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1章 有个翻译官老婆也不错
    季宅的后花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他小时候爷爷为了讨奶奶的欢心特意建的,退下部队之后,爷爷一直喜欢在后花园喝喝茶,下下棋什么的。

    从后门都玻璃门走出去,文欣儿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英俊高大的儿子,“阿沉,快过来。”

    季沉步履淡然的走过去,“爷爷,爸,妈。”

    “知道回来了?”季闻抬眼看了一眼季沉,“哼,臭小子,这么些天都不回来看看我,没良心!”

    “爸,阿沉难得从部队放假回来,那么多兄弟都想和他好好叙叙旧,没多陪陪你是他的不对,你也不要生气嘛。”文欣儿虽然很气愤儿子不听话,不乖乖相亲结婚,但还是很护短的。

    季沉坐在了季闻的身边,看了一眼皱眉深思的父亲,“爸,听说你过段日子要去德国?”

    “嗯。”

    季沉的父亲季光,是Z国外交部的副部长,也是从部队里升上去的,很刚正肃穆的一个军人。

    “你爸爸是代表Z国出使德国,其实也就是去看看德国的军事力量如何。对了,你突然问起这个,想干嘛?”季闻狐疑的看着季沉,道。

    季沉摇头,“爷爷,我能干什么?只是想知道,杨家是否有人也会跟着去?”

    德国那边有个魔鬼训练营,名为天狼。

    Z国每次都会挑选一些精英过去训练,而杨家有一位军长,手底下也有很多军二代,最出众的便是杨天辰。

    “你是不是想问天辰小子去不去?”季光淡淡道。

    “嗯。”

    “他不去,半年以后,他将从第三军区调到第一军区进行为期半年的特训。”季光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之后,突然挑眉看着儿子,“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杨家的事情?”

    文欣儿察觉父子俩之间气氛不对,赶紧道:“这有什么,天辰和咱们阿沉一直都是兄弟,小时候都是穿一条裤子的人,现在问问怎么了?你真是的,儿子问你你回答就是了,问那么多为什么做什么?”

    文欣儿不是部队里的人,但却是季光在高中时代就喜欢的校花,两人定情之后,结婚生子。

    文欣儿以前还是大学的教授,不过现在已经退休了,这可是个典型的护短的主。

    偏偏季光还就吃这一套!

    季沉看向文欣儿,“妈,我记得以前你和我说过,杨爷爷当年弄丢了小儿子杨程显叔叔唯一的女儿,是吗?”

    “是啊,你杨叔叔虽然是杨家最小的儿子,却是最英雄的人。”

    “嗯。”季沉是知道的,杨程显是飞行员,几次都是代表国家参与的空战的领军人物,只是在一次试飞中,英勇殉职了。

    这也成为杨建国心中最大的痛。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季闻好奇道,“阿沉啊,你似乎很关心杨家当年的事情啊。”

    “我以前也关心,妈,你和杨二伯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可知道那个丢了的孩子找回来了没有?”

    “没有,如果找回来了,杨老爷子一定高兴的要死,早就昭告天下了!”提到当年的事情,文欣儿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当初她被人偷走的时候才三个月大,自从她被偷走之后,你杨爷爷就落下了心病,这些年也一直在派人找那个孩子,可都是一无所获。哎,希望老天爷长眼,让杨家的人早点找到那个孩子。”

    季沉点点头,最后确定了一个问题:“我听天辰说过,那个女婴的耳垂上有一颗红痣,屁股上也有一个胎记,是吗?”

    “咳咳……是,但是……你关心这个做什么?怎么,你也想帮着一起找?”

    “嗯!”季沉一本正经的点头,却是让文欣儿震惊了,“阿沉,你这突然想帮着一起找,莫非是有头绪了?还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没有!”

    “那你打算怎么找,看着个姑娘就问人家屁股上有没有胎记?你可是个大男人呢,你好意思吗?”文欣儿调侃着儿子,笑道。

    季沉的嘴角一抽,“妈,杨爷爷最近身体越发不好了,我只是想出一点力罢了。”

    “好好好,我知道,我不逗你!你们爷三个下棋,我和张妈一起准备晚餐去!”

    季沉想叫住文欣儿,说自己不在家吃饭了,但看到她笑盈盈的样子,他又不太忍心。

    “你输了!”季闻笑的乐呵,“来,臭小子,和我下一局。”

    季沉看了一眼深沉严肃的亲爹,“爸,你这让的也太明显了。”

    这话戳中了季老爷子的自尊心了,“臭小子,你的意思是你爸让我?”

    季光站起身来,“没让,阿沉你陪你爷爷下会儿,我去书房。”

    季家老爷一向不太爱说话,偏偏还是外交部部长。

    那是因为他不说话则以,一开口,所有人都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这才是真正的内秀啊内秀!

    季沉耸耸肩,看着吹胡子瞪眼的季老爷子,“爷爷,我可以现在给你证明,我爸是不是让了你。”

    “好,你我全力下一局,我倒要看看你的棋艺是不是和你的嘴巴一样硬!”

    季沉:“……”

    和季老爷子连下了三局,三胜的季沉懒洋洋的收起了棋子,把输的心服口服的老爷子扶到客厅沙发休息,然后踱着悠闲的步子走进了厨房。

    文欣儿一看到季沉进来,连忙道:“你进来做什么,快出去,这里不是男人该进的地方,去陪你爷爷去。”

    “爷爷输了,现在在缓缓神儿。”

    “……那去陪你爸爸。”

    “爸爸去书房了。”

    “……”文欣儿盯着儿子,“说吧,想和我说什么?”

    “为什么请秦思思回家做客?”

    文欣儿眉头一蹙,“你知道了?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妈,这不是惊喜,是惊吓,是烦恼!”季沉一字一句,语气深沉道,“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秦思思,最多也就是看在秦爷爷的面上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你还请她到家里来?”

    “我觉得思思除了脾气大一点,不懂事一点,其他都还不错。你想想,无论是家世还是相貌,思思和你都是很般配的,再者,她是学翻译的,以后也要去外交部工作,有个翻译官老婆也不错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