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6章 只婚不爱,只婚不做?
    翌日,一向早起的乐乔竟然睡到了日上三竿。

    而一向警醒的季沉,在疼爱了她半夜,又傻傻看了她半夜之后,凌晨方睡,怀里的女人刚动了动身体他就醒了。

    “醒了?”清晨的男人,目光深邃,声音沙哑的问道。

    乐乔眯起一双美眸,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不对劲,她的身体里是什么?

    动了动,听到男人按捺不住的低吼,她不由惊呼,“你出去!”

    季沉看到她终于反应过来,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乔乔,我还想再来一次!”

    “混蛋!季沉,你说过只婚不爱的!”乐乔脑子一懵,这才恍然想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死,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和季沉发生了关系?

    发生关系也就罢了,现在一看到这男人,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还有两人贴近的肌肤,以及难以言喻的那个连接的地方,她的脑海中瞬间浮现了昨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刻的感觉!

    难不成,她着魔了?

    “你出去!”

    “出去!”

    “乔乔?”

    “季沉,我讨厌你!”乐乔捶打着季沉的胸口,这一生气,身体一乱动,季沉的某个地方更是难受起来。

    他想直接把这让人着迷的胴体再次压在自己的身下,可看到她即将溢出的眼泪,他还是轻叹了一声,抽出了自己。

    “乖,我不乱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准再说!你先出去,回你的房间去!”乐乔指着门的地方,大声道。

    季沉挑眉。

    感情自己老婆是吃了就要不负责任了?

    昨天晚上虽然是他忍不住,但老婆大人好像也是乐意的,怎么这一清醒,人就反悔了?

    乐乔昨天晚上是太害怕了,加上又依赖他,当然没有防备。

    而且晚上的时候,人的脑子最是迷茫昏沉,她怎么知道自己会不知不觉就被季沉诱惑了?

    程落蝶说过,季沉比小鲜肉成熟有魅力,比老鲜肉禁欲可口,她早晚会忍不住吃了他。

    可现在,被吃的是自己啊!

    “你怎么还不出去?你信不信我……”乐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急,眼泪更是掉的那叫一个厉害。

    季沉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以前是怕自己母亲哭,现在是怕乐乔哭。

    “好了好了,我这就出去,乔乔你别哭了,我的错,我认错还不行吗?”季沉连忙起身要出去,他刚掀开被子,露出了颀长又完美迷人的身材,乐乔当即吓得尖叫,“你穿衣服!”

    “好,我马上穿!”季沉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这个老婆,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出去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乐乔才敢把挡在眼前的双手挪开。

    她不是那种失身就只会尖叫哭泣的女孩儿,但……她真心感到很委屈。

    刚刚哭也是被季沉给逼的,这男人竟然抱着她一夜,一夜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

    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青紫交加的吻痕,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神变得迷蒙起来,记忆不断在昨夜高热的亲密接触中回荡着……

    脸颊莫名的又红又烫,她迅速冲到了浴室把这一身的暧昧痕迹都清洗掉。

    只是无论她如何用力,这痕迹怕是都要留在身上的了。

    无奈之余,只得用浴巾裹着自己的身子,走到衣帽间,在高大的穿衣镜前,她紧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夜,她便从女孩儿变成了女人。

    一夜,她便失去了她最珍贵的东西。

    可对那个夺了自己美好第一次的男人,她竟然一点儿也恨不起来,有的只是羞恼,只是郁闷,还有淡淡的莫名的情绪。

    叩叩叩。

    门被敲响了。

    季沉想着她都起来半天了,如果再不敲门进去看看,他真担心她会想不开。

    诚然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他占据了主动,也是他诱惑了她,但她最后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知道,她是喜欢自己的。

    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

    只要她给自己机会,他一定会让她心甘情愿的承认她的心意。

    本以为她不会开门,正准备继续敲,门却突然打开了。

    女人沐浴乳的香味扑鼻而来,他目光深邃的看着一身保守睡衣的乐乔,“老婆,吃东西了。”

    昨天晚上高能运动了一晚上,肯定饿了。

    “谁是你老婆!”乐乔恶狠狠的瞪了季沉一眼,“去客厅,我有话要说!”

    季沉挑着眉,似乎没有想到自家老婆会变得这么快。

    之前还是一副乖巧懂事的聪慧模样,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冷漠傲娇的高神女神。

    唔,这节奏……大约是受到了刺激。

    也是,昨天晚上的刺激……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平复。

    不过季沉到底是在部队里经过各种培训和考验的,对于征服自家老婆这点小事上……他还沉稳的很,不必着急。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示意乐乔坐在他身边,但乐乔却是看了他一眼,自己搬了张小凳子坐在了他的对面。

    “季沉。”

    “嗯,你说。”季沉看着眼前女人娇俏而又妩媚的脸蛋,还有她不自觉泛着秋水微波的美眸,心头忍不住一动。

    乐乔怎么会感受不到他的炙热眼神?

    她咬着红唇,严肃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她这话刚一说出口,整个人就被季沉的冷寒目光锁定,“你说什么?”

    “季沉,我们是合约结婚,我们是只婚不爱的!”乐乔加重了语气提醒道。

    “可我还没有签合约。还有,乔乔,我就算是说过只婚不爱,也没有说过只婚不做。你难道不知道,有些爱就是做出来的吗?”季沉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来。

    他是部队里的人,但小时候也是在大院儿里长大的,到处都是糙汉子的地方,什么样的荤话没有听过?

    如今说一两句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乐乔不一样,她哪里听过这些话,一听到“有些爱是做出来”这样诡异的逻辑,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咬着唇怒道:“季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