头不为过。

    “父皇……”赵天麟重重地地上一跪,哭着说道,“父皇,儿臣知道,是儿臣无能没能将差事办好,但是儿臣确确实实没有贪污救灾粮啊,请父皇明鉴,儿臣真的没有做过。”

    深怕永庆帝不相信,赵天麟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磕的地板嘭嘭作响:“父皇,儿臣真的没有啊,儿臣身为皇子,从小锦衣玉食,又怎么会去贪图那些救灾粮呢?请父皇明鉴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儿臣真的没有做过。”

    赵天麟心中叫苦不堪,他确确实实没有做过啊。

    此次靖州之行,是永庆帝给他的机会,正是立功的时候,他怎么会这么傻,会去贪污那点救灾粮呢?

    赵天麟很想说,这肯定是毅王故意设计陷害他的,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眼下永庆帝正在气头上,若是他还推说是毅王做的,肯定会让永庆帝认为他是在故意推脱。

    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赵天麟想眼下还是先喊冤,然后再去查证到底是谁在诬陷他。永庆帝历来疼爱他,但凡是相信他的性情的,当也不会直接就将事情扣在他头上。

    赵天麟一直磕头,磕的额头都渗血了,但是永庆帝没开口,他就不会停,一面磕头一面喊冤……

    “行了,别磕了,你起来吧。”永庆帝很是不耐烦地说道。

    因为难民的事情,百官弹劾赵天麟,让永庆帝很是头疼,虽然语气很是不耐烦,但是能开口让赵天麟起身,赵天麟就觉得已经是峰回路转了。

    “儿臣多谢父皇。”赵天麟深深地朝永庆帝磕了一个响头,方才站起来。

    永庆帝看着眼前的儿子,额头都磕破了,血迹渗出,轻叹一声,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朕会派人查清楚,再没查清楚之前,你就在府里待着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