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7章 视死如归,求之不得?
    “饿了?难道医院没有给你准备吃的,还是阿姨……”

    乐乔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季沉打断,“老婆,我说的是我的身体饿了,不是胃!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听懂了这话的乐乔脸色一红,怒了,“季沉,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你现在可是在医院,怎么老是想那样的事情?再说了,就算我去了,你能做吗?”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这男人是伤在了腹部。

    能不能做还两说呢!

    一个男人,尤其是季沉这样的男人的男性自尊是绝对不能随便打击的,因为这关系到男人的尊严!

    片刻的沉默之后,季沉咬牙切齿道:“夫人既然这么不相信为夫,不如来医院试一试?就算是全身瘫痪了,为夫也有办法让夫人欲/仙/欲/死。”

    这流氓的话……让乐乔一个字儿都接不上。

    “生气了?”

    “老婆?”

    “夫人?”

    “乔乔?”

    乐乔怒,直接挂了电话,“滚!”

    嘟嘟嘟的声音,让坐在病床上的季沉很无奈,很悲催。

    刚刚就不该说那样的话刺激老婆大人,可是……他也被老婆大人嫌弃了好伐?

    真是……

    慢悠悠的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乐乔念在他是病人的份上接了电话,说了两句之后就挂了,然后进厨房熬粥。

    文欣儿端着一碗粥从外面进来,看到儿子盯着手机乐滋滋的傻笑,忍不住好奇起来,“阿沉,和谁打电话呢?”

    “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进来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

    “我刚刚进来的啊,我推门这么大的声音你都听不见还怪我?明明是你自己在发呆没注意到。来,喝粥了!”

    “我不是很饿,不想喝!”

    “乖,不喝怎么行呢?你这要是不吃东西的话,伤口恢复的慢。赶紧听话,把粥喝了。”

    季沉无语,“妈,我真的不想吃。”

    “好,不吃也行,那你告诉妈,刚刚和你打电话的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叫什么名字?”

    季沉就知道自家老妈会来这么一手。

    “男的!”

    “你骗我!”文欣儿一本正经的看着季沉,“你妈我可是见识过不少人的,还是教授,就你这点儿小伎俩还想瞒着我?刚刚你那笑容都比三月的桃花还要绚烂了,傻笑的样子分明就是你动心了,说吧,哪个女孩子这么幸运,竟然能让我儿子这么喜欢,嗯?”

    “妈,真不是……”

    “你不说,妈也知道。”

    看着文欣儿高深莫测的神秘眼神,季沉心里一动,“你知道?那你说,是谁?”

    不会真知道了吧?

    莫非之前在医院已经见过乔乔了?季沉忍不住暗暗道。

    “就是之前来医院看你的两个女孩子其中的一个,对不对?”

    文欣儿这话一出,季沉彻底傻眼了,“你、你真看见了?”

    “哟,这就承认了?”

    看着文欣儿一副得意的样子,季沉的脸色有些难看,得,原来是在试探他呢。

    “妈,你可千万别想太多了,其实我和她就是……”刚刚结婚而已。

    “没关系的,只要你愿意和女孩子在一起,我都高兴,再说了,那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清丽佳人,气质优雅高贵,一个是娇艳美人,直爽活泼,不管是哪一个,我看着都还行。”

    季沉的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看来自家老妈对乔乔这个儿媳妇还是很满意的嘛。

    “这事儿反正你不要操心,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

    “想不让我操心也可以,你得先把身体养好了,不然我就让小方把那女孩子叫来,和我一起照顾你,我想你一定……”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季沉无语死了,被自家老妈套出话之后,他一定会一直被威胁的。

    但是总不能让乔乔难做不是?

    哎,还是好好吃东西吧。虽然这东西真心不咋地。

    文欣儿走了没多久,季沉的病房门又被打开了。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淡淡道:“检查身体?不用检查了,我的情况很好。”

    “你自己倒比医生还要厉害了。”

    这狡黠的揶揄,让床上的季沉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一动,就扯到了伤口。

    “嘶……”

    乐乔赶紧把手里的保温盒放下,走过去扶着他,“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回事?”

    “还不是看到老婆你,这一激动就忘了伤口在肚子上了,没事儿,我缓缓。”

    其实扯到伤口真的是无比疼痛的一件事,但季沉为了在自家老婆面前表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还有不怕痛的英勇,很是淡定的裂开嘴,“老婆,你怎么来了?”

    乐乔知道他痛,不然额头上怎么会冒出这么多的冷汗?

    心中一软,她扶着季沉缓缓靠在自己刚刚放在他身后的枕头上,又小心翼翼的给他盖好被子,这才道:“我来看你啊,你不是说你饿了吗?医院的东西的确不是很好吃,给你做了点粥。”

    季沉闻言,眼底浮现了真诚的笑意,“老婆,你真好。”

    “但是我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阿姨,她手里也拿着一个保温盒,莫非你已经吃过了?”

    乐乔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季沉忍不住心虚。

    “吃了一点,我妈做的不是很好吃,所以没吃多少。”

    他能说他被自家老妈威胁,然后把所有的粥都喝了吗?

    现在还撑着呢!

    “那你到底饿不饿?”

    “饿,当然饿!”

    “吃不吃?”

    “吃,老婆你亲自熬的粥,我必须吃!”

    乐乔眉眼弯弯的从保温盒里把碗拿出来,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喂吧,于是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一口一口的喂季沉。

    刚吃了第一口,季沉的眉头就有些爬起来了。

    再喝了一口,季沉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了。

    这粥做的……比他母亲文欣儿做的还要难吃,还要可怕。

    诚然都是药粥,但乔乔的药粥怎么那么难喝?

    乐乔假装没有看到季沉蹙起的眉头,“你喝的挺开心的,这样吧,以后我每天下班了都给你熬,好不好?”

    她是故意的!

    “……求之不得!”

    虽然喝药粥是一种强大无比的折磨,但是肉体的折磨抵挡不住他思念老婆的精神需求。

    唔,还是很值得的。

    乐乔有些诧异,求之不得?

    可这男人刚刚喝粥的时候不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吗?这么快就求之不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