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603章 只要她配合,我也可以不强人所难
    凌小希手腕上的伤并不怎么深,只是被领带勒得有点红,她非常用力的挣扎,破了皮,里面有血往外冒。

    因为被他这么一捏……这种疼痛她是可以忍受的,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盛怒的情绪之下。

    迟之谦目光一沉,盯着她的脸庞,继而又转向了她的手腕,有血从手背流了下来。

    她一向怕疼,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没有受过伤,皮肤一直都是水水嫩嫩的。有时候来大姨妈肚子不太舒服,她就会赖在他的身上,他全心全意的照顾。

    其实她不那么娇贵,只不过在别人看来,她是脆弱的,是需要人照顾的,是忍受不了皮肉之苦的。

    她的态度坚决,目光猩红而凶狠。

    就像上次那样……他的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借助他的力量把刀子往他的身体里面捅去。然而她的力气不如他,但依然能够让自己的疼痛翻倍。

    “是不是还不够?”她问,声音嘶厉沙哑,字字句句从嗓子眼儿上弹出来。

    【如果他伤害不了你,他会选择伤害自己。】这是凌锦风先前对他说的话,迟之谦记得。

    他的目光越来越暗……越来越深不可测,他还捏着她的手,血把两个人的手都给弄脏。

    她叫他许久都没有说话,喉头一滚,眼神都凌厉了几分,正要下一步动作,那只空着的手被凌锦风抓住。

    “不要伤害自己。”他说。

    迟之谦清楚的看到她转过头去,眼神落在他的脸上,那一份凶狠一下子软了好几分……这是对极其信任和依赖的人,才会有这情绪转变。

    凌锦风看到了凌小希眼里的无奈和痛苦,他知道她对迟之谦真的没有办法了。

    他现在,就如同是他的救世主。

    抬手在她的头顶摸了摸,微笑,安慰。这暧昧的举动……

    凌小希身躯一颤,因为他加大了力度!这股疼痛迫使她不得不回头,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着他。

    他的瞳孔,漆黑如墨,带着溢出来的刀光剑影。

    干什么?又生气了吗?

    “迟总,如果你不想她的手废了,就放开她。”

    迟之谦没放,而是拿出了手机,打电话,“请几个专业处理外伤的人员,出来到停车场,两分钟之内,速度。”

    挂。

    他深邃的瞳仁朝着凌锦风身上一转,一句话都没有说,把凌小希把怀里一拉,“既然不想去医院,那就直接在这处理,弄完了就回家。”

    “迟总,你在强人所难。”

    “只要她配合,我也可以不强求。”

    “……她很疼。”

    迟之谦没有说话,低头,女人离他的怀抱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他看到了她笔挺的鼻梁,苍白的脸色……再低头看着手腕,血已经流了不少。

    她没说话,应该是在忍着疼吧。她怕疼,他知道。

    拉开副驾驶的门,把她拉到上面坐着,正好医务人员到来。

    “迟总。”来的人是他的主治医生。

    迟之谦点头,“麻烦你。”

    “好。”

    医生和两名护士,当场打开了医药箱,开手电筒,当场处理。

    迟之谦站在一旁,目光落在女人的身上。这夜色真美,她也美。

    他抿着唇,细细长长的双眸把情绪都隐藏起来。

    凌锦风这时候走了过去,弯腰,“我来吧。”

    “什么?”主任没明白。

    凌锦风挽起的袖子,从医药箱里准确无误的拿起了消毒药水,给自己的洗了洗。

    “我虽说不够专业,但是处理这种伤,我也比较在行。”

    医生抬头看了看迟之谦……还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他手里女人的手就已经被抢走。

    “先生……”

    凌锦风弯着腰,让护士把灯光照好,检查伤口,“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什么事情,您先忙,留一位护士在这就好。”

    医生叹气,起身,看迟先生没有反应,他只好离开,离开之前给浪费流量的护士说了一句什么,护士点头。

    稍微有点严重,但远远不到缝针的地步。他动作利落的拿着棉签,把周围的血水给清洗干净。

    抬头,“会疼,你忍着点儿。”

    凌小希的眼睛像是被蒙了一层薄雾,他怔怔的看着她……

    俊美的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托着她的手。从神情到动作,都温柔似水。

    粗矿的眉毛,有型而浓密,眼尾之处泛着旖旎之色。

    她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迟之谦的……她都快忘了。她只知道,在已经知道喜欢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他也对她好,处处温柔,处处细心……她曾经对迟之谦说过,【你以为你天天接送我上下班,对我好点,我就会爱上你?】

    可事实上,确实是这样。

    父母对她的影响太深,有个人对她全心全意的好,她就以为那是爱情,就像爸爸对妈妈那样。

    妈妈多幸福,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可是,她忘了,在这个前提上面,还有专一和忠诚。

    不是迟之谦一个人能对她这样,别人也可以。

    她的手指抽了一下,他停下,抬头,“是不是很疼?”处处都得照顾她的情绪。

    凌小希轻声回,“还好,你继续。”

    “好,我会尽量轻一点,需要消毒。”

    “嗯。”她点头……随着那股疼痛,让她咬着了自己的下贝齿,看着千娇百媚。

    旁边的男人,没有出声,没有打扰他们。

    一个护士打个灯光照着他们,仿佛都融入不了他们两人之间那种恬淡融洽的气氛,何况他呢。

    他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隔着一张无形的透明墙,看着她,无法穿透,无法触摸。

    她坐在他的车里,身形还是瘦,一头青丝随意的垂下,饱满的额头密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脸蛋小而标准,很白,唇都快被自己咬出了血,秀色可餐,也娇美孱弱。

    脖子上的吻痕被头发给遮住了,从发丝的细缝里依稀可见她洁白的肌肤。

    他忽然想起了几个月前两人如胶似漆的时候……她的一切,喜怒哀乐,都为他一个人。

    ……

    终于到了缠绷带这一步,两个手都缠上。

    凌锦风起身,拿棉签擦手,“好了,今天晚上可能会很疼。”

    “没事儿。”凌小希从车子上下来,看着自己的手,“包得不错,看不出来你还会这个。”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很早以前就会。”他淡淡一笑,“我送你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