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71章 别有用心又如何
    永庆帝的目光立刻落在谢淑妃身上:“淑妃怎么过来了?”语气晦暗不明。

    谢淑妃不紧不慢地答道:“臣妾本来是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但是皇后娘娘却来了柳妃宫中,臣妾多嘴问了一句,才知道这里闹了这么大的事情,说起来当初那事儿臣妾也差点牵连其中,所以就忍不住过来看看。”

    柳妃小产之事,最开始是谢淑妃嫌疑最大,只是后来证据不足,才解了谢淑妃的禁。永庆帝眼睛微眯,这宫里,谢淑妃和叶德妃最是不和,若是柳妃小产的事情真是叶德妃做的,然后叶德妃再故意嫁祸给谢淑妃,这也不无可能啊。

    “淑妃娘娘来的正好,眼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叶德妃,可是叶德妃却口口声声这些都是莫须有的东西,还说这是淑妃娘娘您安排的。”柳妃朝谢淑妃说道。

    谢淑妃眉头紧紧皱起,瞥了一眼叶德妃,叶德妃把头一扬,扬声说道:“难道不是吗?谢淑妃您眼下不是恨不得弄死我,然后好让你的儿子坐上太子的位子吗?”

    朝堂上,大臣请求议储的事情,赵天麟当然告知了叶德妃,太子之位,可是叶德妃心心念念的东西,眼下朝中支持毅王者远远多于赵王,叶德妃对谢淑妃母子恨的咬牙切齿。

    谢淑妃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叶德妃,你在胡说什么,这和本宫有什么关系,还牵扯上什么太子之位了?”

    柳妃冷笑道:“本宫猜测,德妃娘娘现在满脑子都是太子之位,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叶德妃脸色瞬间一僵,显然柳妃戳中了她的心事。叶德妃的反应自然是被人看在眼中的,包括永庆帝在内。

    “陛下,臣妾没有……”

    柳妃朝永庆帝跪下,道:“陛下,臣妾只求给臣妾的孩儿一个公道。”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柳妃脸上,只见柳妃双眸汗珠,嘴唇轻咬,自然地流露出一股子倔强的味道来。目光缓缓挪开,落到谢淑妃脸上,只见谢淑妃神色淡淡,微带着些许不悦。

    柳妃和谢淑妃走得近的事情,永庆帝知道,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证据都指向叶德妃,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柳妃,陛下圣明,自会圣裁,你还是赶紧起来吧,不要为难陛下。”谢淑妃开口劝道。

    永庆帝眼眸微闪,不由得多看了谢淑妃一眼,前朝局面已经失衡,朝中议储,后宫不能再失衡了。所以永庆帝是不愿意处置叶德妃的,一旦叶德妃被处置了,那赵天麟必然就不可能问鼎帝位了。

    帝王多疑,谢淑妃说这话难道不是为了落井下石?

    谢淑妃神色淡淡,静静地立在下方,一时间永庆帝也看不出来何为真何为假……

    柳妃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住了眼眸中的泪水,道:“是臣妾任性了,请陛下恕罪。”

    她眼里泪光闪烁,今日正好着了一身素衣,更衬得水光盈盈,甚是可怜。永庆帝温声说道:“起来吧,朕怎么会怪罪你呢。”

    无论今日之事是否是故意安排的,柳妃失了孩子是事实,她是个可怜人。

    永庆帝的话落在叶德妃耳中,却很不是滋味儿,之前这温声细语,明明是他叶氏特权,今日却叫柳妃也得了,一时间叶德妃只觉心口血气翻涌的厉害。

    “柳妃,你分明就是和谢淑妃相互勾结,是你们陷害本宫的!”叶德妃又骂谢淑妃,“谢梓倩,你别在那儿惺惺作态,你敢说今日之事不是你安排的?”

    谢淑妃神色极其不悦,冷着脸说道:“叶德妃,本宫品级在你之上,本宫闺名岂是你能说的。”

    “你……”叶德妃刚说出一个“你”字,就听永庆帝厉声斥道,“够了!”

    永庆帝脸色阴沉,显然很是不悦,叶德妃缩了缩脖子,这才将刚想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高喜,将这几个宫人带下去审问,德妃,禁足长乐宫,其他人各自散去,朕乏了。”说完,永庆帝就起身离去了。

    “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陛下……”叶德妃哀嚎着,然后永庆帝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脚步都不曾停留片刻。

    永庆帝一走,谢淑妃就变了神色,唇角轻轻向上勾起,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铁证如山,德妃妹妹你就算是再怎么喊冤也没用的。”谢淑妃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得意。

    叶德妃看向谢淑妃的目光好似淬了毒一般,咬牙切齿地骂道:“谢梓倩,你终于说出,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好了的吧!”

    “谢梓倩,你还在陛下面前装模作样,陛下圣明,早就看出你的别有用心了!”输人不输阵,叶德妃嘴硬,“要不然陛下怎么会没有处置本宫呢,因为陛下根本就不相信你们!”

    噗嗤!

    柳妃笑出了声,唇角扬起一抹阴笑,道:“你这么蠢,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啊。”

    叶德妃脸色突变,“贱人,你敢骂本宫!”

    “本宫骂你怎么了?你害死本宫的孩子,本宫不止想骂你,本宫还想将你碎尸万段呢!”柳妃的脸色十分阴冷,语气也陡然变得冷冽起来。

    素色的宫装,脸颊上还残留着些许泪痕,写满怨恨的眼神,叶德妃对上柳妃这副容颜,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柳妃妹妹,你别着急,陛下会给你公道的。”谢淑妃轻轻拉住柳妃。

    又居高临下地看向叶德妃,正色说道:“叶德妃,不管本宫是不是别有用心,你害柳妃流产是事实,如今证据确凿,你也别想报侥幸心理,行不通的,你还是想好怎么向陛下求饶吧。”

    顿时,叶德妃脸色僵住了,“不……哪里来的证据,都是你伪造的,对,一定是你们伪造的。”

    叶成轩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他既然说了将人处置了,就不可能还有什么证据留下来。

    柳妃看了看谢淑妃,方才朝叶德妃扬唇冷笑道:“德妃娘娘,实话告诉你吧,人证莺儿可是一直都在皇后娘娘手中,就连太后也知道,所以啊,你就算是死咬着不承认也没用。”

    叶德妃脸色唰的一白,顿时傻眼儿了。

    看着叶德妃这神情,柳妃只觉爽彻心扉,看着自己的仇人露出绝望的眼神,简直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

    坤宁宫

    永庆帝从柳妃宫中离开后,就径直来了陈皇后的寝宫。

    “臣妾参见……”陈皇后话还没说完,就被永庆帝打断,“皇后,柳妃小产的事情你早知道另有隐情,你为何不说!”

    永庆帝的面色阴沉,很是不悦,他非常不喜欢有人瞒着他。

    陈皇后心下一跳,悄悄深呼吸了一口气,敛住心神,方才朝永庆帝跪下,道:“请陛下恕罪,柳妃小产一事,臣妾的确知道并非是普通宫人所为,此案本事惠妃处理的,但是莺儿却无意中落入臣妾之手,臣妾本该将实情告之陛下,但是臣妾查来查去并不知真凶是谁,陛下国事繁忙,臣妾又怎能拿这些后宫之事来打扰陛下,与太后商议之后,所以这才悄悄将莺儿放在坤宁宫,一面悄悄调查柳妃小产的真相。”

    “臣妾有罪,甘愿受罚,请陛下降罪。”陈皇后垂眸说道。

    换句话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止是陈皇后,还有惠妃和太后,要论欺瞒圣上,只能说牵强,太后都发了话了,将此事按下,那也就只能这样了。

    永庆帝冷着脸说道:“离柳妃小产到现在,也这么长时间了,皇后就什么都没查到?”

    陈皇后手里有莺儿这个人证,她又是后宫之主,要查什么东西,难道还是难事?永庆帝可不相信陈皇后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请陛下恕罪,臣妾无能,没有确凿的证据,臣妾不能胡说,若是冤枉了好人,只怕臣妾的罪过就大了。”陈皇后淡淡地说道。

    叶德妃是永庆帝的宠妃,这么多年来都圣宠不衰,若是没有十足的证据,陈皇后也不敢冤枉了叶德妃。从前永庆帝就是这么维护叶德妃的。

    永庆帝把手放在下巴处,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而陈皇后则是垂眸不语,并没有其他的情绪表露。

    “皇后,有大臣上奏要册立太子,皇后以为该立哪位皇子好?”永庆帝恢复了神色,就转了话题。

    这话题何意,陈皇后读的懂,永庆帝还是在试探她。

    “陛下,臣妾是皇后,后宫之人不得干政,臣妾不敢逾矩。”陈皇后躬身说道。

    谁做太子都和她无关,她又没有儿子,而且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拉拢任何一位皇子,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临安公主都已经和她商量好了,只要西北在陈家人手中,往后在临安公主手中,那她就永远都有依靠,用不着站队。从龙之功,她不需要。

    永庆帝眼眸微深,“册立太子既是国事也是家事,皇后是所有皇子的嫡母,哪位皇子更出众,皇后但说无妨。”

    言下之意,陈皇后必须要说,无从推诿。

    陈皇后面露难色,沉思片刻,道:“在陛下的皇子中,要论出众,自然是赵王和毅王最为出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