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04章 镇南王府屹立不倒的象征(五)
    两情相悦,两心相依,成亲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谢卿是盼望着嫁给云锦的,可是洞房花烛夜最重要的时刻来临时,她又有一点害怕。

    疼……

    那一刻,她只有这一个感觉,她甚至想推开他,但是当她微微睁开眼,看见他满头大汗,焦急不堪的样子时,她咬牙忍住了。

    嫁给他,成为他的妻,这是她盼望着的事情,不是么?

    房间里是春光一片,可苦了门外的人了。

    灵芝看着窗户上的红烛摇曳,以及某些嗯嗯啊啊的声音传来,顿时脸如火烧。

    她到底也是个黄花大姑娘啊。

    灵芝忍不住悄悄用余光看向旁边的陈渊,只见他静静地立在那里,好似在站岗一般。

    大哥,好定力!

    灵芝忍不住在心里竖大拇指,听着这声音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真是厉害了。

    实际上,由于夜太黑,灵芝没有看到陈渊微红的耳垂。

    他也是没有成亲的单身男子啊!

    翌日,清晨

    谢卿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红纱帐,第一反应是这不是她的闺房。

    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她和云锦的新房,昨日她正式嫁给云锦了,她成了他的妻子,镇南王世子妃。

    “时间还早,卿卿,再睡一会儿。”云锦慵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谢卿转头就看见云锦那张俊美的脸。

    可是她方才只是稍微动了动身体,只觉浑身疼痛。

    谢卿低头看去,只见她的脖子、锁骨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云锦!”谢卿差点没哭出来。

    “怎么了,卿卿?”云锦宠溺地看着她,那目光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谢卿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我这样怎么见人啊!”

    她轻咬唇角,要是被人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她肯定会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的。

    与谢卿不同,云锦看到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只觉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满足感来,这些都是他种下的,他终于完完全全拥有了他爱的女子。

    “放心,卿卿,没人会笑话你的。”反正昨夜陈渊和灵芝在外面守了一夜,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听到了。

    当然后面的话,云锦没有说出口,他想如果他说了,谢卿可能会将他踢下床去。

    云锦一个翻身,搂住谢卿,柔声说道:“卿卿,昨夜你累了,再睡一会儿,乖……”

    也许是云锦的嗓音太温柔,让谢卿醉了,也许是谢卿也确实累了,她闭上眼睛,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

    等到谢卿再醒来的时候,云锦不在身边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还好云锦不在,不然要她当着他的面穿衣服,她肯定会脸红的。

    实际上,谢卿不知道的是,云锦是故意在她之前起床的,谢卿本质上还是个娇羞的女子。

    “世子妃,您醒了?奴婢进来伺候您?”灵芝一直在门外候着,一听见里面有动静儿,就轻声问道。

    谢卿原本想着这一身的痕迹,被人看到了多难为情啊,就不让人伺候了,可是她刚下床,脚踩在床榻上。

    “嘶……”

    好疼,谢卿心里将云锦问候了一遍。

    “世子妃,您怎么了?”灵芝听得里面的动静儿,连忙关切地问道。

    谢卿咬牙说道:“没事,灵芝,你进来。”

    灵芝这才进啦,伺候谢卿梳洗,目光落在谢卿脖子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时,忍不住咂舌:“世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怎么这么……咳咳,猛于虎……”

    谢卿的脸色唰的一下爆红:“灵芝!”

    从什么时候开始,灵芝变坏了!

    灵芝,你是暗卫啊,知道什么是暗卫吗?不苟言笑,深藏不露……

    被谢卿这么一嗔,灵芝这才反应过来,立马扬起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殷勤地拿起脂粉:“世子妃,来,这个可以遮一遮。”

    “你……”谢卿想跺脚,可是脚刚抬起来又疼,无奈之下只得放下了。

    算了,能遮一点是一点吧,总不能被人看了笑话去。

    今日是新婚第二天,理应要穿喜庆一点,谢卿没有像平日里一般穿素衣,而是挑了一件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发髻间斜插着一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钗,着装华丽大气。

    灵芝为谢卿梳好了妆,上下打量着自家小姐,笑道:“世子妃,您更加漂亮了呢。”

    从前的谢卿,清丽脱俗,而今的谢卿眉眼间更添几分妩媚,艳若桃李,灼灼其华不为过。

    谢卿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更美了吗?她好像并没有发现……

    “卿卿。”云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谢卿回头一看,只见云锦大步走上前来,今日的云锦也没有穿白衣,而是一身紫色锦袍,面如冠玉,最显然的是他唇角的笑容。

    好像从昨日开始,云锦唇角的笑容就没有消散过。

    “卿卿,昨夜睡得可好?”云锦微笑着说道。

    谢卿脸色一红,连忙岔开话题:“你可用过早膳了?”

    “还没有,我们都是夫妻了,以后日日都要一同用膳。”云锦当然知道谢卿是故意岔开话题的,他也没说破。

    有的时候看破却不说破,才是正解。

    谢卿朝灵芝说道:“灵芝,吩咐摆膳。”

    灵芝点头应下:“世子世子妃请稍等,奴婢这就去。”

    然而灵芝去厨房吩咐摆膳时,却被告知,世子已经吩咐过了,已经送过去了。

    灵芝眉头微皱,摸了摸下巴:“世子明明吩咐过来,怎么还让我去?”

    话音刚落,她突然眼前一亮,“明白了,灵芝你是不是傻啊,世子想和世子妃独处啊。”

    房间中

    云锦将谢卿揽入怀中,温声说道:“卿卿,还疼吗?”

    谢卿羞的脸色通红,手轻轻垂着某人的胸膛:“你还会说呢。”

    她从来不知道新婚之夜会是那样的感觉,痛并快乐着,到最后,她直接就晕了过去。

    还好这事儿没被别人知道,要不然她的脸都挂不住,新婚夜新娘子居然被折腾地晕了,这多丢人啊。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以后不会让你疼了,我保证。”云锦来回抚摸着她的背部,以示安慰。

    谢卿连忙抬手捂住他的嘴:“不许说了。”

    越说越丢人,坚决不能让他再说了。

    云锦连连点头:“好好,我不说了,世子妃发话了,本世子绝对遵从。这种闺房之事,我绝不会告诉别人啊,乖。”

    “你还说!”谢卿急了。

    谁能告诉她,从前那个白衣胜雪,清冷无华的云锦世子,到底到哪里去了?

    “好好,我不说了,我真的不说了。”云锦更加搂紧了她,温声说道,“可是卿卿,你实话告诉我,你还难受吗?”

    谢卿红着脸点了点头:“有点疼。”

    她只要一走路就疼,她现在走路都真的是娉娉袅袅,迈着小碎步走的了,才能稍微没那么疼。

    云锦眉头轻皱:“对不起,卿卿,都是我不好,那今日我们就不出门了,就在家好好休息,好不好?”

    谢卿点了点头:“嗯。”

    早膳用的清淡,但是样样都是谢卿爱吃的,谢卿眉梢微挑,看向云锦:“也别都依着我,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云锦特意安排的。

    云锦浅笑着说道:“你爱吃的就是我爱吃的。”

    谢卿唇角轻扬……

    用过早膳,两人就要去敬茶了。

    镇南王和王妃早亡,但是这礼节还是不能少。云锦与谢卿对着镇南王和王妃的牌位磕头敬茶。

    “父王、母妃,儿子携妻子谢卿来给你们敬茶了。”云锦与谢卿相继跪下。

    谢卿恭恭敬敬地磕了头:“儿媳谢卿拜见父王,拜见母妃。”

    云嬷嬷递上茶盏,谢卿端起茶水,双手呈上:“儿媳向父王母妃敬茶。”

    说完,将茶水洒下。

    云嬷嬷呈上一个锦盒,笑道:“世子妃,这是王妃生前嘱咐过留给世子妃的。”

    “多谢母妃,多谢嬷嬷。”谢卿道了谢,方才接过盒子。

    云锦笑着说道:“打开看看。”

    谢卿抬眸看了看云锦,云锦朝她点了点头,谢卿莞尔一笑,依言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只朝阳五凤挂珠钗。

    “朝阳五凤挂珠钗不是只有皇后才能用吗?”谢卿不解。

    这东西怎么镇南王妃会有?

    云锦笑道:“这是太后赐给母妃的,这确实是皇后才能用的,这是大越军队攻入前朝皇宫时,从皇宫中所得,太后就此赐给了母妃。五凤钗别人不能佩戴,但是镇南王府的女眷可以,这代表皇室对镇南王府的恩宠,听父王说,从前每逢宫中宴会,母妃总是会佩戴这支凤钗。”

    这支朝阳五凤挂珠钗不仅仅是一件名贵的首饰,更是代表镇南王府在大越的地位,只要镇南王府的女眷佩戴着这支凤钗一日,就代表镇南王府就一日屹立存在着。

    换句话说,这支凤钗是身份的象征。

    “这支凤钗已经多年没有人佩戴了,如今总算是可以见光了。”云嬷嬷欣慰地笑道,“世子妃,您今日可要戴着这支凤钗进宫?”

    谢卿眉梢一挑:“进宫?宫里召见?是太后召见?”

    皇宫中,最惦记镇南王府也就是太后了,但是太后即便是再疼爱云锦,云锦终究姓云不姓赵,而且镇南王妃许心岚只是太后的侄女,也不是亲女,太后这个长辈,血缘关系来讲已经太远了,若非太后召见,他们是不需要进宫向太后敬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