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57章 车站惯偷
    半小时后,陈鱼跃把程腾飞送到高铁站进站处,两人客套了几句便挥手道别了。

    陈鱼跃缓缓将车开向一个视野舒服的地方准备观察人群。

    车站这种地方一直都是鱼龙混杂之所,是各种惯偷最喜欢的地方。

    虽然现如今车站的安保工作远比十几年前强大太多,可是小偷这种职业一样是防不胜防,依然存在,只是没有那么猖獗那么繁多了,没组织了,更多是零星的流动作案,这样不容易被车站的公安安保人员抓捕。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形容车站的惯偷绝对合适。

    陈鱼跃停车还没多久便已经看出了一个行为鬼祟的小孩,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还有一些尚未脱干净的稚气。

    但就是这稚气未脱的孩子身上,却有一股无比老道的特殊气质,以及那种常年混在社会上的惯偷才会有的淡定。

    陈鱼跃观察了一会儿,那小孩两次都失手了,现在的人也都注意了。

    很快,这小孩又盯上一个女孩,女孩正打着电话,时不时的对着电话发嗲,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周围环境上。

    这小孩动作很快,插身而过的瞬间就干净利索的将女孩随身小包内的钱包夹了出来。

    小孩得手之后,便低着头迅速往陈鱼跃停车的地方走来,陈鱼跃停车的地方视野好,在这里可以观察大局。

    “砰——!”

    陈鱼跃突然打开车门,偷钱包的小孩低头没注意,一脑袋就撞了上去。

    “你他妈不长眼啊……”小孩抬头就骂,但一见陈鱼跃的眼神有些凶,便把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

    “谁没长眼?”陈鱼跃双眼一瞪,这小孩摆手就跑。

    随后陈鱼跃锁车径直走向了那个被偷钱包的女孩,女孩现在还打着电话呢,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钱包在挎包里被偷走了。

    陈鱼跃途径女孩身边的时候,顺势将手中的钱包塞了回去。

    当陈鱼跃随便逛了逛返回汽车旁边的时候,那小孩不知道在哪搞了块石头拿着,正站在陈鱼跃的车后。

    陈鱼跃一出现,小孩就开口骂了起来:“你他妈还讲不讲江湖规矩!同行刚‘开张’的东西你就给顺走了!我告诉你,你若不还给我,我现在马上就拍烂你的车玻璃!我可是有未成年人保护法!”

    刚才陈鱼跃开车门故意碰小孩的时候,小孩紧张的迅速将钱包塞进后口袋,而陈鱼跃则趁小孩心慌离开的机会顺出来还给了那打电话的女孩。

    “谁跟你是同行了?”陈鱼跃瞪眼道:“你拍一个试试,看我会不会敲断你手指头,试试你的保护法现在能不能保护你。”

    小孩被陈鱼跃恐吓,多少都有点心慌,但却仍然咬牙坚持:“你唬我?行……你行!有种的你给我等着。”

    “恩。”陈鱼跃点点头:“小子,学点好,别那么游手好闲,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偷,我真敲断你的手。”

    小孩恼羞成怒的把手里的石头扔掉,转身就走了。

    陈鱼跃现在没工夫教育失足少年,这种事情还是应该交给孩子自己的父母去处理,如果当父母的连最基本的道德都没办法教育孩子,真的是不应该生。

    不负责任的人就不配当爹妈。

    小孩离开之后,陈鱼跃继续观察车站的情况,但是事情却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整个车站广场上,他几乎没看出可疑的人。

    但没过多久,刚偷钱包的小孩居然再次回来了!

    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单枪匹马,而是带来了三个流里流气的男青年!

    “远哥!就是这孙子!我刚得手,这孙子就给我顺走了!”小孩怒气冲冲的道,随后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陈鱼跃:“车站东西南北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陈鱼跃还真头疼,这种地痞小混混怎么就那么多呢。

    那叫远哥的很有气势,一副人狠话不多的样子:“混哪的?”

    陈鱼跃压根就没理他,指着那小孩的鼻子道:“你才多大你就不学好,整天跟着这种人混能有什么出息?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混古惑仔呢?”

    小孩见陈鱼跃不害怕,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远哥。

    只听远哥咬牙切齿的提高了声音:“我他妈跟你说话呢!”

    随后,远哥一挥手,示意身旁两个人直接动手!

    然而陈鱼跃出手的速度可比他带来的两个兄弟快多了,拳头犹如箭矢般突然出现在远哥面前,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远哥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口鼻全都是血,满脸都花了。

    另外两个青年当场傻眼,可陈鱼跃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一把一个抓住狠狠拍撞在一起,两人顿时昏迷,像两滩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

    “你。”陈鱼跃指了指已经快吓尿的小孩道:“过来。”

    小孩哪还敢反抗,乖乖走到陈鱼跃身旁,一言不发等待被打。

    “叫什么。”陈鱼跃却并没动手的意思。

    “陈冬。”

    陈鱼跃愣住了一下:“我也姓陈。”

    小孩小心的抬起头看了陈鱼跃一眼,见陈鱼跃没有动手打他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

    陈鱼跃掏出手机,既然都姓陈,他决定多管一次闲事:“你家里人电话。”

    “什么?”陈冬愣了一下。

    “我说,告诉我你爸电话号码,或者是你妈电话号码。”陈鱼跃不耐烦的晃了晃手机:“我要和他们谈谈,让他们来接你。”

    陈冬的嘴里发出一声不屑:“死了。”

    陈鱼跃无语,伸手敲了敲陈冬的脑袋:“你这叫什么孩子啊!有这么诅咒自己爸妈的吗!”

    “我没诅咒啊,死了就是死了。”陈冬一脸无辜,脑袋被敲的生疼,陈鱼跃的手指头跟铁棍似的!

    陈鱼跃怔了一下,孩子撒谎是很容易看出来的,陈冬显然没有骗他,所以陈鱼跃的声音也平静了很多:“怎么死的。”

    “早就死了。”陈冬一点悲伤的意思都没有。

    陈鱼跃没说话。

    陈冬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五年前,我爸因为赌博欠下高利贷,因为没钱还,我妈就被人带走去一个会所当陪酒了……一年后我妈就死在那会所了,吸毒过量……我妈死了之后,我爸喝酒喝多了,在路上给别人耍酒疯,被人挑了脚筋废了,废了之后就每天喝酒,然后把自己喝死了。”

    随后,陈冬觉得陈鱼跃不信,又解释道:“医生说他是因为喝酒前服用过含有左氧氟的药物才死的。”

    陈冬还是个孩子,所以对医生的话没什么怀疑,即便是他不知道原因。

    陈鱼跃相信他没有说谎,服用抗生素期间喝酒是很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头孢类,甲硝唑,替硝唑。尤其是呋喃唑酮,左氧氟,绝对不能喝酒,否则会出现双硫仑样反应,心跳抑制,发生猝死,绝不是危言耸听。

    当然,就陈冬说的他这个父亲每天酗酒度日,即便这次不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你家里没有其他人?”陈鱼跃问道。

    陈冬摇摇头:“没有啊,我出生之后就没见过其他家人,我爸我妈好像都只是一个人。”

    “那你就自己活着?”陈鱼跃看了一眼高铁站:“在这里,靠偷?”

    陈冬不屑的哼了一声:“不然呢?大哥,我那时候才十多岁,就算我想找个正儿八经的地方工作,但他妈国家有规定,没有人敢雇佣我这个童工啊!我也去过一些敢雇我的娱乐场所打过工,那些地方有些死变态,对我这种十几岁的男孩感兴趣的老男人你见过吗?我见过!所以我想活着,不恶心的活着,就只能靠我自己。”

    陈鱼跃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你打算这辈子就这样活着?”

    “过了年我就十六了。”陈冬道:“那时候我就不是童工了。”

    “行。”陈鱼跃拍了拍陈冬的肩膀:“那这样,过年之前我给你找个地方待着,包吃包住,一切我负责,你可以继续游手好闲,也可以选择看看书学学习。”

    陈冬愣了一下。

    “过年之后,你若想打工,可以自己去找,需要帮助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安排。”陈鱼跃道:“如果你不想打工想上学,我也可以帮你安排地方学习。”

    陈冬彻底愣住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陌生人为何要这样对他。

    陈鱼跃见他一脸狐疑,微微一笑:“你放心,我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的变态,就是觉得同姓,心情好。”

    “我可什么都不能帮你做。”陈冬摇摇头,这几年的社会阅历让他知道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那就是人若没有利用价值,就不会被任何人放在眼里。

    “我也没让你做什么,我就是不想让车站的旅客再被你偷钱了。”陈鱼跃瞪眼道:“这个理由可以吧?”

    陈冬苦笑道:“就算我不来偷,一样有人来偷。”

    “那行,你若想跟我混,就把这一带的惯偷名单给我列举一份,就当是你的价值吧。”陈鱼跃笑了笑,他只要把名单交给苏晴,这些家伙就一个也跑不掉了。

    陈冬半信半疑道:“真的?”

    “真的。”陈鱼跃点点头。

    这时候,被陈鱼跃一拳放倒的远哥终于清醒了,但他刚哎呦一声撑地坐起,就被陈鱼跃紧跟而来的一脚再次踹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