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11章 虚伪的赵王
    “陛下对叶家可真是不错。”谢卿的言语中夹杂着一丝讽刺。

    叶尚书收受贿赂一事,证据确凿,陛下再说盛怒之下,却只是将叶尚书一人下狱,叶尚书的儿子叶成轩依然是御林军统领,赵王德妃的位份也没有任何变动,这简直就是轻判了。

    可是永庆帝当初是怎么对李家的,不过就是几封书信就判定李家通敌叛国,不出三日就满门抄斩,连李家的下人都没有放过。

    帝王的心,真是偏的厉害!

    云锦抬手府上她的手背,温声说道:“你放心,叶家不会好过的。陛下想放过他,没那么容易!”

    谢卿抬眸看云锦,摇头淡笑道:“没事,我只是有些意难平罢了。不过,毅王和淑妃想必也不会闲着,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必然会落井下石。”

    她是在背后将水搅浑,明面上,毅王才是赵王的对手。

    “毅王倒是比赵王聪明些。”云锦淡淡地说道,“陛下只是将叶尚书下狱,却没有严加处置,毅王看出了陛下的心思,只是提了一句,抄了叶家的所有家产,以平民愤。”

    闻言,谢卿轻笑道:“毅王倒是有些意思,这个提议倒是甚妙。不过就是个不大不小的责罚,陛下不会不同意,但是对于叶家来说可就是大事了。”

    她可没忘记,叶家家底不丰,全靠着这两年才渐渐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几个月前叶蓁蓁那一闹,直接赔了奇珍阁五万两银子,他们都肉疼不已,眼下全部家产充公,对于叶家来说不亚于是灭顶之灾。

    “谢淑妃也没闲着,在宫里狠狠地算计了叶德妃一回,陛下原本没有动叶德妃的意思,但是眼下太后直接一声令下,将德妃禁足,对于赵王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谢卿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是不管谢淑妃和毅王怎么算计,终究怎么处置叶尚书,赵王会不会被牵连其中,最终皆是由陛下决定的。”

    这才是谢卿最担心的,“除非是陛下真的有意要立毅王为太子,不然他定然不会让赵王从此失了根基。”

    而永庆帝真的是想立毅王为太子吗?似乎不见得。

    “叶尚书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原本就是陛下抬举,但是若是将他称作是赵王的臂膀,未免有些牵强了,没了叶尚书,陛下仍然可以给赵王寻新的依靠。”云锦正色说道。

    换句话说,叶尚书即便是不死,他从此也不会在朝堂上有立足之地。而且叶家已经被抄家,进了国库的东西,从来没有还回来的道理。

    “至于叶尚书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云锦抬眸淡笑,“卿卿,你想他如何?只要你说是怎样,他就会怎样。”

    靖州难民一事,铁证如山,叶尚书如今已是砧板上的肉。

    谢卿勾唇冷笑道:“我想他死。赵王不需要有个做吏部尚书的舅舅,就是通过叶尚书,赵王笼络人心,其中有一大半就是父亲从前的门生。”

    吏部掌握着所有的官员的考核的晋升,就是通过这个,赵王得到了很多不属于他的势力。

    云锦点了点头,“卿卿,你放心,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的。”

    “可是陛下并不想杀他啊?”谢卿眉头微皱。

    云锦轻笑道:“叶尚书手下从来都不干净,从前是因为他是赵王的舅舅,德妃的兄长,陛下对德妃母子的宠爱谁都看在眼里,当然不敢轻举妄动,可是若是赵王都放弃这个舅舅了,其他人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

    长期以来,叶尚书都是靠着赵王这层保护壳,但是没了这层保护壳,那么其他人可就不会客气了。

    “赵天麟此人耳根子软,性情优柔寡断,他会放弃叶尚书?”谢卿到底与赵天麟相识多年,对于他的性情还是了解几分的。

    叶尚书是他亲舅舅,他会大义灭亲?谢卿表示有些怀疑。

    “赵天麟不会,但是不代表别人不会。”云锦淡淡地说道,“叶成轩是个杀伐果决的人,他会劝赵王放弃的。”

    “叶成轩……”谢卿沉思片刻,道,“这还是真是他做得出来的事情。”

    忽而,谢卿抬眸浅笑道:“看来你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云锦笑道:“所以这几日我们新婚,还请娘子先不要考虑这些杂事,好好与为夫在一起好不好?”

    他想要与她过几天安静的日子,没有什么赵王毅王,只有他们自己。

    谢卿眼底闪过一抹愧疚,柔声说道:“对不起,云锦。”

    是她自私了,云锦为她考虑良多,而她却没能为云锦考虑一下,今日是他们新婚第一天啊。

    “傻卿卿,不要说对不起,我只是不希望你太累。”云锦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

    赵王府

    赵天麟面皮崩的紧紧的,他真是快被逼疯了,他已经够累了,但是母妃却还不让人省心,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生气,赵天麟直接拿起花瓶就往下砸。

    啪的一声,碎片乱飞。

    “王爷,您就算是把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也无济于事。”叶成轩嘴唇抿得紧紧的,相比于赵天麟,他心里更为冷静一点。

    “本王心头有气,不发泄不痛快!”赵天麟咬牙说道。

    他从来没觉得有这样的憋屈的境遇,对,没错,是憋屈。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在靖州,他一心只想着怎么将事情做好,让永庆帝满意,却不曾想辛辛苦苦几个月,转眼间就没了。

    扯后腿的人还是他的亲舅舅和亲娘。

    这叫他如何甘心,心头如何不气!

    “那发泄了,王爷觉得心里可就畅快了?”叶成轩反问道。

    这还用问嘛,看赵天麟这气急败坏的样子,能畅快就对了。

    赵天麟垂眸不语,铁青的脸色将他内心的情绪表露无遗。

    “眼下王爷应该做的是想办法如今将这个难过度过去。”叶成轩正色说道。

    赵天麟攥紧了拳头:“眼下本王已经是无计可施,铁证如山,要本王如何做?原本父皇只是将舅舅下狱,原本等父皇的气消了,本王和母妃求一求父皇,或许还能从轻发落,可是母妃如今又怒闹了父皇,还能有什么指望?”

    “王爷,您说错了,陛下从来都没有表态,姑姑惹恼的人是太后,不是陛下。”叶成轩正色说道。

    “从前父皇最是宠爱母妃,若是他没有生气,又怎么会看着母妃被罚而不吱声呢?”

    赵天麟并不以为然,永庆帝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从从前的反应来看,赵天麟不相信真的没事。

    叶成轩摇了摇头,正色说道:“王爷,陛下即便是生气,但是也总有气消的时候,您眼下考虑的不应该是怎么向陛下求情。”

    赵天麟愕然,“如果不求情,舅舅只怕就死定了。”

    “王爷,若是您早一步向陛下陈情,说明原委,您倒是还可以向陛下求情,但是现在……”叶成轩摇头说道,“已经晚了,您求情也没用。”

    从永庆帝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开始,赵天麟就已经陷入了被动。

    赵天麟眉头皱得紧紧的,“难道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没有。”叶成轩正色说道,“即便是您向陛下求情,那也不过是在消耗陛下对您的情分。”

    情分这东西从来都是越用越少,一旦用了,能不用就不用。

    “即便是陛下饶了父亲,那也不过是将他便为庶民,让他从此在家里养老,他也不可能再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了,换句话说,对您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叶成轩抬眸看向赵天麟,“用您与陛下的父子情分,换来这个,您觉得值得吗?”

    值得吗?

    赵天麟其实是想说不值得的,叶尚书如此拖后腿,害他沦落到如此境地,他心里不是没有怨气,可是碍于他是他的亲舅舅,所以他不能多加赘言。

    可是若是拿他与陛下之间的父子情分,去换取叶尚书的平安,这好像有点太亏了。

    赵天麟欲言又止,可是到底是亲舅舅,他若是见死不救,这岂不是太狼心狗肺了。

    “您不用想了,王爷,即便是您想救他,我也会坚决阻止的。”

    叶成轩的声音很坚定。

    这一刻,赵天麟忽然觉得心下一松。不用他自己做决定了,叶成轩已经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不用再纠结了,瞬间他的心得到了片刻的放松。

    “表哥,那现在怎么办?我现在也是寸步难行,毅王的人天天弹劾我。”赵天麟丝毫没有发现他已经将叶成轩当成了他的主心骨。

    “王爷,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叶成轩若有所思地说道。

    赵天麟眉头皱得紧紧的,“奇怪?”

    哪里奇怪了?他怎么没发现?

    赵天麟眼巴巴地望着叶成轩:“表哥,你可是有什么发现?”

    “此去靖州,除了工部侍郎简大人,其他人都涉嫌贪污公款,而且偏生这些人又都是父亲安排的,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吗?就好像是故意针对父亲,针对王爷你似的?”

    闻言,赵天麟仔细地想了想,道:“舅舅从前确实也会收受贿赂,这一次本王去靖州,法子都是现成的,只要有个精通水利地形的人,就一定能解决靖州的问题,立下大功。其中有些人趁机谋取私利,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唯独这个简大人,为人正直,去了靖州就一心扑在开渠引水之事上,这次引水之事,能成功,他的功劳可不小,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