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99章 添妆
    光是罢免官职,这怎么够呢?

    赵天毅朝身后使了个眼色,立马就有朝臣站出来,扬声说道:“陛下,微臣以为吏部尚书身为朝臣,食君之禄,却不能担君之忧,反而收受贿赂,导致靖州饿殍满地,如此罪大恶极,按律当诛!”

    “陛下,臣附议。”不少大臣纷纷站出来附议。

    赵天麟气的牙痒痒,这些都是赵天毅的人,赵天毅是故意踩他一脚的。

    永庆帝眼眸一冷,“毅王以为当如何处置?”

    赵天毅走上前来,正色说道:“儿臣以为,因为吏部尚书徇私枉法,安排去靖州的人,全都是些贪官污吏,才导致公款亏空,靖州难民无数,所以只是罢免官职,恐怕难以服众。”

    “哦?你嫌朕处罚的轻了?”永庆帝淡淡地说道。

    “儿臣不敢。”赵天毅答道,“儿臣只是觉得,根源都在吏部尚书这里,若不是他收受贿赂,安排这些人去了靖州,靖州也不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食不果腹了,所以,儿臣以为,当抄其家产,全部充公,用作靖州救灾,以此方能平民愤。”

    若是可以,赵天毅当然希望能将叶辅霖问斩,可是永庆帝的意思很明确,要留他一命。留着他就留着他吧,但是总不能就是罢免官职这么轻松。叶家可是赵王的母家,既然是被便为庶民了,那索性就再重一点,做个贫民好了。

    “陛下,毅王此言甚是有理。”徐阁老站出来肯定道。

    既然是你贪污的公款,那就用你的家产来填补这公款吧。

    抄家没收全部家产,并不是什么严重的责罚,但是眼下却很合宜,永庆帝当然不会发对,点头说道:“准奏。”

    叶尚书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双腿一软,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赵天毅见此情景,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目光落在赵天麟身上,要是昏倒的人是赵天麟,那就更好了。

    ……

    而此时,谢府确实一片热闹。

    原因无他,只因今日是谢卿出嫁的日子。

    房间中

    谢卿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红衣,不禁想起往事,她也是如同今日这般,一袭红衣,坐于铜镜前,那时,为她梳妆的人是父亲李穆。

    她还记得李穆说:“卿儿,今日你出嫁,本该由你母亲为你梳妆,可是你母亲去的早,那就由我这个父亲为你梳妆吧。”

    他拿着梳子,一下又一下,为她捋顺发丝,一面念叨着:“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举案齐眉……”

    “三梳梳到儿孙满堂,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林氏一面为她梳头,一面喃喃念道。

    梳好了妆,林氏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娘的卿儿真漂亮。”

    平日里,谢卿喜着素衣,妆容更是简单,素净清雅,看着是清新脱俗。而今妆容浓厚的新娘妆,她更是美艳无双,乌黑亮丽的发丝完成一个美丽的髻,发间插着一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再辅以几支宝石做的流苏金簪,华丽大气,清丽娇艳。

    谢卿抬手摸了摸垂着的流苏,林氏连忙说道:“卿儿,小心一点,可不能乱了妆容。”

    瞧着林氏谨慎小心的样子,谢卿忍不住扬起唇角。

    “夫人,小姐,侯府几位小姐来给小姐添妆了。”灵芝进来禀告道。

    林氏问道:“除了几位小姐,可还有别人?”

    谢卿到底还是谢家的女儿,即便她不在侯府出嫁,但是忠勇侯府那边的人还是要来的,因为林氏也早早地下了帖子。她们母女认识的人本就不多,眼下谢卿出嫁,总得有亲友来观礼啊。

    灵芝答道:“侯府中的女眷都来了,还有三夫人那边也来了。”

    林氏松了一口气,笑道:“卿儿,母亲出去招呼老夫人。”

    谢卿点了点头:“好。”

    不多时,就见谢茹谢琦几姐妹来了。

    “大姐姐、二姐姐、三姐姐,请坐。”谢卿朝她们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谢茹莞尔一笑,道:“五妹妹今日好生漂亮。”

    即便是私下里有什么恩怨,谢茹此刻也是笑语盈盈。今日之后,谢卿可就是镇南王世子妃了,日后见着还得尊称一声世子妃,谢茹拎得清。

    谢茹拎得清,可是谢琦就不一样了,只见她眉梢一挑:“五妹妹的确漂亮,可惜五妹妹嫁的人是个病秧子。”

    云锦身体不好,太医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五岁,这是京城众所周知的事情。

    “谢二小姐请慎言!”还不等众人说话,倒是谢卿身边的一个老嬷嬷开了口。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说本小姐!”谢琦没好气地说道。

    那老嬷嬷脸色微变,“奴婢是个下人,身份低微,自然不能和谢二小姐相提并论,但是谢二小姐今日直言,奴婢一定据实禀告太后。”

    谢茹连忙拉着谢琦,朝那老嬷嬷福了福身:“二妹妹无心失言,还请蕙嬷嬷不要放在心上。”

    又朝谢琦低声轻斥道:“还不快向蕙嬷嬷赔罪!”

    谢琦不清楚,但是她却是知道的,太后身边有个老嬷嬷叫蕙嬷嬷,是从前太后的贴身嬷嬷,后来年纪大了,太后便不让她伺候了,将她荣养在寿康宫,而此次谢卿出嫁,太后不便出宫,就指派了蕙嬷嬷来。

    起初谢茹还不识得,但是听这口气,也就只有太后身边的蕙嬷嬷才有了。

    谢茹在心中将谢琦骂了无数遍,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诚,来的时候与她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惹是生非,结果她就当耳旁风了。

    “还不快道歉!”谢茹怒道。

    谢琦吓得脖子一缩,自从谢茹从家庙回来后,就变得凶巴巴的,谢琦深有体会,虽然在人前,谢茹还是端庄大方的谢家大小姐,但是实际上她发起火来十分凶狠。

    只得不情不愿地道歉,低声说道:“是琦儿一时失言,还请蕙嬷嬷见谅。”

    然而蕙嬷嬷并不领情,冷哼一声:“不敢,奴婢只是个下人,即便是太后仁厚,但是奴婢就是奴婢,谢二小姐这一礼,奴婢可不敢受。”

    言下之意,就是不接受了。

    谢茹眉头紧皱,太后最是疼爱云锦世子,若是被太后知道,谢琦骂云锦是病秧子,那太后必然会大怒,责罚谢琦倒是小事,若是牵连的毅王可怎么好?

    “五妹妹,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还请五妹妹帮着说两句好话,到底都是自家姐妹,二妹妹她就是这口无遮拦的性子,五妹妹你是知道的。”谢茹将目光投向谢卿。

    谢卿勾唇一笑,大红的胭脂正更衬得她面若桃花,风流妖冶之美显露无疑。

    “大姐姐也知道今日是卿儿的大喜之日,不吉利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谢卿丝毫没有给谢茹面子,谢茹脸色一僵。

    她以为谢卿要表示她的大度和气,就会原谅谢琦,在蕙嬷嬷面前说两句好话呢,结果她想错了。

    可是事情必须要处理,不然若是蕙嬷嬷回宫将原话告知太后,岂不糟糕。

    “沛儿,送二小姐回府!”谢茹冷声吩咐道。

    谢琦不干了,眼睛瞪得老大:“你凭什么赶我出去!”

    她是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姐姐了,她凭什么啊!居然要将她遣送回府,被人看见了,她的面子还往哪儿搁啊。

    “就凭我是姐姐。”谢茹厉声斥道,“沛儿,你亲自将二小姐送回侯府,若是母亲问起来,就说是我的意思,二妹妹言行失仪,该回去好好抄抄女则女戒。”

    谢琦很是生气,怒道:“回去就回去,哼!”

    说完,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蕙嬷嬷,二妹妹就是这个性子,不瞒嬷嬷,从前五妹妹还在侯府的时候,两人就时常拌嘴,今日都是我疏忽了,就不该带她过来,还请嬷嬷不要往心里去。”谢茹又朝蕙嬷嬷行礼赔罪。

    言下之意,谢琦和谢卿早有不和,今日她说的话都是针对谢卿的,而并非是刻意说云锦的。况且谢琦已经被遣送回侯府了,也算是受到责罚了,就请蕙嬷嬷不要转告太后了。

    蕙嬷嬷恭敬地回了一礼,淡笑着说道:“难为谢大小姐了。”

    谢茹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又与蕙嬷嬷说道:“嬷嬷,不知可否让我们姐妹单独说会子话?”

    蕙嬷嬷点了点头:“奴婢告退。”

    待蕙嬷嬷一走,谢茹方才说道:“五妹妹,到底是自家姐妹,你为何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说?”

    言语中隐隐有责备之意。

    谢卿淡淡一笑,道:“大姐姐,你别忘了,她骂的人是卿儿的夫君。”

    更何况,她们都没有将对方当做是姐妹,又何必说什么姐妹情呢?那些台面上的客套话,早在她从侯府搬出来之后,就已经不说了。

    谢茹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得讪讪说道:“罢了,这事儿也是二妹妹不对,我代她向五妹妹你道歉,还请五妹妹不要放在心上。”

    说着,又从丫鬟手中拿过锦盒,放在桌上,微笑着说道:“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添妆之物,希望五妹妹你喜欢。”

    谢卿嫣然一笑:“大姐姐客气了,灵芝,将礼物收下。”

    谢茹黑了脸,谢卿都没有要打开的意思,直接就命丫鬟收下了,分明就是敷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