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36章 不同意,滚
    简夫人说话的时候,目光不自觉地朝赵天麟看去,就差没说,我怕证人离开简家,就遭了赵天麟的毒手了。

    赵天麟脸色一僵,他还真是这样想的。

    他设计简大人和云锦,一来是为了让自己从包庇叶尚书的事情里脱身,只要贪污公款的人不是叶尚书派去的人,那赵天麟就不存在包庇之罪。二来嘛,也是最重要的,要拿云锦为李穆出头的事情来转移朝臣的注意力,这样叶尚书做的这点小事,也就不算什么了,而且永庆帝一高兴,叶尚书立马就可以从天牢里出来。

    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被人知道,不论是朝臣,还是永庆帝,一旦被人知道,那他赵天麟就完了。

    “周尚书,妾身只求您在这里,当场审问证人,待证人写下证词,再有赵王和云世子作证,至于审完了之后,周尚书是否还要将人带回刑部衙门再审,妾身决无异议。”

    噗通!

    简夫人直接朝周尚书跪下了。周尚书连忙摆手说道:“简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

    简夫人噙着眼泪,摇了摇头,道:“周尚书,妾身求您了,求您还我们老爷一个清白,我们老爷是个老实人,从来都只会闷头办差事,绝不会有那等龌龊的心思啊,您去问问朝中大臣,但凡认识我们老爷的,谁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

    周尚书沉思片刻,简夫人说的有一点是绝对没错的,简大人的为人确实是值得称道的,他在朝中的风评极好,要不然他也不会被钦点去靖州了。周尚书也去查过,简大人在靖州确实是做实事的,这些靖州的百姓都看得分明。

    可是赵王那边……

    周尚书犹豫地看了看云锦,只见云锦淡淡地说道:“要是证人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周尚书也不好交代。”

    闻言,周尚书心下一惊,是啊,要是这证人真被人料理了,那受罚的必然是他。

    况且,简夫人所提的并没有哪一条律法不准许的,也不算时逾矩,为何不能答应。

    最终,周尚书点了点头,道:“简夫人请起,本官答应了。”

    说时,又朝赵天麟和云锦行了一礼,道:“王爷、世子,还请二位能做个见证。”

    “本王不同意!”赵天麟还要蹦出来反对。

    谢卿无语地抚了抚额,不同意已经是赵天麟的执念了么?

    “赵王殿下,审案的人是周尚书,不是赵王殿下,赵王殿下若是不想听,那可以径直离去,也不一定非要你作见证。”谢卿冷声说道。

    你反对是吧,反对无效。

    不同意,滚!

    赵天麟心下一紧,他怎么能离开呢,谁知道那证人会说出什么来,若是他走了岂不是全凭别人一张嘴了。

    “不行,本王必须在场!”赵天麟当即反对。

    谢卿眉梢轻轻挑起,微笑着说道:“看来赵王殿下已经同意了,那就没什么可争议的了。简夫人,将证人带出来吧,放心,有刑部周尚书在,不会有事的。”

    赵天麟顿时黑了脸,他被谢卿套话了,一时不察竟然被谢卿给糊弄了。

    “谢卿,你算计本王!”赵天麟气的咬牙切齿。

    唇角轻轻勾起,谢卿嫣然一笑,道:“赵王殿下这是哪里话,本世子妃想赵王殿下可是在朝中被人称之为贤王的人,此事不过是区区一件小事,已经没有必要让赵王殿下纠结了,赵王殿下若是还反对,除非……”

    在赵天麟愤恨的眼神中,谢卿丹唇轻轻吐出一句:“除非是有人心虚。”

    这个人嘛,自然就是赵天麟了,若不是赵天麟心虚,他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小要求。

    赵天麟还能说什么,若是他再说,那就真的说明他在心虚了。

    实际上,即便是他不说,在场的人也都看的真切从一开始,赵天麟就是心虚的……

    简夫人朝身边的嬷嬷点了点头,不多时就只见嬷嬷将一个小丫鬟带了出来,小丫鬟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布条塞住。

    嬷嬷将小丫鬟口中的布条取下,小丫鬟连忙朝简夫人跪下,哭着说道:“夫人,奴婢真的没有给老爷下毒啊,求夫人明察啊。”

    简夫人指着那丫鬟,厉声斥道:“若非不是亲眼所见,本夫人会怀疑你?苹儿,是本夫人见你可怜,将你买入府中,本夫人待你可谓是仁至义尽,可是你居然给老爷下毒,还将伪造的遗书放在老爷的书房,你真是狼心狗肺!”

    苹儿连连摇头,哭着说道:“夫人,奴婢没有啊,奴婢真的没有。”

    “还在撒谎!”简夫人怒道,“这是本夫人亲眼看到的,老爷在中毒前,就只喝了你递上去的茶水。”

    “不是的,夫人,即便是老爷喝了奴婢递的茶水才中毒的,可是那茶水也不是奴婢泡的啊,这也不能证明就是奴婢下毒的吧。”苹儿连连辩解。

    简夫人冷哼道:“你怎么不想想,本夫人是怎么将你抓到的,本夫人就觉得你不对劲,当场抓到你偷偷摸摸去了老爷的书房,这你又作何解释?”

    “请夫人恕罪,奴婢一时贪心,见侍郎府已经岌岌可危,所以就像去老爷书房中偷几样值钱的东西,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夫人饶了奴婢吧。”苹儿跪在地上朝简夫人磕头。

    “事到如今,还在撒谎,你还真是嘴硬,为了不说实话,宁可让自己背上偷盗的罪名。”简夫人气的脸色发青。

    手指颤抖地指着苹儿,简夫人咬牙说道:“本夫人待你不薄,可是你却恩将仇报,本夫人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将你这样的丫鬟买入府中。”

    跪在地上的苹儿真是磕头求饶,却并不说其他。

    简夫人朝周尚书说道:“周尚书,她叫苹儿,是我们府上的丫鬟,我们家老爷就是喝了她递上去的茶才中毒的,正是方才章太医验的那一杯茶,妾身一早就觉得她不对,因为时刻提防着她,当场抓到她偷偷往书房里放遗书。可是这丫鬟竟然不肯说实话,只有劳烦周尚书让她开口了。”

    周尚书是刑部尚书,对于怎么审问犯人,让犯人说实话,他有的是办法,即便是眼下不在刑部衙门,器具不全,但是她相信周尚书肯定有办法。

    赵天麟眉头微皱,这个苹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叶成轩安排的人,那件事情全是叶成轩安排的,他也不知道到底安排的是谁。

    不过,他的目光微微上移,朝暗处的人使了个眼色,实在不行,就让这个苹儿永远都开不了口。

    周尚书居高临下地看着苹儿,朗声道:“人赃并获,你还不说实话?”

    苹儿哭着说道:“大人,奴婢真的没有啊,奴婢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求大人明察啊。”

    “本官看不见得吧?”周尚书厉声吼道,“大胆奴婢,你以为本官是好糊弄的吗?来人,上刑!”

    话音刚落,就有衙役上前,将苹儿放到,然而拿出夹棍来。

    顿时苹儿脸色大变,额头上瞬间冒出大滴大滴的汗水,夹棍是用来夹手指的,将十指放入夹棍中,然后衙役将夹棍收紧,十根指头瞬间犹如被挤压,十指连心,疼痛难忍。

    “求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苹儿连连磕头。

    周尚书也不理会她:“上刑!”

    一声令下,夹棍迅速地套在苹儿的手指上。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苹儿方才还完好无损的手指瞬间就鲜血淋漓了。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汗水已经打湿了头发,苹儿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可见到底有多疼。

    周尚书面不改色,朗声说道:“还不说实话!”

    对于犯人们的这些反应,周尚书已经见怪不怪了。如同苹儿这等人,周尚书见多了,开始就一个劲儿的装无辜,这个时候只需一上重刑,让她吃点苦头,立刻说实话。

    “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

    果然,受了刑,可不就学乖了嘛。

    “是……”然而苹儿刚开口,陈渊立刻一个飞身从苹儿身边略过,身形稳住之时,手指缝间正夹着一根银针。

    简夫人脸色大变,连忙快步走到苹儿面前,四下张望,口中喃喃说道:“我担心的果然是对的。”

    果然有人不想苹儿说出真相,有人要对苹儿下手。

    谢卿眉梢轻挑,“苹儿,你还不说实话,你可看到了有人要杀你呢。”

    手指上的疼痛已经让苹儿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纸,眼下听了谢卿的话,脸色更是看不到一丝血色,眼眸中满满都是惊恐。

    “本王就说这里不安全吧,若是将苹儿带去刑部衙门,如何会有方才的事情。”冷不丁,赵天麟跳出来说道。

    谢卿眼眸微冷,抬眸淡淡地扫了赵天麟一眼,他以为他的心思没人看出来吗?在场的人,只怕就连刑部周尚书也看得分明。

    赵天麟没有错过谢卿看他的那个眼神,顿时脸色一黑,方才谢卿看他的那个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般。

    “苹儿,继续说!”周尚书冷声说道。当着他的面放暗器,也真是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