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162章 给她一个机会,不好吗
    左盼微微一笑,看来是她想多了,还以为这小丫头的性取向有问题,现在看来,她就是这样的人,热情、可爱、大方、不拘小格。

    进电梯,到30楼,米尔兰这才想起什么大事来,小脸一苦:“左儿,你一定要稳住,不要发火。”

    “怎么了?”

    “反正你进去就知道了,她很难过很伤心,需要你。”米尔兰说完又欲 言又止,打开门,“总之,眉姐是爱你的。”

    眉姐?

    谁?

    什么意思?左盼没有懂。

    但还是进去了,高档小区,装修也是顶级的,客厅里没有人。

    米尔兰只能是最里面那个房间,示意左盼进去。

    左盼推开门到了房间,浓浓的一股烟味,很呛鼻。

    在浓浓的烟雾当中她看到了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吞云吐雾。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烟,烟灰缸里全是灰。

    美丽的女人就算是隔着雾,也看的出她五官的精致,孙眉是这样一个人。

    左盼为了不想让自己被呛死,去打开窗户,然后看到有净化器也一同打开。

    孙眉弹了弹烟灰,她一头卷发自然而下,蓬松式的乱,她的目光随着左盼的身影而移动,“你怎么会在这儿?”

    “不是你叫我过来吗?”左盼站在窗户边上,离她大概有三米远的距离,她并不想吸二手烟。

    孙眉苦笑了一下,她并没有叫做看过来,想来一定是米尔兰叫的,这丫头。

    “过来就过来了吧,我们也好久没有见了。”

    “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做什么?”

    孙眉站起来, 她的这个身形比前段时间在加州见到的要瘦很多,尤其是四肢。随着她走过来,身影在薄雾里面慢慢清晰,左盼才看到了她脸颊的凹陷。

    “生病了?”

    孙眉也正在窗户边上,与左盼面对面,她的眼睛里是笑着,苦苦的带着点无奈,还有一丝期待,“如果我告诉你我得了绝症,你会不会原谅我?然后叫我一声妈妈。”

    妈妈!

    隔了这么长的时间,十几年,左盼终于听到了这个称呼!

    有些可笑。

    当年她还是个小孩子,曾经跪在她的面前,求她不要丢下她。她去哪左盼就会跟着去了,在她和左良之间,左盼已经做出了选择,她要跟着自己的妈妈。

    苦也好,穷也好,都无所谓。

    可是呢,最后她还不是跑了,偷偷的跑了,把她丢给也根本不想要自己的父亲。

    如果不是这样,可能她会吃另外一种苦。但是绝对不会被左良和武迎月一起把她卖给一个有恋童p的恶心男人。

    心里哀戚,可嘴上还是问,“你得了什么绝症?”

    “你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就代表你不会原谅我了?”

    “孙女士,你生了我,并不是我的荣幸。如果一个母亲生了自己的孩子,不打算要不打算培养,那远远不如不要!这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就算是我原谅了你,你的良心能安吗?”

    孙眉低低的戚笑,泛着苍白颜色的手指扣着窗台,“如果是这样,那就不用问我得了什么病,回去吧。”

    孙眉转身又再次去了办公桌,顺手就摸出了一根烟,点着。

    左盼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往下一沉。她走过去,开口:“如果你想作践自己,随你的便。但是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还指望别人来爱你吗?”

    孙眉目光一闪,“你是在关心我?”

    “你若是觉得这样能让你心里舒服一点,那你就当是关心。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告辞。”

    她出去。

    孙眉苦笑着把只吸了一口的烟丢进垃圾桶,心里如同被砍掉了一块的难受。

    很难受。

    有痛有血,都在身体里面。

    ……

    米尔兰送左盼到楼下,“左儿,你怎么不多陪陪眉姐,不……我好像应该叫眉姨。”

    “我还有事情要忙,你不是在陪她么?”左盼停了一下,站住,回头看着她,“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眉姨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

    “哦,乳腺癌。”

    什么。

    “晚期。”

    左盼又是一怔。

    米尔兰眼睛里面也是悲伤的,“眉姨和我关系不错,一直把我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在娱乐圈也帮了我很多,其实我只是不想混而已,并不是没有那个条件。眉姨捧过很多次,我是随意的态度,我对她是很感激的。”

    “左儿,我知道你是她的女儿,眉姨在娱乐圈的地位不小,人长的也漂亮,想要什么男人都有。从影帝到小演员再到影视公司老板,说真的都有追她的,但是……”

    左盼打断了她,“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米尔兰再次拉住了左盼的手,“我想让你站在她的角度为她想一想,她是爱你的。这一生也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她以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如今她已经得了乳腺癌,你明白的,如果她愿意切除, 还有可能会多活几年。如果她不同意切,真的没有多少活路了。我说的话她不听,现在只有靠你。”

    “左儿,给她一个机会,不好吗?”

    左盼没有说话,目光跳跃米尔兰的头顶,朝着楼上看了一眼,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在窗台上有一个人,正往这里看。

    脸色苍白而消瘦。

    她低头,抽回自己的手,脸庞冷了下来,“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自己的身体自己有考量。”

    离开。

    米尔兰皱眉叹气,想要左派在很短的时间就原谅她,可能真的有点难。

    毕竟这个母亲很多年都没有去看她,没有给过自己的关爱。

    可无论怎么说,这到底是母亲怀她10月。

    ……

    从城西回去,路上开始堵车,左盼开了一个多小时。

    心里如有阴霾所致,一言难尽也无法形容。

    其实她真的很想去无名夜总会,待一待。她想要一个自己的空间,一个她熟悉了很多年空间。

    可昨天晚上那个情况,她不想让这种无谓的事情,让迟御在折磨她。

    于是就去了凌小希那里。

    凌小希不在,墨之谦也不在。刚好,左盼到自己的小卧室里,躺着,一趟就到了晚上。

    直到凌小希回来。

    两个人谈了好一会儿,左盼才离去。

    “你非得走吗?你能留在这里过夜?”

    左盼看着她,笑的落落大方而倾城绝美,“不能,你能陪我睡吗?你能让我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