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9章 季少一掷千金为美人
    这一夜,乐乔很累了,季沉亲手给乐乔做了晚饭,又陪着她吃了一些,等她洗漱睡觉了自己才开着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出门。

    方圆大半夜的被人从被窝里拽出来,心情真心不好!

    “季少!你这是做什么呢,不回家陪老婆,来扰我清梦干嘛?”方圆睡眼朦胧的看着坐在自家沙发上,一身森冷气势的男人。

    脖子微微一缩,“那啥,难道有人得罪你了不成?”

    “帮我找套房子,安静点,地段好点,最好没有人找得到。另外,要离Wish珠宝公司总部近一点。”

    季沉坐在沙发上,神色看起来冷的比寒冰还要吓人,俊脸上简直都可以刮出一层厚厚的冰块了。

    方圆眯起眼睛,狐疑的看着季沉,“季少,你这大晚上的亲自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找房子?”

    “还有一件事。”季沉突然沉了语气,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骇人的光。

    方圆深吸一口气,不敢问了。

    什么情况?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季少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

    他生气的时候一般只有两种反应,一种就是现在这种,还有一种,是慢慢把对方给折磨死!

    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得罪江州第一少将,大名鼎鼎的黑白两道见了都绕道走的季少?

    “我要你动用一切资源,查一个人。”

    八卦的火焰在方圆的眼睛里燃烧着,“谁?”

    “关厉珏。”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方圆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难道是关氏集团的总经理,关家继承人关厉珏?”

    “你知道他?”

    “当然了,商场上的人,但凡有点本事的我都记着呢。”方圆懒懒的挥手,陡然想到了什么,“季少,这个关厉珏得罪你了?”

    季沉没说话,想起乐乔看到关厉珏时美眸深处的恐惧和害怕,心头泛起一阵嗜杀的冷意。

    “他是抢了你的女人,还是抢了你的……”被锐利的眼神一扫,方圆连忙捂住嘴巴,“我什么都没说,季少,我啥都没说!”

    “房子,记得找。”

    “你要搬家?我记得你之前的小公寓住的挺开心的呀。”方圆这才想起第一件事来。

    季沉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乐乔坚持要搬家,他也挺喜欢他们那个小家的。

    不过,总要让她安心才是。

    他又不能直接告诉她自己的身份,想要把关厉珏解决掉,也需要一点时间,而这段时间她需要的安全感,他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她,让她暂时远离关厉珏的骚扰。

    “季少,你又发呆了,难道我在你面前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对了,你的小妻子呢?这么大晚上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真的没事吗?”

    瞥见方圆眼中的八卦,季沉靠在沙发上,阴沉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把我的事情做好,新的股份分你一半。”

    闻言,方圆整个人都精神了,“得令!保证完成任务!”

    哧哧,他越来越好奇了,到底是什么,让季少愿意一掷千金?

    是美人,还是权力?

    季家的权力已经太大,所以第二个选项排除,那就只剩下第一个了。

    美人?

    想起乐乔那张清丽绝艳的脸蛋,还有她身上那股不自觉散发出来的高贵和聪慧的气质,方圆开始期待起接下来的日子了。

    不就是查一个关厉珏么,他顺便把这个神秘的嫂子也查了吧。

    从方圆的别墅出来,季沉并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开着车子去外面晃了一圈。

    说实话,他今天的心情真的很恶劣。

    那种无法走进她心里,无法祛除她心中的噩梦的无力感,让他感到厌恶!

    这个关厉珏究竟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这样一个自信张扬的人都能害怕成这样?

    乐乔再次从梦中惊醒。

    她看到关厉珏从黑暗朝她走来,手中拿着一把染血的匕首,他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艳的血色,他就这么如同一个地狱中的魔鬼,走到自己的面前。

    【乐乔,除了我,谁也别想接近你!】

    【季沉是吗?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他死了,我一刀刀地凌迟了他,你信吗?】

    脑海中,不断浮现噩梦中关厉珏的每一个神态,每一分嗜血的残忍。

    乐乔握紧拳头,忍着满心的恐惧和害怕,甚至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跑出了卧室。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客厅里最暗的那盏灯还亮着,看到季沉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此刻目光疑惑的看着自己。

    看到完好的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乐乔心中的恐惧少了一些。

    “没事,有点渴。”她吸了吸气,淡淡道,正准备去倒水,却被季沉握住了手心。

    他的手,传递到她手心里的,是满满的安全感。

    “你坐着,我去倒。”季沉无意间看到她光着的脚,眉头一蹙,直接便是把她横抱起来。

    “季沉你做什么?”乐乔吓得要死,被他这么抱着,周身都弥漫着他身上的气息,滚烫的肌肤贴在她身上,梦中的冰凉和绝望都在这一瞬融化。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般温柔的抱起。

    记忆,突然涌现了那个可怕的魔鬼的怀抱。

    那一次,她被他关在小黑屋里,三天后他进来发现自己发了高烧,是他抱着自己去医院的,可那个时候她感受到的不是他的温度,不是他的有力,而是死亡。

    她在关厉珏的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在想什么?”季沉突然低头看着她,目光温和的紧。

    “没什么。”她突然的僵硬,自然逃不出季沉的感知。

    轻轻把她放在床上,他滚烫的大手覆在她的脸颊上,“我去给你倒水,好好躺着。”

    乐乔被这个男人,当做公主来宠爱。

    她弯起眸,“好。”

    本来只是合约结婚的两个人,在男人温柔编织的网中,在他浑身内敛而又霸道的侵袭中,她的心开始沦陷……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然开始依赖了这个才结婚没多久的男人。

    乐乔没有看见,在季沉转身时,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底一闪而过的冷冽和霸凛。

    喝了水,季沉给她把被子盖好,“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