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404章 亲生的
    她就哦了一声,如此寡淡的反应,就那么一下子迟御就想起了凌锦风说的:你把你所有的钱,你的财产都给她,她也不会领情的。

    那么此刻,在她的心里,是不是还觉得他在打扰她。

    在她的腿跨入门口的时候,他一下子把他拽了过来,因为力道过于激烈了点儿,导致左盼的浴巾有往下滑的趋势!

    然而他的手比左盼快一步的给她提了上来,那好看的桃花妖氤氲深度,盯着她:“这么冷漠?”

    “不然呢?”

    他要她怎么样,欢迎?还是感谢他在这里为她做饭。

    “我拿假的离婚证骗了你。”迟御又补充,手衬在左盼的脸颊两侧,贴着墙壁,“我们还是夫妻。”

    左盼的接受能力非常强,迟御今天腰上才告诉她证件是假的,而在中午的时候她就已经完全接受了。

    以至于现在迟御在她的面前说这个事儿的时候,她自然能保持云淡风轻的模样。

    “所以呢?”

    所以呢……就算是夫妻又怎么样。他们的关注,不是一个证件去定义的,是不是夫妻都没有关系!

    迟御的双眸渐渐失冷,他就那么看着左盼,在墙壁上的手指缩了缩,就这样来来回回!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松开她,继续去做饭。

    他转身,左盼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走出厨房,才觉得这里的空气够用。

    ……

    到凌小希的卧室,她在洗澡。左盼打开门进去,凌小希,“………我还没有那个喜欢在女人的面前洗澡。”

    “他来干什么?”

    “你说谁……哦,迟御啊。”凌小希想着反正左盼已经看了,那就拉倒吧,让她看去!

    她大摇大摆的搓着身上的浴袍,一双晶亮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

    “我想他应该是来给你做饭的吧,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

    “让他出去。”

    “你怎么不说?”

    左盼在雾气缭绕里拧着眉头,“他不是做饭的人,也没有听话到给我做饭的地步。”

    凌小希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女人……

    左盼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以后不要给他开门。”

    出去。

    凌小希看着她的背,忽地一笑,这女人……心里还是滋滋的冒着泡泡吧?

    怎么了,见不得迟御对她好,怕自己建立起来的城墙倒塌?

    哎,女人啊……何苦让自己那么累哟。

    ……

    凌小希出来的时候,左盼在自己的卧室,可能是在换衣服。

    迟御哪里会做饭,他下厨月底就是为了左盼,做了一个西红柿炒蛋,还有一个………青椒炒肉。

    就两个菜,而且这个色香味,先说这个色相,都没有做到一个。

    迟御也走了,过来做了一顿饭,人就消失。这饭还是要吃的,凌小希把左盼叫出来。

    凌小希吃了一口,她又慢慢的放下了碗筷,她觉得今天晚上她可以不用吃饭了。

    哪知对面的人扫了她一眼,她又不得不拿起碗筷,“那什么,我一会儿要上班的,我吃不饱要饿肚子的。”

    “能难吃到哪里去,闹不死人。”

    “……”

    凌小希难为情的吃了半碗,她真的吃不下。她第一次见到青椒炒肉是用糖,没有一点盐,西红柿炒鸡蛋有糖也就算了,这道菜反而有糖也有盐。

    迟御真的是过来做饭的?明显是来报仇的!

    但是,左盼足足吃了两碗白米饭。

    ……

    饭后,凌小希去上班,左盼一个人在家。家里忽然没有了凌小希,忽然觉得好寂寞。

    没有一点的声音,空洞的荒芜把她给淹没,于是就开始收拾屋子,直到最后精疲力尽在沙发上睡着。

    睡到迷迷糊糊里感觉被人抱起来,到床榻上,他抱着她的腰,小心翼翼的,滚烫的相信贴着她的皮肤,让她不由自主的朝他靠近。

    还有耳旁那人的淳淳低语,“盼儿,如果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你是不是很开心……”

    “你这个坏女人,我如此记挂你,而你好像从来不把我当回事。”

    她听的不是很真切……而后又觉得唇上有个毛毛虫在慢慢的爬,带着灼灼的力度。

    ……

    早上醒来时,左盼一阵恍惚。这个梦境怎么如此的真实,像是真的一样。

    昨天很累才睡着,所以睡的很香。这一大早,鸟语花香,阳光明媚,适合搞事情。

    换完衣服,来点淡妆,做个早餐。凌小希还在睡觉,给她留一份。

    开车出去,直达警局。

    ……

    “左小姐,没想到你会过来……”

    因为左盼的长相,可能长的漂亮的人真的是有特权的。以前左盼是蓬头垢面,又在受伤,气色很差。

    今天她化了妆,打扮了自己,可以说是相当的明艳。

    自信,傲美,芳华。

    “嗯,我作为当事人,我想看看关于那天出车祸的详情。包括你们找到的我的指纹取证,我应该有知情权。”

    “这……”

    “怎么,莫非这种事还要经过上面的同意吗?”左盼微笑,实则给别人压迫感。

    “这个确实需要队长的同意,毕竟您的事情已经结案,您并没有杀人,若是要再翻出来,恐怕……”

    “我怀疑对方涉嫌谋害我,所以,抱歉,这个案子结不了。”

    要想找到米飒的证据,就得从这里出手。只是可惜了米尔兰,左盼怕是要打扰她的清静。

    ……

    从警局出来,凌锦风来了。

    “左小姐。”

    “凌经理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从这里路过,看到了你的车。怎么样,我请人开你的车,你坐我车,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

    和他吃饭自然是假的,主要是个迟御,左盼懂。

    “有何不可?”

    左盼把车钥匙甩给他,然后上了他的车。在正驾和副驾之间看到了一份文件,某某鉴定中心。

    一会儿凌锦风上来,开车往CL的方向。

    “凌经理还玩这个?”她指指文件。

    “这不是我的。”凌锦风打方向盘,说的轻描淡写,“这是迟御的,估计是迟御怀疑他和他爸爸不是亲生的?所以就去做了一个鉴定。”

    “呵……”左盼耸肩淡笑,拿起来,“可以看么?”

    “当然。”

    这么说左盼就不客气了,打开,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左盼就看了下面的鉴定结果,又放回去,“恭喜他,两人确实是亲生的。”

    凌锦风但笑不语,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何迟御要去做鉴定,这不有病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