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84章 帝王之疑
    永庆帝到了寿康宫,最先入目的不是赵天祁,而是云锦。

    云锦与谢卿坐在太后左手边,而赵天祁则是坐在太后右手边。

    “参见陛下。”云锦和谢卿纷纷向永庆帝行礼。

    永庆帝的眼睛微眯,赵天祁绝不是今日才到京城,这么巧,赵天祁进宫,云锦和谢卿都在,赵天祁和镇南王府难道背地里一直都有联系?

    “平身。”转眼间,永庆帝已经想了很多了。

    赵天祁起身,朝永庆帝拱手一拜:“侄儿见过皇叔。”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赵天祁身上,只见他一袭玄色衣衫,言行举止间莫不流露出高贵与沉稳,十足的皇家子弟风范。

    这就是先帝的儿子,先帝去世的早,留下来的儿子就只有一个赵天祁,反观永庆帝膝下儿子都是不少,可是只一眼,永庆帝都不得不承认,先帝的独子赵天祁胜过他所有的儿子。

    一时间,永庆帝心中五味杂陈,他的儿子长于皇宫,自幼有太傅教导,可是拿得出手的却只有那么两个,而且各有缺点,难当大任。

    太后见永庆帝迟迟没有反应,连忙出声提醒道:“皇帝,天祁在跟你打招呼呢,你还愣着干什么。”

    永庆帝这才回过神来,微微晃了晃头,他怎么走神了?

    目光再次落在赵天祁身上,只见他一直拱手做行礼姿态,身形稳健,面色从容,说不出的高雅。

    “想是侄儿久不曾拜见皇叔,皇叔都不认得侄儿了。”赵天祁淡笑道。

    永庆帝亲手将他扶起,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道:“你是天祁?算起来都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了,朕的确都认不出来了。”

    “皇叔,正是天祁。”赵天祁笑了笑。

    “天祁,你不是在外游历吗?怎么今日终于想起来回来了?”永庆帝语气里微带着责问,但是却只会让人觉得是长辈责问晚辈,为何离家多年,如今才归来。

    太后接过话去,道:“是啊,天祁,你在外这么多年,音信全无,哀家都以为临死了都见不着你的面儿。”

    虽然在所有的晚辈中,太后最疼爱的是云锦,但是赵天祁是先帝的独子,先帝去的早,太后对于先帝的这根独苗是有真感情的。

    赵天祁连忙朝太后俯身一拜:“孙儿知错,还请皇祖母责罚。”

    言语中丝毫没有提及这些年他到底都做了什么,永庆帝的眼神中微微透露出几分审视的意味来。

    “天祁,你要是知错,以后就别再离开皇祖母了,皇祖母年纪大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入土了。”太后神色有些哀戚。

    “皇祖母定会长命百岁的。”赵天祁温声说道。

    太后板着脸说道:“少拿这些话来唬哀家,哀家的身体哀家清楚。”

    “天祁,哀家记得你今年也二十六了吧,你看看锦儿比你还几岁,都已经成亲了,你也要抓紧,就在京城里选一个姑娘,成亲然后安定下来。”

    转眼间,太后都已经想好了,让赵天祁娶妻生子,这样他就能定居在京城了。

    赵天祁微微一笑,道:“皇祖母,孙儿已经成亲了,今日特意回来,就是请求在族谱上加上孙儿妻子的名字。”

    “已经成亲了?”太后大惊,“这……”

    永庆帝正色说道:“天祁,这成亲是大事,怎么能私下里就办了呢?”

    “是哪家的姑娘?天祁,你可是先帝的儿子,你的正妃身份可不能低了。”太后补充了一句。

    赵天祁笑道:“请皇祖母和皇叔稍后。”

    不多时,只见赵天祁牵着孟飞燕的手走了进来,双双跪下,“孙儿携妻子孟氏拜见皇祖母、拜见皇叔。”

    这一礼不同于方才的俯身一拜,这一礼行的是跪拜之礼。

    太后眉头微微皱起:“看着眼生,好像不是京城里的姑娘吧?”

    赵天祁答道:“皇祖母慧眼,孟氏出自淮阳。”

    “淮阳,孟氏?”永庆帝问道,“书香世家的淮阳孟氏?”

    淮阳孟氏历来以教书育人传世,很多有名的文人都是在淮阳孟氏那里受过教的,其中既有永庆帝最熟悉的人——李穆。

    李穆不仅在淮阳孟氏求学,后来更是去了自己的师妹孟氏为妻,只是孟氏红颜薄命,早早的去了,淮阳与京城相去甚远,两家才断了来往。

    但是这么巧,赵天祁娶的妻子也是淮阳孟氏之女?

    显然,永庆帝是不相信的。

    “正是。”赵天祁答道,“皇祖母、皇叔,天祁与孟氏是在淮阳成的亲,婚礼虽然没有在京城举行,但也是由淮阳族中长辈作证,三书六礼皆是齐全,所以还请皇叔将孟氏的名字添在族谱上。”

    三书六礼,又有淮阳族中长辈为证,那就是说这不是无媒苟合,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太后面色有些不悦:“天祁,你是一国王爷,将来……你的婚事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谢卿从头到尾都是在悄悄关注着永庆帝的神色的,她尤其注意到,当太后说到将来二字时,永庆帝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果然,永庆帝对赵天祁这个侄儿防备很深啊。

    “皇祖母,按照规矩,孙儿的婚事应该是回京,请皇家长辈帮着操办,但是孙儿听闻靖州两地之灾,若是孙儿成婚,必定花销不少,孙儿这么多年游历在外,未曾为大越做过什么,却要在大越百姓受苦受难之时,铺张浪费,孙儿心头过意不去,所以索性在淮阳办了婚礼,一切从简。”

    永庆帝的脸色一僵,从方才的话里,他只听到了一个意思,赵天祁多年在外,未曾在朝堂游走。

    心中暗暗琢磨,赵天祁这一次回来果然是为了皇位来的。

    太后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天祁,你是一国王爷,你成亲哪里来的铺张浪费之说,你成亲也不让哀家知道,不声不响就娶了孟氏女,你……”

    最后,太后的话都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太后不喜欢孟氏,赵天祁都已经成了亲她才知道,最重要的是,太后认为孟氏女的身份低了。

    谢卿打趣儿道:“太后,祁王殿下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太后您就别计较这些了,祁王殿下还在底下跪着呢。”

    太后的目光落在底下跪着的人身上,准确的说是孟飞燕身上,只见此女静静地跪在那里,面色从容淡定,娴静如娇花照水,好似一副美丽的仕女图。

    “都起来吧,孟氏,你到哀家跟前来,让哀家仔细瞧瞧。”

    “多谢皇祖母。”赵天祁与孟飞燕道了谢,孟飞燕方才缓缓走上前来,步伐不似京城中贵族女子那般盈盈作细步,但是步履轻盈,端庄典雅之感浓浓。

    “臣妾见过太后。”孟飞燕朝太后盈盈一拜。

    太后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般,孟飞燕容颜清秀大方,少了几分娇媚之美,多了几分端庄娴淑。举手投足间皆无任何失礼。

    心中暗自思量,是个不错的女子,只是……

    “天祁,你既然娶了她,那就留着做侧妃,这正妃之位还是……”

    太后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天祁打断,“皇祖母,天祁娶孟氏的时候,就是娶妻,而非纳妾,皇祖母也不希望天祁出尔反尔吧?”

    “天祁!你的正妃怎可如此草率,这京城里的好姑娘多得是,你从中挑一个做正妃,这才是门当户对。”太后不悦地说道。

    书香世家又如何,还是当不得祁王正妃之位。

    “母后,今日天祁才刚回来,车马劳顿,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说吧,今日且先让天祁稍作休息。”永庆帝出来打圆场。

    说时,就已经吩咐宫人:“来人,将凌波殿收拾出来,让祁王殿下住下。”

    皇帝已经做了决定,太后眼下正气着,也就没有反对。赵天祁携孟飞燕行了一礼:“孙儿告退。”

    实际上,在这过程中,永庆帝将赵天祁和孟飞燕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两人皆是从容不迫,尤其是孟飞燕听到太后说许她侧妃之位,她依然神色不改,到底是有定力,还是这个孟氏有异。

    永庆帝且先将人支开,待查证之后,再做定论。

    “皇帝,你不能同意将孟氏记入族谱,祁王妃怎可这么草率。”太后说时就开始喘粗气儿了。

    谢卿连忙为她抚背顺气,一直没说话的云锦倒是开口了:“太后,您别着急,陛下会处理的。”

    云锦素来得太后喜欢,在他的安抚下,太后慢慢平复心绪。

    永庆帝抬眸,目光落在云锦身上:“今日云世子和世子妃怎么进宫来了?”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他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云锦淡笑着答道:“听闻皇祖母身体不适,云锦特意进宫来看望太后。”

    太后脸上总算是露出一丝笑容了,轻轻拍了拍谢卿的手背,道:“锦儿和卿儿都是好孩子。不过是宫人顺口说了一句,这两个孩子就来看哀家了,都是孝顺懂事的好孩子。”

    “比起天麟好太多了,哀家听闻天麟这些日子没少往长乐宫跑。”太后说起赵天麟来就沉了脸,实际上太后这是故意的,只因她知道了赵天麟上一次伙同叶成轩算计云锦的事情,太后一直没找着机会教训赵天麟,今日就趁机数落两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