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428章 对不起
    凌小希看着波光麟麟的池水,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左盼便看着她,她扎着丸子头,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又加上清丽脱俗的气质,这等姿色,左盼愿意一直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你不是不敢游泳么?想当初在大学里,我拖着你你都不下水呢。”

    “逃避我的问题?我问你怎么了?”

    凌小希一仰头,闭着眼晴,水珠顺着脸颊往发丝里渗去,“没什么,就是觉得迟之谦除了我之外,好像真的有别的女人。”

    “你没问他?”

    就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这个事情来看,迟之谦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他痛苦的事情,至于是不是有别人了,左盼不好妄下定论。

    “我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如果他真的爱我,他就不应该和其它女人牵扯不清。如果他想说,他也会主动告诉我。”凌小希 把头缩回来,这俏丽的脸上第一次因为爱情 而有了愁容。

    “处不好就分手,我不喜欢三心二意的男人。”说着一头扎进了水底。

    左盼站在岸边,任凭被她撑动的水朝着她打来。左盼和凌小希差不多都是一类的人,不喜欢三心二意,不喜欢放浪的人,迟之谦她是不了解,然而迟御好像就是这种人。

    她想她和迟御这种剪不断更还乱的关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做个了断。把泳镜推下来戴上,准备扎入水底,游了一圈的凌小希忽然窜了过来。

    “我忘记问你了,我的眼晴长得怎么样?”

    凌小希的眼晴那是一等一的好看,线条流畅,大小刚好合适,黑白分明,清澈明亮。她们在加州上学的时候,就有人说左盼的脸凌小希的眼,都是一绝。

    “比我的脸蛋好看。”左盼道。

    “是么?我觉得很奇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迟之谦经常盯着我的眼晴看,看得非常出神。”

    “可能是觉得这眼晴太过漂亮?”左盼想起,迟御也会盯着她的看,一看就是很久。

    “不,他看我的眼神不是欣赏,仿佛是通过我在看另外一个人。”

    “什么?”

    凌小希甩甩头,“算了,可能是我多想了吧,走吧,我教你怎么在水底里游。”

    “好。”

    两人一起入水,两条美人鱼惊起一池子里的艳丽。

    后来的后来,左盼常想,长得漂亮到底算不算幸。比如她坎坷的人生,荆棘的感情。她以为凌小希的爱情会顺顺利利,但也没有……如果她没有这张脸,凌小希没有那双眼,那故事又该怎样发展。

    ……

    当天下午两人腻歪了很久,游泳,晒太阳,聊天。当天晚上,凌小希就要回国,临走前交给左盼一个东西,一个厚厚的避孕T。

    “好东西,记得别扔了。”

    如果凌小希不说这句话的话,左盼可能当场就把它给扔了,拿回酒店,甩在了包里,一时也忘了去看。

    孩子虽说已经半岁,但无论是智力还是个头都是两三个月的孩子,只知道饿了哭,想尿了就尿,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左盼就天天呆在家里,第一次和长辈生活在一起。

    这种感觉很差。

    迟瑞不喜欢她,她对迟瑞也不怎么感冒,哪怕是呆在同一个屋檐之下,两人也没有什么话说。当然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迟瑞没有像之前那么排斥她,也不会给她甩脸子看。

    呆了三天的时间,左盼觉得有些压抑。

    就只是迟御常常都沉默着,更多的是看着她和迟瑞之间偶有的一句交谈,眼神是说不出道不明的深谙。很多时候,左盼都想去看个究竟,想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他都会缩回视线,然后去书房,一坐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夜。

    孩子难得和他们睡在一间房,很安静。迟御对左盼而言,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在爸爸这个身份上,却是无可挑剔。无论孩子需要什么,他总能比左盼先一步知道 。

    很宠爱这个女儿,给她拍了好几张图片,倒过来睡觉。左盼还在翻书,关于早产儿的护理。

    “别看了,睡觉。”他说。

    “你先睡,我还有一章节。”

    迟御靠在一边,看着左盼的侧脸,沉静绝美,恍惚的灯光照着她挺挺的鼻梁……这张脸,怎么生得如此好看迷~人。如果说她是迟瑞的孩子,那么她的母亲又是谁。

    不曾往那边想过,就不会发现。现在才感觉她那鼻梁和迟瑞几乎一模一样,带着不服输的劲儿头,天生就不属于弱者。

    “左盼。”

    “嗯?”左盼哼了声,迟御伸手把书给拿了下来,“光线暗,不能看书。”

    左盼倒没说什么,不看就不看吧,躺下去,正要把背对着他时,他按着她的肩头不许她动。他的头附过来,近在咫尺的距离,薄唇动了动,又没有说。

    “想说什么?”

    “如果我说我想做呢?”

    “我不想,你要强迫吗?”

    迟御顿了两秒,苦笑一声,“抱歉,我不会强迫你。”说着,低头,那一双深黑的眸被这昏 昏 的光线照得缱绻温柔,照得都快让左盼不相信这是曾经那个癫狂的迟御。

    “对不起。”他看着她的眼晴,她在他的眼晴看到了诚恳二字。

    那一瞬间,左盼的心咚地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捶打着,他说对不起?

    “我们的曾经有过很多痛苦,尤其是你。我想弥补,我们不离婚也不会分开,共同抚养孩子,然后……”

    “闭嘴!”左盼忽然打断,她不想再听下去了,一个字都不想听。她从床上下来,几乎是仓皇式的,站在床外,“我去洗手间。”

    跑进去,关门。

    打开水龙头,手衬在洗手台子上,狠狠的闭着眼。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不曾逃避过什么,刀山火海,磨难痛苦,她都一一受过。然而却连一句对不起,她却受不起。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想听,也不知道这心跳怎地如此之快……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镇静下来,看着那潺潺流水,眼神一点点的淡下。

    抬眸,镜子里出现了他。穿着睡衣站在门框处,那眸光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麻绳,一点一点的从他那一边延伸过来捆住左盼,以至她无法动弹。

    他走近,贴着她,伸手抱住,脸颊挨着她的耳朵,低低一唤:“左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