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1章 她是珠宝设计师,Belle
    “这么说,如果我不告诉你,你就要说出去?”

    “那是,伯母如果知道你结婚了,肯定会给我这个报信人一个大红包的!”方圆一脸的威胁,你不告诉我,你就等着接受家里的各种调查和审理吧。

    轻轻握住方圆的手腕,季沉语气不变,“你可以试试,红包和白包,看看哪一个更适合你。”

    方圆被季沉捏的疼死了,“季少,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

    方圆和季沉也是在一个院子长大的,方圆的父亲曾经是季沉父亲的副官,不过到了方圆这里,他在军队待了一段时间,死活要做生意,于是现在成为一个纯正的生意人。

    红二代转变生意人,他的路走的也挺艰难的,没办法,家里一群人都不同意,如果不是季沉帮他说话,他能这么自由?

    “我走了,不管是不是你说的,只要我听到关于我和乔乔的风声,我都算到你头上!”

    放完狠话,季沉开着车,载着老婆吃饱喝足的走了,留下一脸悲催的方圆。

    自言自语着,打了个电话给蒋朝阳,“喂,朝阳,你知道季少结婚的事儿吗?”

    “知道啊,怎么,你也知道?”

    “嘿嘿,我岂止是知道,我今儿还见到了呢,季少带她来我这里吃饭,还真别说,是个美人儿,而且相处起来也很自然。”方圆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知道她的来历吗?季少把这个老婆藏的死死的,除了真人,我对她一无所知!”

    “你还算是幸运的了,都见着了,我没看见啊,只是听季少说过,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八卦的,改天季少会安排大家一起吃饭,对了,你可别说出去啊,季少现在还不想让人知道他结婚的事情,尤其是季伯母!”蒋朝阳好像在训练,对方圆内心满满的八卦火焰压根不放在心上。

    “喂,你怎么……”

    嘟嘟嘟——

    “我靠,感情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嫂子的来历?”方圆怒骂一声,转身回到了店里。

    乐乔在车上迷迷糊糊的,靠在座椅上,转头看着开车的男人,“季沉,你怎么给人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她一脸疲惫还故作认真的模样,季沉忍不住笑道:“你以为呢?”

    她不是以为自己是个破落户?

    “我以为?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不过我总感觉你不简单,算了,反正你不问我,我也不问你。”乐乔说道,“我明天要去上班了,今天买的东西先放着,等我下班回来再弄,对了,你什么时候上班?”

    季沉眯起眼睛,“我休假。”

    “啊?”

    “你在哪里上班,我开车送你。”他道。

    乐乔摇头,“不要了,除了关家的人,还没有人知道我结婚呢,如果被我同事知道我结婚,我肯定会被炮轰的!”

    季沉闻言,脸色变得莫名起来,“我可以送你到公司不远处,你再走过去。”

    乐乔没说话,盯着窗外安静的夜空,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灵感。

    “你在哪里上班?”

    冷不丁的一个问题,她毫无防备,条件反射的直接回答:“Wish珠宝公司。”

    “做什么的?”

    “珠宝设计师。”

    季沉不再问她,因为他如果再问的话,这个可爱的小女人就回神了。

    珠宝设计师?

    难怪品味这么高,对生活的质量要求也这么高,他突然对她这个人越来越好奇了。

    到家之后,季沉果然很君子的自己抱着被子去了客厅睡沙发,乐乔也很大方的接受了他的好意,一回去洗漱了就睡觉。

    一夜好眠。

    翌日,闹钟一响,乐乔赶紧起来洗漱,看到洗手间的高大身影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个结婚的人了,而且还是和这个男人一起住。

    她笑了笑:“早安!”

    “早安。”

    他弄好之后腾出位置,乐乔赶紧进去洗漱,出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放着牛奶面包,她挑眉,“你做的?”

    “时间不够煎鸡蛋,将就着吃吧。”季沉淡淡道。

    耸耸肩,“OK,谢了。”

    “一会儿我送你去上班。”

    “不用了,谢谢。”

    “这里不好打车。”季沉再次道。

    “嗯,所以下个月我会自己买车。”她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十九岁进入珠宝设计行业,如今已经混到了首席设计师的地位,怎么会连辆车子都买不起?

    之前一直装作懦弱无能的样子,不过是不想在关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好,我送你到好打车的地方。”

    诧异于他的妥协和贴心,乐乔默默低头喝牛奶,心中暗道:季沉,你可千万不要对我这么好。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动心。

    一个人久了,总会忍不住想要期待什么。

    送走乐乔之后,季沉开着车回到了季宅。

    刚回家就看到卫兵急匆匆出来,他不由挑眉,抓住其中一个,“出什么事了?”

    看到季沉,卫兵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季少将,老首长他要喝酒,我劝不住,只能去找李军医了,要不您劝劝?”

    年纪大了的人,最是喜欢耍小孩子脾气,尤其是季沉的爷爷,季闻。

    季沉闻言,淡淡道:“不用这么着急,爷爷知道他自己的身体,他不会喝的。”

    他猜,一定是有人得罪了爷爷,不然他不会使出喝酒的计策来。

    “少爷回来了。”张妈看到进来的季沉,赶紧迎上去。

    在侧厅的季闻听到这话,中气十足的大声喊道:“臭小子,赶紧给我过来,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回来看看我?”

    季沉冲张妈笑了笑,然后走到侧厅去,“爷爷,如果您乖乖听李军医的话,至少还能活十年,死不了!”

    “嘿。你这个臭小子!”季闻用拐棍使劲在季沉的膝盖上一敲,看着面不改色的孙子,他忍不住感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个星期就放假回来了的,军队那边都给我说了,这次放假是给你解决终身大事的,可你倒好,回来都不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我妈给我安排了一系列相亲,所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