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左盼一看,是林媚,左良的女朋友,不,应该说她是左良的金主。她的气场比这个不讲理的女人要强的多。

    “媚姐,她辱骂我。”

    看,不然怎么说女人喜欢颠倒黑白呢,左盼这个当事人还在这里呢。

    林媚让她往后靠,看着左盼,这个女人她认识,好像和迟御关系不错,这样一来,林媚就更讨厌她了。

    “左小姐。”

    左盼看着她。

    “不然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是过了。我不喜欢我的朋友在外面受别人欺负。”

    “我若是不道歉,林小姐打算把我怎么样?”

    “能怎么样,无非也就是在这里端盘子洗碗罢了。好歹也跟着迟御,我也不会多为难你。”

    哦,原来这个咖啡厅是她开的,这世界还真他.妈的小啊。

    左盼盈盈而笑,她面对林媚并没有多大的气场,然而她的那种气场却是刚好卡进林媚那盛气凌人中,可谓是做到了刚柔并济,“抱歉,恐怕你的这些要求我都做不到。”

    林媚反笑:“哦?那你打算怎么办?”

    “要不然她给我道歉,当然我也不稀得她的道歉,要不然就让开。”

    “花弄影,你不要太嚣张,我凭什么给你这种女人道歉。我看你的眼晴是没有长好。”瞎了你的狗眼。

    左盼笑而不语,说真的从武迎月和左良那里她知道了,人是分三六九等的。越来越大后,她也明白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林媚是要沉得住气一点,给了好友一个眼神,让她不要说话。其实在林媚的世界里,她并不是不允许好友去咒左盼,而是觉得自己能够收拾得了左盼。

    “在我林媚的面前还没有这么不讲理又嚣张的女人,你可知道 就算是迟御来了,他也得让我三分。我是个讲究以本事服人的人,如果你没有本事,那就让我看到你的拳头,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你的身段就得放软点儿。”

    “是么,巧得很,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林小姐,您的朋友泼我一身咖啡……基本上从她的言语里我不觉得她是个有什么本事的人,那就是拼拳头了,那么是不是说明,我也可以以暴制暴,泼她一身?”

    左盼这话接得又快又自然,条理也清晰。

    林媚愣了那么一刹那,她说了一堆 ,倒是给对方刨了一个坑。既然这样,那么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有我在,这种事情不可能。我忘了告诉你,花老板,我也很享受把比我漂亮的女人踩在脚底下 的感觉。”

    左盼皱了一下眉,她觉得她好像是真的有麻烦了。

    正在这时候,这咖啡厅的保全来了,好几下。往左盼身后一站,不由分说的把她的肩膀一按,林媚没有动,倒是先前那个女人走过来,一巴掌就甩到了左盼的脸上。

    啪。

    声响很大,左盼立马 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她的头转过来,轻飘飘的递去一个眼神,对方回呛:“怎么,你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你一个人人喊打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撒野。”

    左盼看着她的脸不说话,这个脸,她记住了。

    林媚看着自己修剪得精致的手指,道:“好了,气出够了就自己去玩。你们几个把花老板弄到后厨,看看有什么活给她干 。记住,看着她,更不能见色起意。”

    “是的,林姐。”

    左盼张张嘴,把里的血给吐了出来,这巴掌拨得真是重。

    “林总。”

    这个声音就这么窜了过来,如同从高空飘落下来的物体,力道不轻不重,却已经足够引起人的注意力。所有人都朝他看去,他从外面进来,俊美修长的身材如神邸一般,慢慢的一步步走来,气场冷峻,气质卓然。

    左盼看了一眼,慢慢的收回视线,看向别处。

    他过来,走到左盼的跟前,把她身上的手给拿开,拖着左盼往他怀里一站,对着对面的两个女人道:“林总既然知道她是我的人,趁着我不在,就这样欺负她?”

    先前那女人有点不太敢看迟御,站在林媚身不出声。林媚依然是那幅姿态,不畏惧什么,“何来欺负这说,就算是说成欺负,那也是帮迟公子剪剪这个女人身上的况气罢了。”

    “谢了,我不需要。”

    一句话就把林媚给怼了回去,林媚四十来岁,坐拥上亿家产,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私生活很乱。这年头不止有男包女,也有女包男,只要有钱,再加她保养得不错,长得也不错,没有泡不到的男人。

    对于男人来说,她不需要负责,且也不会纠.缠,基本上没有人会拒绝她,但是迟御是个例外,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当 她拿迟御没有办法的时候,那么对他身边的女人,自然就会产生一种痛恨感了。

    “那依你看呢,人我打了,我不打算收回,迟公子打算怎么做到让双方都满意?”林媚确信迟御不会愚蠢到得罪她,林媚在这个城市,还真没几个人敢得罪。

    “我清楚的看到是你的朋友把咖啡泼到她身上,而且还有言语上的侮辱,接着又动手。林总比我年长,我理应尊重,我是男人又该 相让,那我也只能让我的女人,泼回去。”

    正好有侍者拿咖啡过来,直直朝迟御走来,想必是迟御点的。他接过,递到左盼的手,看着她,哪怕这时候他是在帮她,但眼晴里还是清冷的。

    “她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弄回去。”

    左盼拿着咖啡,沉默,没动。

    “哈哈……看来迟公子对花老板也不过如此啊,在外面看了那么久的戏,直到花老板被挨了巴掌才进来。可千万不要告诉我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无非也就是因为她是你的人,你不管有点伤你的面子,啧啧……花老板,你可真可怜。”林媚嗤笑。

    左盼依然沉默,她矗立不动,看着那杯咖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打算去泼那个女人,对于林媚的那句话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迟御没有回话,那眸深不可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几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过会儿,左盼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迟公子亲手递过来的咖啡,价值千金,哪里能拿去泼人。林小姐,我自来就不喜欢和女人吵架撕逼,我更不屑于女人互相辱骂,我们格局不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