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痒,我的迟先生! > 第714章 你离我好近
    凌小希懒懒的嗯了一声。

    他薄唇弯弯,“你离我……好近……”

    “嗯?”

    他奋力的揉着她的头发,因为受伤,胳膊是抬不起来的,凌小希迁就他,低头。

    本以为他只是想和以前一样的……摸摸她的头发,结果却不想他的手往下一压,把她压在了他的胸膛。

    凌小希怕碰到他伤口,抬头,他又一摁,“别动。”

    凌小希心里一紧,还真的没有在动。这个怀抱也是久违了……不知道人在受伤的时候是不是都是一样的,心脏的跳动都没有以前那么有力。

    她不禁握紧了手,宁愿……这一辈子都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也不要……不要这样躺在床上,在icu度过那么多天。

    医生到底还是来了,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来自迟家人的声音。

    她……该走了。

    抬手。

    “迟之谦。”

    “嗯?”

    “好好养伤,我……我不会经常过来。”

    他点头,“嗯。”他明白,她现在是已婚。

    “谢谢你。”

    “不需要。”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她一寸寸的抽开自己的手,“若有机会……有机会我……”还来看你。

    “你会离婚么?”他忽然问。

    “什么?”

    “我离过一次婚,如果你也离,那么……就正好了。”

    是他把怀念弄的比经过还要长,是他舍不得丢弃过去一年的回忆,是他一边说着放手一边回头。

    是刚刚这个拥抱,让他意犹未尽,她未走,他就想………留住。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想。

    凌小希轻轻的笑了下,“手术的时候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伯母,会很难过,拜拜。”

    医生在门口等着她,她出去,才走出去门口,就听到了医生的呼救声,同时在高喊主任。

    她吓了一跳,回头,医生们正在往里面涌。

    凌小希刚想过去询问,衣服一把被人拽住,她回头。

    “你能干什么?你又对他做什么?”迟绿。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过来看看。”

    “谁稀罕?”

    凌小希没有回应,迟绿真的想打她,但是还是忍了。

    “你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他是疯了才会喜欢你,自私自利,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温室里长大的公主,你对什么事情能拎得清?凌小希,你就是个弱智,你就是个祸害!如果之谦不是有那种压抑痛苦的童年,他不会喜欢你!”

    “你除了长得好看,有哪一点优点吗?论性格你不会照顾人,你不懂得温柔端庄,论家世你比不上我们迟家的三分之一!他喜欢你,大概是觉得你们有互补之处。但是现在在我看来,你的这个互补,完全不足以让他丧命,你根本不值得!”

    凌小希的脑子在刹那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底。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你觉得……之谦还会忘不掉你吗?等他从这个医院出去,他就会发现,他豁出命去救的女人,也不过尔尔!懂么?”

    最后两个字,吐字极为重。

    “所以……离他远远的,我们陪他挺过来,不需要你!”

    “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混账!”

    ………

    迟之谦再次陷入了昏迷,并且数据显示,比之前更为严重。测量结果为其中有一段,心跳加速,情绪起伏波动大,脑内筋脉紧绷,加速了淤血的扩散。

    所以手术也必须推迟完成,等到数据平稳。凌小希在楼梯间,背靠着墙壁,脸庞比先前来的时候更加难看……

    脑子里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在闪,各种人,各种话,最后头痛欲裂。

    外公来的时候,她正蹲在那里,抱着头。

    他气喘吁吁,“可算是找到你了,原来你在这儿……”

    “外公。”凌小希抬头,脸被憋的通红。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在这儿干什么?”

    “外公。”凌小希心里有话,很想……很想找个人吐出来,“我想在这陪着他,我想看着他好起来,怎么办……他不愿意。”声音是无力和苍白的。

    她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也不是不知道感恩……

    “陪着谁,什么意思,谁不让!”

    “我的结婚证。”

    那一张纸,不允许她这么做。

    “嗯?”外公一头雾水,他也不管了,把她拉起来,摸着她红红的鼻头,“不许给我哭鼻子,一会回到家你外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回家,跟我好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要陪着谁?”

    凌小希痛苦的闭上眼睛,几秒后睁眼朝着走道里看去,光源很亮,偶尔可见来来往往的人的影子,都在为他忙碌着。

    而她这个当事人,却要……离去。

    她的脚往上踏了一步,外公一下子捉住了她,“你干嘛,一会儿天都该亮了……你……你怎么又开始发烧?”

    方才摸鼻头,还没有发现,现在一摸手腕滚烫滚烫的。

    凌小希紧咬着唇。

    ……

    近时间内不能一次挂两次水,所以拿了药,回家。

    回到家里,她躺在床上,没有食欲。脑沉重的厉害,很难受。

    醒来的时候,外公坐在他的床边,一脸的……一脸的不爽!

    “外公。”

    “你结婚那天因为下大雪,我们没有过来。事后我打电话问你的叔叔,他们都说婚礼非常的浪漫。现在是怎么回事,那么到医院去了吗?今天那个楼层是谁在住院!”

    凌小希头还是疼。

    “外公,不要问了好不好?”

    “哼,你不说我去找你爸妈!”

    “外公!”凌小希一把抱住了他,“我爸爸在国外养病,您不要去打扰他!我告诉你就是了……”

    “养病?养什么病?”外公又是糊涂状态。

    凌小希,“……”这…这事儿外公不知道?

    事情闹大了。

    ……

    凌小希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外公和外婆在屋子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已经好一会儿了。

    出来的时候,外婆眼睛都哭肿了。

    凌小希看了心里揪得紧紧的,外公在吐槽,“你们凌家人太过分了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我问你,你爸现在在哪儿?!”

    “加州。”

    “什么病?”

    “淋巴癌。”

    “迟之谦什么病?”

    “……车祸。”

    外公嘶的一声,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凌小希赶紧跑过去,扶着。

    “把你的婚事给我解决好,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然后我们一起去加州!像什么话,你爸在住院,为你出车祸的人在住院,你呆在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