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146章 你个怂货,离个婚都磨磨唧唧
    左盼目送他下楼,她就觉得奇怪,这墨一临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不允许迟御和他一起经营这夜总会,可是迟御可比她有生意头脑。她现在这个名声,这么臭,哪有半点好处。

    这份文件先放在办公室里,隔了半个小时她才下去。

    下面夏天还在等着她。

    “左小姐。”

    “嗯。”

    左盼上车,回家。

    很久没有欣赏过都市的黄昏,好久了,窗户半开,左盼边走边看。

    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阳光以北,这个时间,凌小希已经去工作,家里没有人。

    她进去,一切还是以往的样子,就是在桌子上有一个奖杯,那是凌小希去临市比赛拿回来的奖。

    她这个女人,是没有办法低调的,本身就是锋芒的人,她们两人的身上有很多相同之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三观相同。

    所以这么多年,关系一天比一天好。口渴了,想去冰箱找点吃的,打开冰箱一看,哟,居然有这么多菜。

    不对啊……

    凌小希这个女人,十指不沾阳春水,标准的千金大小姐,她这辈子估计都没有进过菜市场,她怎么可能会买菜。

    正在这时候有敲门声,她从猫眼上一看,嗯,有点意外。

    开门。

    门外的人看到她,也是有几分错愕,“花老板。

    左盼看着他,一身金贵的西装,刚刚开车过来,头发吹的有几分凌乱,俊美而沉稳。

    “迟大公子,你……来找小希?”

    “嗯。”迟之谦进来,很熟练的换鞋,看这样子,来的有好几次了。

    “冰箱的菜是你买的?”

    “嗯。”

    “你想追她?”

    “嗯。”

    左盼呶呶嘴,明白了,啧。迟之谦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我想去洗个澡,花老板是出去,还是在这儿玩?”

    这……是不是喧宾夺主?

    “迟少爷,这房子有我一般的房产,我也是主人。”你要赶我走?你还要在这里洗澡?

    “所以呢?”

    “……”

    姓迟的是不是都是这么厚脸皮。

    “不然你就帮忙去厨房洗菜,我做饭。”说完进去。

    左盼,“……”她挑了挑眉,这男人真是……无法形容啊。

    慢着!

    做饭,有了。

    左盼拿起了手机。

    ……

    迟之谦洗完澡出来换了一身衣服,深红色的运动服装,长袖长裤,这里都有他的衣服了。

    发展神速。

    头发湿漉漉的,那个样子从里面出来,也是气质卓然,有着成熟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他看到沙发上多了一个人,脚步一顿,“迟御,你来干什么?”

    “你不是要做饭,赶紧去。”

    迟之谦,“……”

    左盼悠哉的玩着自己的手机,迟御要她天天晚上做饭,基本上她也讨厌做饭,既然已经有人做了,那……她还费个什么劲劲儿。

    迟之谦把毛巾一丢,进厨房,嗯,左盼太给他面子了,就真的洗了几个菜叶!

    外面。

    迟御像老大爷一样的躺着,看着这小小的屋,真小,感觉就勉强伸的开腿罢了。

    他看着旁边的女人还在玩手机,于是就进屋晃了晃,有一个卧室门是禁闭着的,打开。

    一股香气扑来,和左盼身上的一模一样。有一个很大的梳妆台,上面的工具很齐全。

    他不由的想着以前的花弄影就是喜欢化很浓的妆,这些玩意儿真是功不可没。

    柜子里全是花弄影的衣服,都很奔放热情,所以五颜六色,还有许多内衣内裤,那个饱满的形状,他看着,脑子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某处一胀……

    这个女人确实很奇葩,卧室里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外面有声音。

    “你今天晚上不用上班?这个时间回来了?”

    是左盼的嗓音,很有辨识度,迟御懒得出去,直接躺到了床上,还有女人的香气。

    凌小希进来,脸上有些疲惫,“前几天感冒,于是今天就去把节目改成了录播,你怎么会来?嗯?谁在厨房?”

    凌小希放下包,鞋子一拖,打着赤脚就过去,左盼没有说话,看戏吧。

    凌小希打开厨房的门,里面的人还隐约带着洗澡过后的沐浴香味。一身酒红色的运动服,随着他洗菜的动作勾勒出了后背的肌肉,恍恍惚惚里,惊为天人。

    这种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在厨房里做饭的,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

    凌小希惊呆,“你……你在这儿干什么?”

    迟之谦过来,手上有水渍,不太方便出手,于是弯腰用下巴在她的额头碰了碰,“不烧了,去坐,一会儿吃饭。”

    “我是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还有,他怎么进来的!

    “昨天我说我过来和你平摊水电费,你说不行。”

    凌小希,“然后?”

    “你说你不同意平摊,让我全出。”

    “……”!!

    昨天她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知道个屁啊!

    感冒还没有完全的好,身体还很无力,她嗯没有那个精力和他打嘴炮。

    “不要打赤脚,快去。”迟之谦又补充。

    凌小希没有说话,目光往下一沉,很复杂。出去,依旧光着脚去了沙发,左盼笑意盈盈的去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凌小希喝了一口,头往后一靠,闭上眼睛,“男人真他妈的贱啊,他是不是把行李都搬过来了?”

    门口有他的鞋。

    “这我哪儿知道,不过刚刚他在你的卧室洗的澡,这个屋子只有两间房,我的屋子他不会进,你猜,他看中了谁的?”

    “操。”凌小希咒骂了一句,“老子还想保留几年我的贞操,还不想啪啪啪。”

    “啧,那就义正言辞的让他滚蛋。”

    凌小希笑了一下,谁也不知道她笑的是什么。

    “对了,你和迟御怎么样,你什么时候离婚?”

    左盼看了眼她的卧室,侧头,扶着脸颊,“不知道。”

    “你个怂货,离个婚都磨磨唧唧的,你又不喜欢他,他又不爱你,还在一起干啥。你那时候不是非墨一临不嫁?我看这人也不错。”

    左盼摸了摸鼻子,给凌小希一个眼神,要她别说……可凌小希正闭着眼睛呢。

    “年纪大了就很怀念我们在加州上学的时候,无忧无虑多好。你有墨一临过来给你吃饭,还有一个朗,我呢……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凌小希忽然睁开眼睛,一拍自己的大腿:“上个大学,我居然没有谈过恋爱,太他妈亏了!”

    左盼,“………放心,不会让你死而无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