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迟之谦笑着,伸手又想去『揉』她的脑袋,凌小希一躲,斜了他一眼,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他当然听得出来左盼故意的,只不过……他喜欢。

    凌小希再次白他,笑个屁,光笑也不做声,拉倒。她大摇大摆的下楼,他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中秋节一过,气温就下降。走在小区里,威风迎面吹来,凉爽的让人忍不住抬头深深的呼吸……

    这种季节,就适合穿着漂亮的裙子,去海边,去游『荡』。漂亮的裙子……她低头,抽了口气,好像是睡衣哦。

    而且还是拖鞋,头发用了一根筷子给挽了起来,很随意的装扮,也没有化妆。

    正好,衣着靓丽的女人从她的身边经过,香味在鼻子里窜。她『揉』『揉』鼻子,回头,看着男人,“我这样是不是很丑?跟你一起突然买菜,不会……丢你的人吧?”

    不知道是对或者风太柔了,还是现在的风景太美了,下午三四点的样子,依旧蓝天白云。

    阳光就是一个高清的滤镜,把他脸上的肌肤的纹路都照的清清楚楚。那双深邃黑幽的双眸,如同一汪平静潋滟的湖,忽然『荡』起了涟漪,一圈又一圈……

    他又在笑,在笑什么?

    “你是我的人?”他反问。

    凌小希,“……迟之谦。”

    “嗯。”

    “你现在好像学会了油嘴滑舌。”

    “一般来说,丢了你的人……前提条件是,你得是那个人的。”

    凌小希昵了他一眼,掉头就走,就你会说!

    “小希。”

    “干嘛!”她回头。

    他一下子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扶我一下。”

    “你不是能走吗?”

    “腿有点麻。”

    她拒绝不了,慢吞吞的走过去,扶着他的胳膊,他暗暗一笑,也不说话,一起去超市。

    哭过的人,看着他们……总有一种,暧昧的感觉。

    一直到超市,服务员认识凌小希,才说了句恭喜,顺便恭喜他们早生贵子。

    凌小希,“……”

    她算是明白迟之谦的用意了,她穿着睡衣,两个人在一起,一看就是在一个屋子里出来的,而且她这举止,也够让人想歪了。

    凌小希没有吭声。其实,无所谓。

    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懒惰,越来越不想顾及别人的看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过的心安理得,过得舒坦惬意,生活少计较一点,日子就快乐一点。

    两个人一起买菜,她买的都是左盼爱吃的,他买的都是凌小希爱吃的,给孩子也买了一点,至于迟御,没人理。

    ……

    做饭,两个人一起。

    迟之谦给她打下手,他毕竟右手和右腿很不舒服,提不起劲儿,也做不了什么。

    “你出去休息吧,我来就好。”

    “他们两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在那儿腻歪呢,看着烦。”

    凌小希嘿嘿一声,“他们在干嘛?”

    “左盼『摸』迟御的胸,算不算?”

    “还有呢?”

    “亲吻?”

    “没啦?”

    他嘶了一声,“坏蛋,你还要怎么?要他们现场直播?”

    她怪笑两声,如果他们敢那样做,她就敢看,当然这话不能说。

    两个人就一句我一句的聊着……直到饭菜结束。

    ……

    饭桌上。

    凌小希第一次做饭,对于左盼来说,人生第一次,一个菜,一个菜的尝,最后给了很高的评价,抱着凌小希的头,亲了一口。

    凌小希『摸』着额头,“你恶不恶心啊,满嘴的油。”

    “你过去,让她过来。”左盼命令迟御,让他和迟之谦一排。

    迟御,“……”

    他抱着好孩子,过去。

    凌小希屁颠屁颠的过来。

    “哎,凌小希也会做饭了,真是……乐的想发红包。”

    “你价格太好,发红包记得不要发太少了,否则丢你的人。”

    “哟,你是我的人?”

    凌小希,“…”左盼怎么会说这种话,她出于本能的去看斜对面的男人,对面的男人也在看她。

    她虚虚的收回视线,咳了一声,答,“难道我们俩不是彼此都拥有的?”

    “那当然。”

    “乖,你看看你爱吃的,全是我买的,是不是我对你最好?”

    “还行吧,这样,今晚我跟你睡。”她瞄了眼凌小希的胸,嘴一撇,嫌弃。

    “有脸嫌弃我?不想想,你的胸是我一手带大的好不好?”凌小希回击。

    “所以你就给我带成这么个玩意儿?”左盼横眉。

    “怎么了,迟御不够用啊?”

    叩叩。

    叮咚两声,惊了两个聊天的女人。抬头,对面两兄弟居然同时一起敲桌子,小屁孩儿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们。

    迟之谦看不清他的神『色』,“你们私底下,就聊这些?”

    迟御的脸都黑了,“我老婆,你居然『摸』过?”

    “对啊。”

    “她我也『摸』过啊,以前就黄豆大,内衣都不用穿。”左盼。

    凌小希,“………”

    迟御冲着左盼笑了下。

    迟之谦忽然撞向迟御的胳膊,“坐过去!”

    迟御,“……”他成了皮球了?

    “大哥,你吃醋啊。”左盼嘿嘿的问,迟之谦没有接话。

    “我也没『摸』几次,就以前冬天她不想一个人睡,天天和我睡,她为了让我同意,自愿躺平……任我『摸』。”

    “……”凌小希。

    禽兽,要不要这样!!

    ……

    饭后。

    那一家三口离开,凌小希去洗碗。他第一次没有说帮忙,坐在客厅,双手抱胸,沉默。

    凌小希洗完出来,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侧脸线条冷硬,这是干嘛。

    她凑过去,“你……干什么呢?”

    他没有吭声。

    “你这样子是生气了?嗯?谁惹你了?”

    他岑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依旧不说话。

    凌小希坐在他对面的茶几上,弹了弹他的衣袖,“干嘛呢?大男人生什么气,我……”

    他忽然回头,抱着她的头,一下子吻了过去!

    她一惊,瞳孔一瞬间放大。

    这种感觉,很久……很久……没有过了。唇,柔软至极,凉凉润润的,如同疾风骤雨般,吞噬着她。

    凌小希一会儿的时间,全身都软了……酸酸麻麻的感觉在全身游走,大脑紧接着麻痹。

    有大掌扣着她的腰,把她拖到了他的怀里,跨坐在他的腿上,吻,越发的深。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松开她。

    他的双眸已经转为了谙雾『色』,如同一团火焰,要把她吞灭。她心跳加速,呼吸紊『乱』。

    她怔怔的看着他……

    他把她拉了下来,抱着,粗喘的呼吸在她的耳测萦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