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75章 看不惯又干不掉
    刚才还哭着喊疼呢,灵芝一放手,赵天麟就立刻变了硬气了。谢卿看着赵天麟的神情变化之快,忍不住感慨:“赵王殿下这变脸的绝技是从何处学来的?”

    前后变化之快,连谢卿都没有料到。

    想起方才的窘迫之态,赵天麟瞬间脸色涨得绯红,尤其周围还聚集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他方才的模样,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谢卿!我不会放过你的!”赵天麟气极了,都不自称本王了。

    谢卿婉转一笑,“赵王殿下好大的威风啊,对妇孺动手。”

    周围已经有不少好事者围了上来,纷纷将目光落在赵天麟身上,一个大男人当街对妇人和小孩动手,也着实说不过去。

    倘若赵天麟还要动手,只怕他这个朝臣雅称的贤王就该易名了。

    赵天麟气的脸色发青:“谢卿,你是故意激怒本王的吧!”

    在赵天麟看来,一切的过错都是谢卿,谢卿这个女子诡计多端,她一定是故意的。

    谢卿嗤笑一声,道:“赵王殿下你莫不是失心疯了不成?你四肢健全,头脑清晰,本世子妃不过与你说了三句话,你就被激怒了?赵王殿下是在说你自己沉不住气,易爆易怒?”

    若是平常人如这般一点就着,顶多说此人性情暴躁,不太讨人喜欢罢了,但是赵天麟却不行,他一贯是亲和温润的形象,他是万万不会承认自己性情暴躁的。

    “你……”赵天麟无言以对,青着一张脸,横眉冷对看着谢卿。

    谢卿眉梢微挑,面上挂着得体的淡笑,实际上这笑容里满满都是讽刺,她今日才发现原来赵天麟本质上也是个性情暴躁之人。表里不一,那么他表面上的温润儒雅都是装出来的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前的她到底是有多眼瞎啊,没一样是看准了的。

    “谢卿,你别以为你勾引云世子,成了镇南王世子妃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赵天麟大声骂道。

    赵天麟知道论口才他是说不过谢卿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云芷絮说的话大声骂出来,他就不信还治不了谢卿了。

    谢卿即便是嫁给了云锦,但是她靠勾引云锦才嫁进云家,这也是会被人诟病的,赵天麟故意大声说出来,就是要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从此让谢卿不管走到哪儿,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谢卿脸色微冷,一双明眸怒目对上赵天麟,很好,她还真是低估了对方的无耻。

    “勾引?这话是云芷絮对你说的吧?”谢卿的声音低沉,但是却能清晰地落入众人耳中。

    一提到云芷絮,赵天麟更没好脸色了,指着谢卿骂道:“你还有脸提絮儿,若不是你撺掇云锦,在他面前说三道四,云锦又怎么会将自己的亲妹妹逐出家门。”

    “谢卿,你真是好本事,但是本王提醒你,举头三尺有神明,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赵天麟理直气壮地说道。

    果然,他说了这话后,周遭的人纷纷将目光落在谢卿身上,议论声时不时传过来。

    “不会吧,真有这样的蛇蝎女子。”

    “谁家要是娶了这样的女子,简直就是家门不幸啊。”

    “云家小姐真可怜,怎么会摊上这样的嫂子呢。”

    ……

    听着这些难听的议论声,赵天麟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他就知道谢卿会倒霉,从此后,她的名声铁定会臭掉。

    简宁小包子连忙朝周遭的人说道:“不是的,卿姐姐是好人,卿姐姐是最好的人,他才算是坏人!”

    简宁小包子的手指指着赵天麟,赵天麟顿时黑了脸,这个小屁孩儿真是讨厌。

    “谢卿,你倒是惯会蛊惑人心啊,连小孩子都被你利用!”赵天麟大声说道,生怕旁人听不见。

    谢卿将简宁小包子拉到身后,温声说道:“小宁,离他远点,免得他伤到你。”

    一句话让众人想起了方才赵天麟可不就是气冲冲地朝这个小孩子发火的嘛,那狰狞的面目,好像要将这小孩子给吃了似的。

    谢卿抬眸看向赵天麟,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道:“赵王殿下何时说话也这般拿腔拿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长舌妇在说话呢。容本世子妃提醒一下赵王殿下,承蒙太后赐婚,谢卿才得以嫁给世子,勾引一词谢卿万万承受不起。至于你听谁说的,赵王殿下如果长了脑子就该知道这话是真是假。”

    换句话说,赵天麟居然说她勾引云锦,简直就是说话不经大脑思考,或者他压根就没长脑子。

    “你……”

    赵天麟瞪圆了眼睛,刚说出口一个字,却又听谢卿说道:“至于赵王殿下所说的报应……”

    谢卿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天麟,一字一句地说道:“报应这种东西赵王殿下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大庭广众之下,你休要胡说!”不知为何,赵天麟对上谢卿明亮的双眸,没由来的心头一慌,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谢卿冷笑道:“是谁为了一己之私,诬陷有功之臣,又是谁在大婚之日屠戮人家全家,血染喜堂,赵王殿下可都还记得?”

    她永远都记得那一日,所以她恨透了赵天麟。

    赵天麟脸色一白,眼里闪过一丝慌忙,疾声说道:“你胡说,你胡说八道!”

    又匆忙朝周遭的人辩解:“她胡说的,你们不要信她的!”

    谢卿将肩头被风吹乱的发丝拂开,扬唇说道:“赵王殿下,这是明摆着的事实,简大人在靖州劳心劳力,却从不贪图功劳,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做的,你为了将自己洗干净,朝简大人身上泼脏水,如今事情败落,你心头有火,居然对简大人的儿子发火,赵王殿下,恕我直言,别的不说,就说你这心胸就够狭窄的。”

    赵天麟脸色一变,目光落在简宁小包子身上,这个小孩子是简大人的儿子?

    天知道,他哪里知道这个小屁孩儿是简大人的儿子,虽然他见过,但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他可没下意识地去记。

    简宁小包子抬起头来,撅着嘴瞪着赵天麟:“大坏蛋,就是你害我父亲的!”

    一时间,好事者纷纷又朝赵天麟投去鄙夷的目光,这都什么人啊,诬陷大人,如今连小孩子都放过。

    “至于那血染的喜堂……”谢卿的语气冰冷,“午夜梦回,你可遇到冤魂回来索命……”

    赵天麟脸色白如纸,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你胡说,李穆通敌叛国,本王没有污蔑他。”

    谢卿冷冷地说道:“那些罪证疑点重重,陛下都下旨重查李家的案子了,而且本世子妃记得当时赵王殿下也在场吧。”

    语气里满满都是讽刺,“赵王殿下,自欺欺人可并不好玩。”

    一年前丞相府满门被抄,李家小姐出嫁当日,新郎官连喜服都没来得及脱下,就直接持剑拿下了李家满门,血染喜堂,这事儿京城里几乎是家喻户晓。

    永庆帝虽然颁布了圣旨,令大理寺卿重新审查此案,但是大理寺卿是个圆滑之人,圣旨并非是皇榜昭告,不过就是下旨给大理寺,大理寺卿明了陛下并非是真心实意要为李穆翻案,因而不过就是做做样子,因而李穆案子正在重审一事并未在宣扬出来,很多人都不知道。

    今日,赵天麟正好撞上来,谢卿就趁机宣扬出来,这里是闹市,好事者众多,过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传开了。

    “谢卿……”赵天麟气的咬牙切齿。

    他的无力反驳落在众人眼中,那就是默认了,这么说来,李穆的案子真的是可能是冤枉的。

    谢卿眉梢微微上挑,赵天麟生气也没用,今日是他自找的。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说出事实来有这么难么!”谢卿的语气淡淡的。

    然后谢卿蹲下身去,摸了摸简宁小包总你的头,温声笑道:“小宁,方才卿姐姐在上面都看到了,虽说你不是故意撞上去的,但是你的糖人弄脏了他的衣服,你去给他道个歉,你是一个有教养的孩子,不能失了自己的礼仪风度。”

    简宁小包子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走了两步,朝赵天麟躬身行了一礼,“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衣服。”

    赵天麟气的心口疼,瞪了谢卿一眼,这女人肯定是故意的,一开始怎么不说让这小屁孩来道歉,只要他先道歉,不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谢卿扬眉微微一笑,没错,她就是故意的,方才她正好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简宁和赵天麟都没仔细看路,这才撞到一起,可是赵天麟就像是吃了呛药似的,一上来就对着简宁小包子一通吼。

    简宁叫谢卿一声姐姐,她当然要给赵天麟点教训看看,她就是故意的。

    就是要他气的呕血,但是又无言以对,就喜欢你看不惯,但是又干不掉的样子。

    “我弄脏了您的衣服是我不对,要不然我赔您一件吧。”简宁小包子想起父亲的教导,不要欠别人的,如果对方是你不喜欢的人,那就更加不要欠别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