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504章 分手,我给你升职
    迟之谦还挺全能,好像什么都会。

    回到家,他也不急着办公,就窝在他小小的沙发上。凌小希不缺钱,更不缺买房的钱,但是这是她用自己的钱和左盼一起买的,住起来有种成就感,屋子不大,不过七八十,似乎不太能容得下迟之谦这尊大佛。

    但他很坦然,就穿一个白衬衫,雪白儒雅,一直在家里用笔记本办公。当然这个家里,在之前他追她的时候他就已经慢慢的拿进来了很多的东西,至于工作的电脑那是最基本的。

    认识他,在加州的那个早上开始。那个时候还是左盼和花弄影不被外界人知道的时候,左盼在吊迟御,她用左盼的声音接迟御的电话,被他听到,从此两个人就开始了这段孽缘。

    认识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他在大部分的时候好像都不看手机,除非是有电话打进来,也不玩游戏。这一点还是蛮得凌小希的心,她很讨厌抱着手机不撒手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手机不离手。

    晚上,迟之谦会给她做饭,家常小菜。两人才刚刚在一起,但是迟之谦差不多给她做了差不多两个月的饭,做得不错。在她之前,迟之谦还娶过一个莲蓉,她不禁想,不知道他给莲蓉有没有做过饭。

    吃了饭,凌小希一天的工作才正式开始,迟之谦这时候才下班。他送她去上班,临走前拉着凌小希吻别,他对她的眼晴似乎特别的情有独钟,总喜欢在凌小希闭着眼晴的时候去吻她的眸。

    凌小希笑笑,下车,在车外挥手告别。

    迟之谦看着她细致苗条的身影,那曼妙的身躯渐渐的融入到青黄不接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迷离。她已经不见,迟之谦还是没有收回视线,点燃,他不常抽烟,极少,没有瘾。

    烟雾腾云,在眼前迷茫,摭住了他的双眸,讳莫如深。

    ……

    凌小希去主任办公室报道,她先前是午夜电台主持人,现在转为了黄金档,比之前忙得多。在节目里有时候要唱歌,有时候还要和自己对戏,念台词,用自己的才艺让听众越来越多,这些也就算了,她还要死命推销广告。

    广告卖得多,她的工资就会高,这种皮条活儿,她其实是挺讨厌的,但是也没有办法,个个主播们都会干这样的事,更何况她现在是整个电台排名前三的主持人,同行们之间的竞争也挺大的,有多少同行看着她出丑。

    “你这一星期的广告,已经把方案给你写了出来,某品牌旗下的车,以及彩妆其中的半永久纹眉。”主任说。

    凌小希:“……车子也就算了,纹眉?大哥,我好歹也是黄金档,什么广告都接?”

    主任笑笑,“人家给的广告钱和这辆车是一个数。”

    “……”

    凌小希干哼哼,进直播间前她得熟记这广告台词。午夜节目,她还可以录播,现在想录播都不行,必须得直播,见了鬼了。

    ……

    迟氏集团。

    下午在凌小希的家里办了公,晚上迟之谦就会过来做一个总结。手机调到广播栏目,边做边听。八点准时开始,伴随着一串舒畅愉悦的前奏,主持人迷~人的声音也从里面透出来。

    “我的心是一座空城, 理智在城头从容不迫,情感在城外欲进又止。你相不相信,寂寞真的会唱歌,很想用眷恋的所有换一个有你在场的未来。欢迎收听午夜情感节目《一个人一座城》,我是主持人凌小希。”

    迟之谦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停了一下,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居然是电台,在别人看不到你的表情的时候,你要用你的声音来表达你的情绪,她在念开场白时是沉缓惆怅,声音的共鸣仿佛真的把人带进了缠~绵而悲戚的感情里,到后面介绍自己的时候,又是轻松的,让人听起来很舒服,气息的转换快而流畅。

    看来她也是个老手了。

    迟之谦涔薄的角微微一勾,然后便继续办公。凌小希的声音就在办公室里徘徊,或正经或调皮,偶尔也会开个车。当然凌小希收敛了许子,以前在午夜时,车子开得满天飞。

    到了听众来电环节 。

    “主持人姐姐,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凌小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在吃东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喜欢在主持的时候吃点什么,但是她又有一个技能,哪怕是嘴里有饼干,她在说话的时候也能让人听不出她在吃,所以主任也拿她没有办法。

    驾着二朗腿,形象? 不存在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长得漂亮吗?”

    凌小希笑道,“我如果说我自己漂亮,岂不显得我很不谦虚,自卖自夸?”

    “不会不会,我就想听实话。”

    “那行吧,明天我就去卖瓜。”

    迟之谦勾了勾唇角,这女人……他看了看时间,离她下班还有半个小时,他的工作也处理得差不多,该走了,晚上抱个女人睡觉,感觉也不错。

    ……

    一天的工作又结束,凌小希重重的叹口气。要说她的工作其实也挺好,上班时间短,白天偶尔来开一次会就搞定。按照她的开销,其实这收入真的不足以支撑她,但稍微节约一点也差不多。

    从直播间出来,上厕所,从厕所里出来,太子爷于茂正靠在那里抽烟,斜斜的靠着,两腿交叠,姿势很随意,一幅纨绔子弟样儿。

    “嗨。”

    于茂没有吭声,拿下烟来,看着她,眼里滋味不明。看得凌小希怪怪的,她懒得理,洗手。一会儿于茂走过来,丢了手里的烟,站在她一旁,拧开水龙头。

    “凌小希。”

    “说。”

    “你可是我们电台的台花,你怎么就有男朋友了呢?”

    “那咋滴,台花就不吃饭睡觉谈朋友了?”

    于茂扭扭脖子,可能是跟迟御在一起久了?所以流里流气的,“我不喜欢姓迟的。”

    “哦。”关她屁事。

    “分手,我给你升职。”要说于茂这太子爷是有这个权力的,可是……凌小希冲他弹了弹水,“你一个财务主管,你给我升职?小子,等你当上台长再说。”

    她出去,迎面走来电台第二个台花:许来思。凌小希打招呼,她一个鄙夷的视线扫了过来。她不喜欢凌小希,她总觉得凌小希从午夜调到黄金档是靠着于茂这层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