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385章 我想吃安眠药
    龙凤胎,两个孩子如今只有一个,另外一个去了哪,左盼一直没有问。

    她不问,迟御也不会主动提起。聪明如左盼,她应该是想到了什么。

    第六天的时候,左盼的身体也好了些,只是还是没有什么气色。

    ……

    迟瑞非常疼爱这个孩子,虽然说还没有做亲子鉴定,但是他越看越像迟御的孩子。

    每天都要来医院里呆个两三个小时,笑眯眯的,这身体也好很多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怪不得人家都说隔代亲……

    午后。

    迟瑞又跑到了医院了里来,去和孩子玩耍。孩子目前还没有接触过外面的风尘和烟灰,身体还异常虚弱,所以和大人也没有过多的接触。

    顶多也就是抱一下,至于亲亲之类的从来没有过,这是医生禁止的。

    每天会有固定的探望时间,让大人们穿着无尘服进去陪陪孩子。

    迟瑞去了。

    看着旁边绘声绘色地给孩子讲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趣事,无论孩子听不听得懂,他都要讲。

    每每在这种时候,他才会觉得他的精神满满,他才会觉得他还年轻力壮。

    真好啊……

    一般讲到一半的时候,孩子就会醒来,然后盯着他的嘴看,再来就会饿,然后一边吃一边听一边看。

    到了探望时间,孩子又睡着,迟瑞出去。

    病房的玻璃是很窄的,迟瑞打开门的时候,外面就站着左盼。

    她的身上还穿着过大的病服,呆呆的站在那里,长发及腰,羸羸弱弱。

    就那么一个恍惚的时间,他好像看到了左仙儿站在那里,尽管是弱不禁风,却依然不曾像任何人示弱,自带一身傲骨风范。

    他凌厉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上,想进去就进去看,一直站在这里做什么,每一天都是如此,这么久了不对人说任何话,好像哑了一样。

    但是……又生生的给忍了下去。

    左仙儿,太像了……那女人,迟瑞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忽视,又没有办法厉色。

    大概人都是贱的,得不到的永远都最美。

    于是语气软了几次,“回去休息吧,年轻人就是不爱自己的身体。”

    左盼往后退了几步,给他让路。迟瑞出去,夏天在电梯那里等着,护送他回酒店。

    迟瑞要进电梯的时候,回头,她还是站着那,从玻璃往里面看去……形影单只,好像风一吹,她就会倒。

    人心都是肉长的,迟瑞就那么看着也有一点于心不忍……

    进电梯。

    “我问你,那小子和米家那丫头是怎么弄的?”

    “好像已经解除了婚约,目前没有任何关系了。”

    “……”迟瑞一下子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意思,臭小子到底在干什么!

    “先生。”夏天和左盼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说实话,他真的挺同情左盼。

    “我一直没有告诉您,左小姐怀的不是一个孩子,是两个是一对龙凤胎。当时左小姐出车祸,孩子早产。 她你差点去见阎王,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礼拜才醒。这对双胞胎只活下了一个,另外一个只活了一个星期。”

    什么???

    迟瑞心里巨震。

    “迟公子已经把那个死去的男孩给安顿好了,先生,这时候迟公子如果再娶别的女人,那怎么对得起左小姐!我家没有钱,我读书读的也不多,但是我知道做人要有良心,要厚道……左小姐真的很可怜,但死了一个儿子之后,还被人给诬陷坐牢,这两个孩子原本可以健康平安的生下来,都怪那个车祸。医生说,这个孩子能不能活下来,还要看造化,随时都有可能……有可能……”夏天还小,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真的心疼的不行。

    迟瑞被震得说不出话!

    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一回事,他怎么不知道生下来的是两个孩子!!

    迟御,那个混账,居然从来不说!而且,死去的还是一个男孩儿!!

    心痛难忍。

    “左小姐?”

    正在这时候,夏天响起了偶然的抽气声,迟瑞回头,左盼就在电梯外面。

    这电梯没动?迟瑞一看,才发现两个人都没有按楼层键。

    左盼怔怔的看着夏天,眼神就像是被冰住的神瞳。一动不动又全是血丝。

    她胸腔没有起伏,鼻翼没有呼吸的轻微节奏----她连呼吸都没有了!

    夏天真的想抽自己两大嘴巴,为什么不到酒店里再说这种话,为什么不能忍一忍。

    迟公子费尽心思的瞒住她,不就是为了让她晚一点知道,少一些痛苦吗?

    “我……”夏天想解释,可是却找不到一点话。

    迟瑞不甚自在的抿了抿唇,“别怪夏天,你……你去找迟御。”

    伸手按了负一楼,下去。

    夏天只觉得自己罪不可赦,可更多的是希望迟公子赶紧从酒店里出来去安慰一下左小姐,不要在办公了。

    现在正是左小姐脆弱的时候……

    电梯门在她的眼前关上,一阵风吹来,她的身子一歪,她的手及时的往墙壁上一衬!

    趴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

    “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身体被抱住。

    这五六天的时间,迟御没有少抱她,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左盼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不反抗,不接受。

    “左盼。”迟御爱怜的唤着她的名字。

    左盼抬头,眼睛里面的光彩都褪去了很多,还有一丝残余的袋里面做着垂死挣扎,她的神情进入到了迟御的心里,有如千军万马的践踏!

    心如碎渣。

    她这几天第一次推开了他,声音很低很低,“我没事,我去睡会儿。”

    这般无力,沙哑的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迟御看着她离开,那纤瘦的模样击在心头,他走过去,不由分说地把她抱起来!

    去病房,把她放在床上。

    左盼闭着眼睛,他放到床上是什么姿势,她就是什么姿势。

    迟御心疼的吻着她的额头,“我在这儿,一切有我,嗯?”

    她就像是孙眉生前的样子,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最后自杀身亡。

    左盼还是没吭声,迟御在一边守着。

    过了好久好久……

    左盼睁开她满是血丝的眼睛,开口,“我想……”

    “你想要什么,你说。”

    “我想吃安眠药,我想睡觉。”她睡不着,心里沉痛,心脏难受,她想睡,只是想好好睡一觉!

    六天,六天的时间她没有好好睡过一次!

    那一句话就扎在了迟御的七筋八脉,他一下子抱住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