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669章 时光都变美了
    凌落来接的机,虽说凌小希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见面了,但还是被他的幼稚而折服。

    怎么说也是21岁的男人了,染了一头奶奶灰颜色的头发不说,就一个裤子全是窟窿。

    凌小希一看到他,就去拽他的头发。

    “混账小子,你这是什么装扮,你个大老爷们,你把大腿露出来,是想勾引谁?”

    凌落不爽的大叫了一声,“凌小希,我和你有代沟,你懂个屁,你个27岁的老阿姨!”

    “你说什么,你敢叫我……”

    “嘿嘿,姐夫。”凌落看到了凌锦风就迎了上去,“姐夫你真帅,我们姓凌的家族就是牛逼,各个都是……啊,你干嘛踢我。”

    凌落摸着小腿肚,白皙的脸蛋全是不满,凌小希嘚瑟的哼了一声。

    臭小子嘴巴还挺甜,之前他也把迟之谦叫做姐夫。

    凌锦风笑着揉着姐弟两的头顶,“别闹,你们这么好看,小心被拍照。若是有不好的新闻,会给我们凌氏家族抹黑的。”

    “说的也是,我大人不计小人过。”

    “说的也是,我得尊老爱幼,才不和老女人一般见识。”

    姐弟两同时开口,然后又各自一对视,最后一甩头,不理对方。。

    凌锦风笑着摇头……又忽然发现,还是这样的凌小希最好,她的笑容,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了。

    ……

    回去的时候,凌锦风开车,他就想听他们姐弟俩在后面吵架斗嘴,总觉得这时光都变美了。

    他是独生子,与他的表姐表弟们,平时见面的次数也不多,自然也没有一个像他们这样的,可以肆无忌惮的打闹。

    “回家后,把你的头发给我染回来!”奶奶灰,难看死了。

    “我就不,你管我?”

    “当然,你敢不听话,我就当着你爸你妈的面揍你,我告诉你,整个凌家,就我敢打你,你信不信?”

    “哼,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居然敢逃婚,让我们凌家人丢人,你就等着回家扒你的皮吧!”气死他了,坏女人,天天就知道欺负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逃婚……随说说的有点严重,但是……凌小希还是本能的看向了前面开车的人。

    他好像是察觉到了凌小希的视线,开口,“你姐姐是被人绑架,逼不得已,并非是逃婚,你姐姐此次受了很大的苦。”这也是凌锦风昨天才知道的,颇为震惊。

    “什么?!!”凌落大叫,“绑架?!”

    他扭头看着凌小希,从头到脚,像是扫描仪一般,确认没事之后,嗤笑,“这人不会是眼瞎吧,绑谁不好,绑她这个男人婆……”

    “凌落。”凌小希威胁,“劝你谨慎用词,否则我就去你们学校走一趟,把你的众多女朋友都约出来吃个饭,通通风。”

    “………”凌落怕了。

    “这个绑匪简直英明,知道你是我们凌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是心肝宝贝,所以对你下手,但好在你没事,不然我一定去踢爆他的蛋蛋!”

    头一抬,露出了慷慨就义的大义凛然。

    凌小希要不然了解他,还差点信了呢,抬手对着他的脑袋,一通乱揉。

    欺负一个人,其实挺爽的。

    ……

    凌小希回到家,凌锦风没有来。凌海正在睡觉,她不忍心打扰,轻手轻脚的进去看了看。

    头发少了很多,脸色很黄,床头柜边上放了很多的药,近两个字没见了,变化怎么这么大。

    她心痛的退出去,压抑的慌。

    “妈。”两个人在客厅里聊天,胡新也瘦了很多,也不愿意化妆了,素面朝天。

    眼角的细纹也冒了出来,皮肤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去做脸,没有保养。

    “我听到了落儿说你的情况,苦了你了……”胡新握着她的手,心痛。

    “我没事妈,我爸他到底怎么样了。”

    “不好,晚期,恶性,现在也只是保守治疗,维持生命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结束也就意味着死亡。

    “孩子。”胡新没有哭,眼眶已红,“我都不敢想象你爸走时的样子,他是一个好男人。爱家庭,爱老婆,爱你。我十几年没有上过班,他从来不嫌弃。现在我只要一想到他死,我就……”

    呼吸粗喘,有点喘不过气。

    “妈,冷静冷静!”凌小希赶紧安慰,“我会劝我爸爸的,妈。”

    胡新到底是没有哭,眼泪也流的差不多了,呼气,继续,“你爸已经卖了两个商场,他在为后事做准备。他曾经说过,就算你找一个穷鬼,那么他留给你的钱,也足够让你花到老。”,

    “越是身体不好,工作就越是忙,明天你去帮忙吧,家产不可能全都卖完,以后你总要。用的。”

    “好,妈,爸爸的事情我全做。”

    她真想这一切都是梦,一场梦。

    ……

    晚上凌海醒来,看到凌小希回家,精神头好了很多,就是佯装身体很好的样子,和她打闹。

    凌小希也装作不知道,看到爸爸脸上的笑容以及因为难受而微微弯着的腰,她真想替父亲受这个苦。

    饭后,凌海说有事儿要忙,其实是去看医生,因为闺女回来了,总要……看起来离健康靠近一些,做戏也要认真。

    凌小希悄悄的跟在后面,从家里到医院…然后就坐在车里等,已经无法用难受来形容,应该是痛彻心扉。

    如果这时候凌落在就好了,他在,她就不会这么难受……

    ……

    隔天。

    回了阳光以北,把左盼也叫了过来,她还是十年如一日的倾城倾国。

    凌小希看了都不免想要抱一抱,想要一亲芳泽。

    说到做到,去拥抱。

    左盼笑着回抱她,“好久不见。”

    “想我吗?”

    “不想。”

    “没良心的。”

    “那你想我吗?”

    “不想。”凌小希没功夫想。

    左盼松开她,“巧了,都不想对方,不过你怎么这么憔悴。”

    凌小希在左盼的年轻是最真实的自己,闭眼,“最近没有睡好,有点累。”

    “三角关系是最稳定的,也确实是最累的。”

    凌小希没有回应,过了好一会儿,她听到了左盼喝水的声音,开口,“我想结婚了。”

    左盼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和凌锦风?”

    “嗯。”

    “好啊,我送你一个大礼包。”

    凌小希睁眼,嗤笑,“不问我理由吗?”

    “不需要,你干什么我都支持,我知道你能承受这件事后的后果。”

    嗯?什么后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