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370章 迟御,我是直的
    左盼醒来的时候,是晚上。这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偌大的病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她起来,看着这地方,心里一阵唏嘘……她又进来了,最近还真是和医院有着不解之缘。

    眼看着外面就是灯火如豆的深夜,真是有种形容不出来的讽刺。

    这个离婚证又没有拿到,一天又过去了……这个婚,如此的一波三折,折腾来折腾去,折腾都是自己。

    她起床,掀开被子才发现左腿上又上了夹板,这下子好了,又残了。

    而也是这时候才发现,沙发上还甩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这个衣服好像在今天的订婚宴上出现过。

    她捏紧了被子,心里波涛起。

    这时门推开,护士和左仙儿一起进来。

    “左小姐,您可算是醒了,感觉怎么样?”

    高烧过后无非就是软绵绵的,全身无力,没有什么感觉,她表示没事儿。

    护士做了基本的检查,确定没有别的问题后,出去。

    ……

    左仙儿到了一杯温开水到床边来,左盼以为是给她的,毕竟她一天都没有吃饭,饿了,也很渴。

    于是伸手……

    可左仙儿好像没有给她喝的意思,喂到自己的嘴边,抿着,还特意放大了吞下去的声音。

    “……姑姑。”

    “嗯?”

    “……你是我姑姑……”

    “对啊,我要不是你姑姑我会坐在这里陪你?我在医院里走一圈已经有三个人给我递他们的名片约我吃饭好不好!”

    “……”

    左盼悻悻的缩回手,算了,不喝水了,她有这种性格,和左仙儿是分不开的。

    没心没肺。

    是遗传也是小时候在一起的耳濡目染。五岁的时候妈妈跑了,后来姑姑带了她一段时间,但是她那时有自己的心思,不会常带她,但是偶尔会来。

    自从武迎月来他们家以后,姑姑就没有来过了。后来,她去加州上学,两人才又再次相见。

    左仙儿这一辈子都没有嫁过人,闲云野鹤,自由自在。从来都是一个人,可是从来不见她寂寞。

    左盼懒得说话,她想,如果有一天她能够做到像姑姑那样的随性,这日子不知道要美多少。

    “迟御呢?”她问,孩子到底在哪儿,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左仙儿喝下一口气,挑眉,“你眼睛没瞎吧?”

    “什么意思?”左盼睁开眼睛,往起一坐。左仙儿朝着床头柜瞄去一眼,左盼也跟着看去…

    在上面看到一个绿色的本本,她一怔!

    拿过来,翻开。

    是她和迟御的离婚证,日期显示是今天下午三点。

    那个时候她正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这个离婚证是怎么办的。而且下面有她的签名,字体像她的又有点不像……

    这是怎么回事,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个过就算是离了?

    心里意味不明。

    “好了,因为你我已经改了航班信息,明天早上八点。”左仙儿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她,“想吃东西订个外卖过来,还有有什么朋友要见的,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在今天晚上一并给办了。”

    “我们要去哪儿?”左盼一脸的懵。

    “我和别人谈过条件,带着你离开中国,并且永远不出现在这个地方,不干涉迟御和米飒,对方才把你从牢里放出来。否则---你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年的牢狱之灾,懂么?”

    左盼心里骇然。

    这个人是谁,迟御?不许她永远的打扰他和米飒?

    “我还没有把孩子要到手,怎么能这么快就走!”

    她被逼无奈离了婚,可是心里是不甘的!她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们【夫妻俩】,但是她根本没有想过离开这儿!

    “单亲妈妈不是这么好做的,把孩子留给迟御也不见得不好。你这个样子你确定能够养活?而且你只是生了下来,你没有抚养过一天,感情能有多厚。”左仙儿玩着自己手指,声音淡凉。

    “如果论感情,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比我和他们的感情厚,姑姑,我是女人,我也是母亲。我把他们生了下来,我不可能不管!我生他们生,我死我努力让让他们生!”小时候她是被抛弃着长大的,那么她就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绝对不会!

    责任在很多时候大于一切,包括你的理性和情感。

    左仙儿一怔,扭头看着左盼,神情定定,仿佛左盼说了什么话戳到了她,于是发愣。

    “……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左盼才回神,站起来,“小丫头长大了。”

    说完,放下水杯,出去。

    这个背影,走路的姿势已然透着些许的沉重,不如先前的干脆爽落。

    左盼没有多想,盯着这个离婚证……若有所思。

    ……

    夜。

    CL酒店。

    总裁办公室里,电脑还亮着,男人坐在电脑前,像是被人点了穴般,看着显示屏一动都不动。

    电脑上湛蓝色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晕染了那一湖深邃的鸿谭。

    他就那么坐着,许久都没有动……

    直到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跳到夜里十一点,他才动了。

    起身,到了一杯咖啡,到阳台。

    今夜,又雾。

    皑皑朦朦,闪烁的灯光在雾气里仿佛是阴间的魂魄走在这人间打着的灯笼,透着一股子的阴沉沉的。

    不一会儿,电话打了出去。

    “找个人把我和左盼结婚的消息透露出去,记得,要不显山水,不能被任何人查到ID。最好是拍民政局登记的照片,要有技巧。”

    “是!”

    他挂电话,正好凌锦风进来,他出去。关电脑,收拾办公桌面。

    “干嘛呢,今天一订婚,赶着去圆房?”

    “今天晚上你当我老婆吧。”

    “……操,你这什么意思?”

    迟御抬头,黝黑的眼神看着他,勾唇无畏一笑,“我没有家,又没地方可去,不如你帮我暖被窝?”

    “………迟御,我是直的。”

    “为了我,你弯一回。”

    “………”

    迟御三两下的弄干净,揽着凌锦风的肩膀下楼。

    凌锦风,“……要不你去找左盼?”

    “你他么见过一离婚就去找前妻的?”

    “找米飒?”

    迟御嘶的一下,危险已跃,“再他么啰嗦,我看你是欠操,走!”

    凌锦风,“……”这个神经病。

    两人一起下楼,刚好一两红色的新款奔驰开了过来,还没有上牌子,崭新。

    凌锦风一看到就笑,“米小姐,这就开着你们的订婚礼物来接你未来老公?”

    米飒下车,笑而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