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85章 名正言顺
    永庆帝黑了脸,太后数落他最宠爱的儿子,而且还拿赵天麟和云锦做对比,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母后,叶嫔病重,天麟不过就是去看了几次,生为人子,这是应尽的孝道。”

    太后脸色一沉:“叶嫔那是自作自受,你别想糊弄哀家,哀家都知道了,她那是自己弄伤的,还以死明志,这是做什么,以死相逼吗?”

    永庆帝眉头一皱:“母后这是听谁说的?”

    他明明封锁了消息,太后怎么会得知?

    目光落在太后身旁的云锦夫妇身上,难道是云锦?永庆帝心里很清楚,各大家族都在宫中有内应,镇南王府也不会例外。

    太后沉声说道:“皇帝你看他们俩做什么,先前柳妃小产一事在后宫闹得沸沸扬扬,你又下旨将叶氏贬为嫔,这么大的事情,难道就不许哀家打听打听?”

    “皇帝,哀家是老了,这后宫里又有皇后淑妃等人打理着,哀家也不太过问,可是哀家还没老糊涂呢,不过问并不代表哀家不知道!怎么?皇帝是在责怪哀家吗?”

    太后显然是动了怒,永庆帝连忙致歉:“儿臣不敢,母后请息怒。”

    太后轻叹一口气,道:“皇帝,不是哀家说你,你这次也太偏心了,天麟是你的孩子,柳妃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孩子了吗?”

    永庆帝脸色有些挂不住:“母后,儿臣还有折子要批,儿臣告退。”

    看着永庆帝离去的背影,太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哀家真不知道那个叶嫔有什么好的,陛下会如此宠爱她!”

    谢卿和云锦对视一眼,道:“太后,您似乎对叶嫔有些不悦?”

    永庆帝怀疑是云锦和谢卿在太后面前说了什么叶嫔的坏话,其实并不然,他们还真没说过。

    太后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哀家虽然不管事,但是皇帝对叶嫔的宠爱太甚了,倘若叶嫔是个知书达理的贤惠人也就罢了,可是她偏偏恃宠而骄,哀家能喜欢就对了。”

    说着,太后的目光又落在云锦身上,道:“锦儿,赵王和叶氏居然敢陷害你,好在是卿儿机警,倘若锦儿你有什么事,哀家非扒了叶氏的皮不可!”

    原来太后还记挂着赵王和叶成轩设计陷害云锦的事情呢。太后是个记仇的人,她可是一直没有忘记,叶氏是怎么欺负云锦的,对,没错,在太后看来,这就是欺负。

    又反过来夸谢卿:“卿儿,你是个好孩子,机警聪慧,哀家当初给你和锦儿赐婚,真是明智的决定。”

    太后眼下对谢卿是一百个满意,她从前还觉得谢卿身份低了,到底配不上云锦,可是从谢卿的表现来看,这门婚事正好。

    在太后看来,云锦身体弱,需要人保护,而谢卿将云锦保护的很好。

    “不过天祁,他怎么不声不响地就娶了妻呢?”太后眉头微微皱起。

    谢卿笑道:“太后,卿儿倒是听闻淮阳孟氏一族多教书育人,很多才子都曾在孟氏受教,这样家族教养出来的女子,日后在教养子女上想必也极为出众。也许祁王殿下就是看重这一点吧。”

    太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娶妻娶贤,也是这个道理……”

    云锦和谢卿又陪着太后坐了一会儿,太后年事已高,久坐一会儿就有些疲累了,云锦和谢卿就主动告辞了。

    两人刚走出太后寝宫,迎面就遇上赵天祁和孟飞燕。

    赵天祁与孟飞燕朝他们拱手一拜:“多谢云世子、世子妃。”

    今日云锦和谢卿为何进宫,还不是为了给他们说项。赵天祁要给孟飞燕名分,太后那里很是关键,而太后最喜欢的晚辈就是云锦,所以两人今日进宫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孟飞燕说好话的。

    云锦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接下来就看祁王殿下自己的了。”

    太后那里已经有松动了,但是还有永庆帝那边,若是永庆帝不同意,卡着不放,那孟飞燕依然是名不正言不顺。

    赵天祁温声一笑,道:“本王明白,有劳世子了。”

    ……

    御书房

    永庆帝脸色阴沉的厉害,“孟氏的父亲是李穆发妻的兄长,好啊,这么多年,果然是李穆在暗中扶持祁王!”

    高公公跪在地上,大气儿都不敢出。这一次,永庆帝是真正动怒了。

    “李穆,朕待你不薄,可是你却扶持先帝的儿子,你如何对得起朕啊!”永庆帝咬牙切齿地说道。

    高公公心道,可是陛下您也要了李穆的命啊,不止李穆,还有李家满门,连李穆唯一的女儿也没放过啊,倘若当初李云卿已经出嫁,祸不及出嫁女,也能保住性命,可是陛下偏偏选在李云卿出嫁当日动手,不可谓不狠啊。

    当然,这话也就在心里说说,嘴上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祁王有没有拉拢朝臣,和谁走得近?镇南王府、工部简尚书可与他走得近?”永庆帝发了火,又开始逐渐冷静下来。

    赵天祁想夺位,那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么多年,执掌大越王朝的人可是他这个皇帝,赵天祁即便是先帝的血脉又如何,他都消失十几年了。

    高公公摇了摇头,答道:“没有。祁王是前两日刚回京,没有雨任何朝臣有联系。”

    换句话说,什么也没有查到,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抹去了,高公公所查到的就是祁王两日前回京,然后谁也没见,直接就跑来宫里见太后了。

    永庆帝面皮绷的紧紧的,“他这些年都去了哪儿?他是不是一直都留在京城的?”

    这才是永庆帝最怀疑的事情,他怀疑赵天祁根本就没有外出游历,而是一直都在暗处,伺机而动,永庆帝膝下的皇子多数不成器,稍微有点出息的就只有赵天毅和赵天麟,而现在赵天麟失势,只剩一个赵天毅了,朝臣们又叫嚷着里太子,这个时候赵天祁出现,意欲何为?

    “奴才无能,查不到祁王殿下的行踪。”高公公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废物!”永庆帝气的将桌上的东西通通扫落。

    “陛下息怒。”高公公连忙跪着求道,头紧紧地贴着地面。

    周遭的空气安静地吓人,高公公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听见永庆帝的一声重重的叹息,高公公微微抬起头来,悄悄看去,只见永庆帝揉着眉心,显然他很头疼。

    高公公思忖片刻,起身走到永庆帝面前,为他按揉着头部太阳穴。

    “陛下,您别生气,这大越是陛下的江山,即便是祁王殿下,他也不得向您磕头,三呼万岁嘛。”

    永庆帝出气的声音很重,“祁王是先帝的儿子,他回来是做什么的,朕心里明镜儿似的,朕是皇帝,可是朕之后呢?皇帝就一定要是他吗?朕也有儿子啊!”

    永庆帝的皇位是先帝传给他的,没人质疑他该不该坐上皇位,但是当他百年之后,这皇位又该谁来坐?让祁王来坐吗?永庆帝心头不甘。

    祁王即便也是皇室血脉,但是又不是他的儿子,那是先帝的儿子,先帝既然已经将帝位传给他了,那他才是大越皇室的正统,祁王就只能算作是旁系。

    高公公劝道:“陛下您不必动怒,祁王殿下在朝政上没有建树,军营上更是不沾边,这一点陛下的皇子不是远远超过他嘛。”

    永庆帝闭眼沉思,许久,方才睁开双眼,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淮阳孟氏可有什么异常?”

    高公公摇了摇头,答道:“这倒是没有,淮阳孟氏一族做官的极少,历来都是教书育人,不过近年来,孟氏一族人丁不旺,也越发的没落了。”

    “哦?”永庆帝眼睛微眯。

    “祁王妃……”高公公连忙打嘴,赔笑道,“奴才说错了话,请陛下恕罪。孟氏的父母过世的早,更是家中的独女,连个兄弟姐妹也没有。”

    永庆帝扬唇轻笑,“你没说错话。”

    “祁王是朕的侄儿,他请求将孟氏记入族谱,朕这个做叔叔的,自然要成全他。”

    永庆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孟氏即便是和李穆有点什么亲戚关系又怎么样,母家不显,又没父兄支持,空有一个书香世家之女的名号,这样的女子做了祁王正妃哪里不好?

    不久,镇南王府就接到了帖子,祁王祁王妃回京,宫中举办宫宴,宗室朝臣都要来参加。

    谢卿莞尔一笑,道:“我还以为还要费些时日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

    因着孟飞燕和李穆的亲戚关系这一层,谢卿以为永庆帝那里还要麻烦一番呢,她还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

    云锦将手中的帖子放下,道:“祁王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他也别想上位了。”

    谢卿嫣然一笑,“不管怎么说,孟姐姐总算是名正言顺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大事。”

    孟飞燕可是她的表姐,她当然希望孟飞燕是名正言顺站在祁王身边的,但凡女子,无一不是希望名正言顺的。

    不过,这场宫宴,可不是什么洗尘宴,鸿门宴还差不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