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03章 洞房花烛夜
    “不用了,嬷嬷。”谢卿想到方才云锦的话,他想看到锦帕下她的容颜,说起来,云锦还没有见过盛装模样的她呢。

    “我要等他来揭盖头,完成所有的仪式。”

    很奇怪,谢卿自认不是一个仪式感很重的人,不论是重生前的李云卿,还是重生后的谢卿,对于这些礼仪规矩,她全部都明白,但是若非必要,她并不会这般注重。形式化的东西,可要可不要,无需在意。

    但是唯独今日成亲,她却希望能走完所有的规程。甚至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只有完成了所有的仪式,她才算嫁给了他。

    云嬷嬷笑道:“世子吩咐了,一切遵照世子妃的意思。”

    “前厅的宾客不少,世子敬了酒过来,恐怕还有些时候,世子妃可是饿了,奴婢给你准备了一些吃食,您看您要不要先吃点。”

    谢卿想了想:“吃东西会弄花了妆容吧……”

    此言一出,自己都先惊讶了,她这个样子真的是十足的女儿姿态。

    “那就用些点心好了,只要小心一点,不会弄花妆容的。”云嬷嬷笑着说道,“世子妃,您多少还是用一点,不然一会儿……喝合卺酒,只怕容易伤身。”

    谢卿敏锐地察觉到云嬷嬷话语中的停顿,云嬷嬷大概不是想说喝合卺酒吧。那个啥,才更是伤身吧……

    哄!

    谢卿只觉面如火烧,她都在想些什么啊。

    “嬷嬷,我有些渴,那点茶水点心过来吧。”谢卿连忙说道。

    她必须要喝口茶压一压那些胡思乱想。

    “世子妃稍等,奴婢这就去拿。”

    等云嬷嬷回来的时候,谢卿已经自己将盖头揭开,轻轻叠放在旁边。

    “世子妃,您真漂亮。”云嬷嬷不由得夸赞道,“您绝对是奴婢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子。”

    只见过一身素衣的谢卿,那样装束的她清新脱俗,宛若一朵山茶花。而今日盛妆红衣,华丽精致,惊艳无比,宛若花中仙子,从百花中脱颖而出,丝毫没有被这身嫁衣掩去光芒,反而是容貌与嫁衣相称,相得益彰。

    谢卿嫣然一笑,殊不知美人一笑倾人城。

    “嬷嬷谬赞了。”

    云嬷嬷将手中的茶水点心放下,摆手笑道:“可不是奴婢谬赞,世子妃这容貌说是仙女下凡也不为过。若是世子见了,肯定挪不开眼呢。”

    一面给谢卿递上茶水,一面笑嘻嘻地说道:“怪不得世子方才不愿意去敬酒,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世子妃的绝美容颜呢!”

    谢卿唇角轻轻扬起,心里仿若是吃了蜜一般,甜到了心底。

    谢卿不敢用多,只吃了一块点心,喝了半盏茶垫着胃就让云嬷嬷撤了。

    新婚之夜,她更想与云锦一同用膳,从今日起他们就是夫妻了,何谓夫妻,生生世世永不离。

    用过了膳食,谢卿又让云嬷嬷拿来镜子,她小心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确定没有弄花了妆容方才安心。

    “世子妃,您就放心吧,您的妆容没有花,您还是那个美丽无双的新娘子。”云嬷嬷忍不住笑道。

    谢卿羞涩一笑,道:“也不知是为何,我总是希望今日将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

    不论是脸上的妆容,头上的发饰,还是身上的嫁衣,她都希望是毫无瑕疵的。

    云嬷嬷笑着说道:“世子妃,这是正常的,当年王妃嫁给王爷的时候也是这般,怀揣着一颗少女心,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一点差错。”

    “可惜王爷王妃……”

    谢卿话还没说完,就听云嬷嬷笑着说道:“恕奴婢插一句嘴,世子妃,您可不能再称呼是王爷王妃了,您得改称呼了。”

    云嬷嬷是王府中的老人了,自然是深谙礼仪规矩,主子说话,下人是不允许插嘴的,但是今日云嬷嬷是想调笑新娘子的,倒也无妨。

    谢卿脸色一红,还好脸上的胭脂用的多,看不出来。

    “父王,母妃。”

    从此云锦的父母就是她的父母,她的父母也是云锦的父母。

    谢卿忽然觉得这感觉很奇妙,很美妙。

    ……

    脚步声传来,云嬷嬷面上一喜:“一定是世子回来了。”

    “快,给我盖上盖头。”谢卿连忙说道。

    云锦的耳力极好,清晰地听到谢卿的声音,他的卿卿也有这般慌乱的时候,顿时忍不住弯了唇角。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谢卿不由得心跳加速,双手叠放着放在膝盖上,手心甚至微微有些细汗。

    这心情,好像有一点紧张,又有一点激动,还有一点期盼,还有一点急切……

    “卿卿,我来了。”云锦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嬷嬷,你出去吧,吩咐下去,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打扰本世子。”

    今日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天大地大都没有他与谢卿洞房的事情大。

    云嬷嬷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是,奴婢遵命。”

    然后迅速地退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

    门外,灵芝和陈渊都侯在门口。

    云嬷嬷轻咳两声,然后正色说道:“世子说了,今夜谁都不准打扰世子和世子妃,你们在外面小心守着。”

    灵芝和陈渊对视一眼,均是忍不住咧嘴一笑。

    “是,嬷嬷。”

    ……

    新房中

    云锦抬起双手,轻轻揭开谢卿头上的盖头,终于谢卿绝美的面容落入他眼中。

    他只觉瞬间满室华光,房间中的金银玉器一应陈设,都入不得他的眼,他眼中只有她一身红衣,灼灼其华。

    “卿卿,你好美。”

    云锦忍不住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

    他温热的唇落在她的眉心,灼热了她的心,瞬间只觉瞬身都是他的气息,如此温暖,如此让人心生喜悦。

    “卿卿,我爱你。”云锦的唇缓缓下移,在她耳畔低诉道。

    紧接着,唇从耳畔移开,落在她的脸颊上,又是一吻落下,然后唇一路游走,最终抵达她的檀口。

    谢卿微微一个侧身,他的唇再一次落在她的脸颊上。

    “云锦,该喝合卺酒了。”

    可不能这么亲下去了,再亲下去,恐怕连合卺酒都喝不成了。

    她要完成所有的仪式。

    云锦低低笑道:“是被我心急了。”

    红晕再一次爬上谢卿的脸颊,他心急什么,她当然知道。

    云锦从桌上端来酒杯,一杯递给谢卿。

    谢卿接过酒杯,挽过他的手臂,然后将杯中酒饮过一半,再松开手,将酒杯递给云锦。

    合卺酒,夫妻双方各自饮一半,然后合为一体,再饮下半杯,才算礼成。

    云锦将谢卿杯中的酒倒入自己杯中,抬眸看向谢卿,眉梢微挑,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哎,你怎么自己喝了,我的呢?”谢卿秀眉微皱。

    “在这儿。”

    语音刚落,谢卿只觉唇上一暖,他紧紧地噘住她的双唇。

    哄!

    谢卿脸色爆红,他他他……他竟然以唇度酒……

    终于将口中的酒都咽下了,云锦这才放开谢卿。

    此时,谢卿的脸色已经红的像那三月里的桃花,粉嫩娇艳,甚至醉人。

    “你……哪有像你这般喝合卺酒的!”谢卿嗔道。

    这哪里是喝合卺酒,分明就是占便宜。

    云锦眉梢一挑:“这叫一举两得,是个极妙的法子。”

    既喝了合卺酒,又让他亲到了她。

    谢卿嘴角一抽,“诡辩!”

    然而云锦只是扬唇一笑,“卿卿,陪我吃点东西吧。”

    “等会儿,我先把这头饰撤了,母亲给我插了太多发簪了,我被压得好疼。”谢卿摇一摇头,都觉得疼。

    云锦眉头微皱:“云嬷嬷怎么没有帮你把头饰拆了?”

    他明明吩咐过的啊。

    谢卿脸色又是一红:“是我没让云嬷嬷拆的,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说着,就轻轻推了推云锦,可不能再说了,若是云锦继续问下去,恐怕她要脸红一晚上了。

    云锦哪里看不出谢卿是在害羞,当下也不说破,转身走开了。

    要是再逗下去,谢卿就会害羞一晚上了,那后面的事情还怎么做呢。

    谢卿嫁给头上的首饰全部都撤了,顿时只觉头上一轻,三千发丝仅用一根玉簪挽住,身上还是那一身火红的嫁衣,华丽的衣裙,简单的发髻,一个繁琐,一个简单,两者明明是相违背的,但是此刻瞧着却分外和谐。

    云锦与相对而坐,看着对面容颜绝美的女子,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你看着我做什么,你不是饿了么,快吃啊。”谢卿嗔道。

    她娇嗔的声音,让云锦只觉浑身一酥。

    “我的确很饿!”云锦的声音有些沙哑。

    谢卿连忙递上一口茶:“你先喝口茶。”

    喝口凉茶压压火……

    两人都不太饿,因而只是匆匆用了一点膳食,就都放下了筷子。

    谢卿侧目,看着旁边的龙凤红烛,按照大越的规矩,这龙凤红烛是要燃一整夜的,寓意着长长久久,因而这龙凤红烛的制作与别的蜡烛不一样,红烛烛身又粗又长,这样才能保证它能燃一整夜。

    “卿卿,夜深了,我们该就寝了。”云锦挑眉轻笑道。

    谢卿收回目光,看着对面满脸笑容灿烂的云锦,忍不住低下头去,就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