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74章 赵王殿下就长眼睛了吗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赵天麟身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语气淡淡的,但是赵天麟听得出永庆帝的不悦。

    “父皇,还请父皇明察,这一定是个误会,儿臣和护国公真的不熟。”赵天麟辩解道。

    他在心里自我安慰道,和护国公有联系的是叶成轩,但是叶成轩现在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应该不至于会牵连到他头上。

    永庆帝的目光微冷:“你最好说的是实话。”

    赵天麟的性子他知道,性格单纯,并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否则永庆帝也不会看重赵天麟多过看重赵天毅,就是因为这个儿子比赵天毅更听话。

    “儿臣不敢欺瞒父皇。”赵天麟连忙说道。

    的确,赵天麟的性子比起赵天毅来要单纯很多,单纯的人并不代表不会说谎,只是说谎的方式和别人不同。他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做暗示,谎话也就成了真话,实际上用的法子不过是自欺欺人。想要骗过别人,就先骗过自己,骗过自己的话自然也就成了真话。

    “朕宠爱你,给你权利,你的权力也只能是朕给你的。”永庆帝话里有话。朕可以给,但是你不能背着朕偷偷摸摸的拿。

    赵天麟顿时心头一骇,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要跳到嗓子眼的感觉。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坐在高位上的人是帝王。帝王侧卧之榻,不容人酣睡,包括他这个皇子。

    从前永庆帝对赵天麟极为宠爱,像所有父亲对儿子的宠爱一样,但是今日赵天麟方才意识到,他虽然称呼永庆帝为父皇,但是其实应该是先为皇,后为父才是。

    “是,父皇,儿臣,儿臣明白。”赵天麟垂眸答道。

    没人看见他低垂的眼眸中流露出的丝丝惊恐。

    “你能明白最好,你退下吧,一心把自己的差事做好,不要再出现靖州那样的事情。”永庆帝在警告他,赵天麟看得出来。

    赵天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皇宫的,他的心七上八下,没有片刻安宁。

    他该怎么办?

    赵天麟觉得他现在是四面楚歌,朝臣已经很不待见他了,特别是那个徐阁老,直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直言赵王无能,撑不起家国天下。他气得要死,可是徐阁老是开国元老,在朝中的威望极高。

    现在叶德妃又出事了,还将护国公也牵扯进来,永庆帝也开始怀疑他了。

    之前,赵天麟还可以骗自己说,和护国公交涉的事情都是叶成轩做的,他从来没有自己亲自出面,如今叶成轩已死,死无对证,他当不会有事。可是现在他却没那个自信了。

    因为永庆帝已经不信任他了,永庆帝的话历历在目,这分明是在警告他。做好自己的差事,言下之意就是千万不要让永庆帝看到赵天麟私下里有别的小动作。

    如此一来,赵天麟即便是担心护国公府那里会出问题,他也只能干看着,动弹不得。甚至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永庆帝的监视下,一旦他有异动,那就是不打自招。到时候,永庆帝会怎么处置他……

    赵天麟打了个激灵,他根本不敢想。

    “哎哟!”只听到一声惊呼,赵天麟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纯白的锦袍上沾着一个糖人,黄色的糖浆黏在纯白的锦袍上格外显眼,粗粗一看,好像是那污秽黏在上面。

    赵天麟眉头瞬间皱得紧紧的,看着衣袍上的糖浆,只觉万分恶心。

    摔倒在地的小男孩缓缓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着赵天麟。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简大人的独子简宁小包子。

    简宁小包子方才正舔着糖人,好不容易出来玩,他高兴极了,冷不防和赵天麟撞了个满怀,摔倒在地。

    方才那一摔可不轻啊,手上的皮都蹭破了,好疼,简宁小包子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看什么看,你长没长眼睛啊!”赵天麟脱口而出。

    他觉得这几日倒霉极了,就拿此刻来说吧,他好端端走在路上,就被人撞上了,锦袍上还沾着疑似某误会之物的黄色糖浆,恶心极了。

    赵天麟的心情很是不悦,因而几乎是怒吼出声的,简宁小包子被吓了一大跳,原本忍着没有掉下来的眼泪,直接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往下掉。

    “哇呜……”简宁小包子哭出了声。

    心情烦躁的赵天麟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只觉心头的烦躁更重了,当即没好气地骂道:“还哭!你给本王闭嘴!”

    吵死了,这哭声让赵天麟越发的暴躁。

    简宁小包子被吓到了,尽力忍住眼泪,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往下掉,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好不容易央求简夫人,买了一个糖人,刚舔了几下,心里正高兴呢,谁知一不小心和赵天麟撞了个满怀,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简宁小包子擦了擦眼泪,看清了赵天麟的脸,他对赵天麟有些印象,好像是当时父亲病重的时候,来过家里的那位王爷,他听母亲说,这个王爷不是什么好人。大坏蛋这么凶,好可怕……

    “请王爷恕罪,都是小人的过错,王爷恕罪王爷恕罪。”随身伺候简宁小包子的小厮连忙向赵天麟赔罪。自从上一次简大人中毒,赵天麟来过之后,府上的下人都知道这是赵天麟。赵天麟可是和简大人有仇怨的,小厮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就不小心撞上了赵天麟呢。

    赵天麟低头再次看了看锦袍上的黄色糖浆,越看越像某污秽之物,心中怒气更甚了,当即厉声斥道:“长没长眼睛,居然撞本王!”

    小厮顿时脸色涨得绯红,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家小少爷啊,明明是赵天麟也没看路,两人才会撞在一起的。

    但是这话却不敢说出来,赵天麟可是简家的仇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借题发挥啊,小厮只能低着头不敢说话。

    “赵王殿下说别人没长眼睛,可曾问过自己长眼睛了吗?”

    一道清丽的女子声音传来。

    赵天麟抬头一看,只见一蓝衣女子走了过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谢卿。

    “世子妃,注意你的言辞!辱骂本王可是辱骂皇族!”赵天麟咬牙斥道。

    就算他再不济,他也是永庆帝的皇子,而谢卿,她不过是镇南王世子妃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天麟是在提醒谢卿,即便是谢卿再伶牙俐齿,但是辱骂皇族也是罪过。

    然而,谢卿并没有理会他,蹲下身子,轻轻将简宁扶起来,拿出丝绢擦了擦简宁小包子眼角的泪花,柔声说道:“小宁,还记得我吗?”

    小孩子忘性大,谢卿先问一句他是否还记得她,如果不记得,她就先告诉他她是谁。

    简宁小包子一面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一面乖巧地点头,用小孩子特有的软软糯糯地声音说道:“记得,您是卿姐姐。”

    简大人曾带着妻儿登门拜访云锦夫妇,谢卿就说叫世子妃太过生疏了,简宁小包子立刻脆生生地说那我叫你姐姐好不好,小孩子一句话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谢卿和简夫人平辈论交情,按照辈分,简宁小包子应该称呼谢卿为姨母才对,但是小包子脱口而出就是姐姐,年龄是女子的在乎的东西,谢卿也欣然允诺,从此简宁小包子就称呼谢卿为卿姐姐了。

    谢卿莞尔一笑,摸了摸简宁小包子圆圆的小脑袋,笑道:“乖,有卿姐姐在,不要怕。”

    简宁小包子到底还是个孩子,方才赵天麟朝他大声一吼,把这孩子吓到了。

    “小宁不怕。”简宁小包子吸了吸鼻子,忍着眼泪说道。

    谢卿柔声说道:“小宁是个小男子汉,真勇敢。”

    有了谢卿的鼓励,简宁小包子更加坚定了,他是男子汉,父亲说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小宁坚强小宁不哭。

    安慰好了简宁小包子,谢卿方才站起身来,正面对上赵天麟不悦的脸色,扬唇轻笑道:“赵王殿下言重了,谢卿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不过是对赵王殿下实话实说罢了,还当不得什么辱骂皇族这样的罪名。”

    谢卿当然知道轻重,所以说你赵天麟几句,还当不得辱骂皇族。眼下之意,你赵天麟也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

    赵天麟顿时脸色一僵,他近日已经受了太多的气了,如今又来一个谢卿,心下决计忍不了,怒吼一声:“谢卿,你太过分了!”说时,就欲朝谢卿扬手。

    灵芝一个侧身挡在谢卿面前,并且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赵天麟的手腕。

    灵芝是习武之人,手劲可不小,赵天麟直呼:“疼……给本王放手!”

    赵天麟疼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儿了,然而灵芝可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连松开一下都不曾。

    “谢卿,还不叫你的人住手,本王可是赵王,你想死吗!”赵天麟大声骂道。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了,赵天麟的狼狈样落入众人眼中,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赵天麟的脸色越发的挂不住了。随从小厮连忙朝谢卿行礼说道:“世子妃,还请先放开我家王爷,这么多人看着呢,您面上也不好看不是?”

    谢卿瞥了一眼那随从,这人她记得,是个圆滑的人,懂得什么场合说什么话。

    “灵芝。”谢卿低声轻唤,灵芝这才放开了赵天麟。

    赵天麟一解脱,立刻朝谢卿骂道:“谢卿,你好大的胆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