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0章 流氓团灭
    张宽的右手持枪,左臂掉垂,疼的汗冒肉搐:“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陈鱼跃看了一眼张宽手中正儿八经的仿五四M20,这皮实耐用穿透力强大的手枪在华夏很受欢迎,当年叱咤风云的爆头哥就是用这手枪犯下的滔天大罪。

    众人见陈鱼跃沉默了,以为他这是害怕了,气势瞬间就膨胀了。

    一个胡茬凌乱的长毛有恃无恐的走向陈鱼跃,张狂的叫嚣着:“要钱是吧?老子先给你五万,你他妈好好数着!”

    话音刚落,长毛扬起巴掌使尽股肱之力抽向陈鱼跃!

    电光火石的瞬间,长毛一声惨叫,抱着自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外翻的右手腕重重跪在了地上!

    没有人看到陈鱼跃是何时出手的,长毛的手腕就被折断了,膝盖也被踢碎了!

    “开枪试试。”陈鱼跃挑衅的看着张宽。

    若是放在十年前,张宽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那时一无所有的他不怕鱼死网破。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公司,有沙场,有饭店,有钱了,他怕打不死陈鱼跃,陈鱼跃就会弄死他!

    “你别欺人太甚,别忘了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张宽的手指稍稍有些颤抖。

    “华夏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党和人民群众的,谁给你的胆子划地盘?”陈鱼跃迎着张宽走去。

    张宽脸色骤变,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别他妈逼我!”

    只见陈鱼跃身影一闪,快到张宽只看到一丝残影,紧张之下,张宽颤抖的手指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墙上挂着的“宁静致远”重重落地,表框的玻璃溅的到处都是。

    而陈鱼跃却毫发未损的站在了张宽面前,一招翻扣张宽手腕直接折肘,张宽手中握着的手枪被强行塞进了自己的嘴巴中,枪口的余温尚在!

    陈鱼跃的中指压在张宽扣动扳机的食指上,只要他稍稍发力,张宽就“吞枪自尽”了。

    死亡的威胁瞬间笼罩了张宽。

    “你老妈若知道你‘自杀’了会伤心吗?”陈鱼跃淡淡道:“为了二十多万丢条命,不值得。”

    现在陈鱼跃占尽了优势,枪上可没他一点指纹,真打死张宽肯定会被确定成自杀,吞枪自杀的案子和持枪杀人的案子压力明显有差距,个别担责的领导当然会选压力小的自杀案。

    张宽嘴里被塞了枪,不敢乱动,含糊不清的求饶:“吾卧沃……诶饿一黑……”

    老三作为最了解张宽的人,急忙在旁边翻译:“宽哥说‘他错了,给个机会’!大哥,我们服了,求你给个机会!”

    “夯洗啊刊!”张宽对老三道。

    “好,我马上就‘上去拿钱’,马上去!”老三迅速离开,他简直就是张宽肚子里的蛔虫啊,这都能听得懂!

    财务室的女人是张宽的情人之一,一听真要拿钱瞬间变脸,她可不相信有人敢在张宽的地盘上闹事,便跟着老三下来了解情况,见到枪都塞张宽嘴里了,这才赶紧上楼数钱。

    当老三用布兜拎着二十二万现金过来时,张宽下巴上已经全都是口水了。

    “老大,钱一分不少!”老三小心翼翼的把钱放在陈鱼跃面前的地上。

    陈鱼跃这才一脚把张宽踹飞,三五秒的功夫就把手里的仿五四彻底拆解了,他上前捡起地上的布兜,里面二十二叠钞票,整整齐齐。

    就在这时,屋外几辆汽车纷纷驶来,转眼间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陈鱼跃怼在门口的五菱之光也被堵住了。

    几辆车里呜呜泱泱跳下来几十号人,手里武器各式各样,木棍、钢管、铁锹、砍刀样样俱全!

    “操!谁他妈敢来这里整事儿!”带头的是个赤膊的光头,脖子里的金项链有手指头那么粗!胸口纹了个龙头,红色点睛,显得格外骇人,结实的胸大肌和六块腹肌肆无忌惮的炫耀着他的强壮。

    随后,众小弟就在金链纹龙男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陈鱼跃看着外面气势汹汹的众人,嘴角微微扬起,他很清楚如何对付这些混社会的流氓地痞,三拳两脚抽个巴掌绝不足以平事儿,要想让对手永远都规规矩矩的,只能给他打黏了,才能让他心服口服!

    几十号人涌入院中,纹龙男气势汹汹的冲进屋里吼了一声:“宽哥,我没来晚吧!”

    张宽见援兵到了,终于有了一丝底气:“没来晚。”

    “你小子是什么东西,竟来这里撒野!不想混了是吧?”纹龙男指着陈鱼跃怒骂一声,对于敢跟张宽叫板的人,他绝不轻饶!

    五年前他在东北犯下要案逃到天海,张宽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拉了他一把,他就留在张宽身边卖命,无论是讨高利贷,还是守沙场抢工地,他都给张宽立下过汗马功劳,后来张宽开了个饭店,沙场就全权交给他打理了。

    陈鱼跃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叫嚣,把装钱的布兜系好口,然后在手上绕了一圈握紧。

    “操尼玛!老子给你说话呢!”纹龙男当场发飙,夺下身后一个小弟手中的镐把,大步上前抡圆了就往陈鱼跃脸上砸去!

    陈鱼跃侧身一闪,镐把狠狠的楔在了张宽的办公桌上!

    此时陈鱼跃手中已经掠起地上又一根弯曲的钢管,顺势将钢管狠狠挥出去,正砸在纹龙男的小腿迎面骨上,只听咔吧一声,纹龙男嚎叫一声就抱着小腿倒了下去,紧跟着陈鱼跃一记闷棍又狠狠砸在他背上,这货顿时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碎掉了!

    一个冲动的小弟挥起铁锹就要报仇,结果被陈鱼跃一棍砸在手腕,铁锹脱手而飞,疼的满地打滚!

    随后,陈鱼跃将钢管一丢,抓住纹龙哥的后衣领猛拎起来,铁锤般的拳头一记勾拳狠狠掏在了纹龙男小腹!一拳就把六块腹肌的纹龙男掏成了虾米!

    纹龙男疼的蜷缩着翻倒在地,满头冷汗嘴角溢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张宽,既然你想玩儿,那就不怪我了。”陈鱼跃弯腰捡起仅剩的一根弯曲钢管。

    这下,张宽彻底慌了神了,指着陈鱼跃嘶吼着:“给老子弄死他!”

    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前仆后继的冲向陈鱼跃,不是被一脚踹飞就是被一棍敲趴下!

    三分钟后,战斗结束。

    办公室里一片狼藉,玻璃制品和瓷制品碎的满地都是,办公桌和沙发上都横七竖八的躺着人,几个没来得及进屋参战的小子早就已经丢了手里的铁锹和砍刀逃跑了……

    陈鱼跃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抽了两口,这才踹了踹地上奄奄一息的张宽:“伤好了继续玩儿?”

    “不……不玩了……”张宽有气无力的说出三个字,此刻他浑身皮肉都被陈鱼跃一棍一棍的打黏了,这伤比起王勇的伤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鱼跃笑了笑:“没事儿,我有的是时间,随时奉陪。”

    张宽的眼睛肿的几乎张不开,说话也肺疼到几乎撕裂,只能在地上轻微的摇着头。

    陈鱼跃丢掉烟头用脚捻灭,大步流星的走出惨绝人寰的办公室。

    门口,一辆华晨小海狮微面堵住了陈鱼跃的五菱之光,陈鱼跃上前就是一脚,车身下凹一个大坑,硬被陈鱼跃踹的侧移了数米!

    陈鱼跃上车后把装钱的布兜扔到副驾驶座上,倒挡将车退出车群的包围,然后便掉头迅速离开。

    屋内,老三躺在地上,气若游丝道:“宽哥……要不要报警……”

    “报警太便宜他了!”纹龙男疼的龇牙咧嘴道:“绝对不能轻易饶了他!”

    张宽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他现在需要的是给急救中心打电话。

    纹龙男强忍着疼痛翻过身:“宽哥……我这就给张厚打电话,他回来肯定能给我们报仇!非弄死那个王八蛋!”

    “闭嘴……”张宽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叫救护车,马上!”

    老三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有气无力道:“商贸中心广财投资,有人受伤……救护车有多少来多少。”

    =======

    ps;关于更新,先给大家个保底,没有不可抗拒的特殊情况下,笔仙保证每日早7点,晚17点的两次更新,并且根据码子的顺畅程度适当和存稿箱的数量适当加更,因为笔仙打算给女儿生个弟弟妹妹做伴,所以今年会以身体为主,保证正常更新速度的基础下,希望多给自己一些时间休养生息,毕竟码子是个很废身体的活,笔仙码子七年,今年三十,真的浑身职业病了,什么颈椎、肩周、腰椎等等病痛非常折磨人,有了孩子之后真心不敢拿命拼了,一天写两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每月二十万字左右还是可以保证的。

    再次拜谢慢慢回归的读者兄弟,希望这本书能陪你们打发一些无聊时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