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0章 乐乔你想成为寡妇?
    关厉珏听到“小舅子”这三个字,一张英俊的脸庞瞬间变得黑沉如水,眸底闪过一道可怕的杀意,他目光森寒地看着季沉,“季少将,我可不是你的小舅子,你和乐乔,迟早是要分开的!”

    他这话满是自信,满是坚定。

    季沉眯起黑眸,站起身来,手指紧紧扣着乐乔的手指,“是吗?我倒想看看,关家三少爷的话是不是会变成真的?今天在路上的时候被人追杀,真是不知道和三少爷有没有关系呢?嗯?”

    闻言,关承刚站了起来,“厉珏,这是怎么回事?”

    “被人追杀?真是可笑,有谁会追杀季少将?唔,就算有,那也应该是以前季少将留下来的仇家吧?乐乔,跟着这样的男人,你真的不担心哪一天被连累,或者是成为寡妇吗?”

    关厉珏从未想过和季家成为姻亲,更加没有想过要和季沉成为舅子关系,所以他和关承刚不一样,他不需要小心翼翼的维护和季沉的关系,更加不需要讨好季沉。

    关承刚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竟然会出来搞破坏,他走到季沉的面前,挡住关厉珏,道:“季少将,厉珏他不懂事,以前和乐乔这个二姐的关系一直比较好,他这么说话也只是担心乐乔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样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有些人不要妄想着算计我的妻子就行了!”

    说完,季沉偏头对乐乔柔声道:“乔乔,我们回家吧。”

    “好。父亲,我们先走了,大姐,厉珏,再见。”乐乔礼貌性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准备和季沉一起离开。

    “等等,你们不吃饭了吗?”关承刚道。

    “不吃了,没有胃口。下次吧。”季沉冷笑,眸底闪过一道寒意,“三少爷,下次有机会,我希望还有机会和你切磋一下。”

    想起上次的事情,关厉珏周身都是寒意,“呵呵,那是自然,下一次季少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谁是靠运气谁是靠实力,这一点我想三少爷应该很清楚。”

    两个气势强大,但气质完全不一样的男人对峙着,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这的确是很诡异的场面。

    尤其是乐乔,从关厉珏进来之后她就很少说话,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是因为她害怕关厉珏,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更因为她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到时候关厉珏直接把这笔账算在季沉的头上。

    “我们走吧。”乐乔轻轻摇了摇季沉的手臂,叫道。

    季沉点点头,宠溺道:“好,听你的。”

    语罢,拉着乐乔就往外面走去,关承刚想留也留不住,干脆不留了,反正季沉这么在意乐乔,下次让乐乔带他回来就是了,今天厉珏在家里,这顿饭别想吃安生。

    关厉珏盯着那娇俏的背影,忍不住蹙起剑眉,大声叫道:“关乐乔,难道你真的不担心这个男人以后嫌弃你的身份吗?别忘了,你可是个私生女,你的母亲只是爸爸的情人而已,你以为你配得上季家的少将?”

    乐乔的脸色突的白了,手指握紧,回头就要说话,但握着自己的大手突然紧了紧,他沉声道:“不管乔乔的身份是什么,我季沉娶的都是她这个人,而不是她的身份。倒是你,口口声声叫她关乐乔,可你刚刚的话,可有半点儿把她当做关家的人?关厉珏,不要自作聪明,乐乔这样的好女孩儿,我季沉是不会放开她的手的,至于你说的那些,不好意思,破坏不了我们夫妻的感情!”

    季沉的话让乐乔的心里流过一道暖流,她从最初知道他的身份是江州第一少将季沉时,到现在,这个男人的光环无论有多么耀眼多么强大,他在自己的面前都只是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都只是她乐乔嫁给的一个男人。

    冲季沉展颜一笑,乐乔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正如季沉所说,她娶的是我乐乔这个人,而我,嫁的也只是他季沉这个人,和身份地位毫无关系!”

    看到这般的乐乔,那眼底的笑意,那嘴角的满足,关厉珏只觉得刺眼无比!

    他不想放手!

    绝不放手!

    想到这里,关厉珏一步步走了过去,脸上的可怕是那么的明显,季沉往前迈了一步放在乐乔的身前,“关厉珏,你想干什么?”

    关厉珏没有看季沉,而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乐乔,看着她神色的惊慌,他冷笑道:“乐乔,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你最应该依靠的人!”

    猛地抬头,乐乔却是只看到关厉珏转身上楼的背影。

    整个过程,整场对话都太诡异,使得关承刚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关果凌在看到关厉珏出现的那一刹就知道今天这顿晚饭是吃不成了,只是没有想到关厉珏的胆子这么大,当着季沉的面都敢放这样的狠话。

    季沉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关厉珏的胆大妄为和嚣张狂傲了,他冷冷勾唇,“关家三少爷,还真是有胆有魄。”

    “季少将,这……”

    “今天晚上打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伯父再见。”

    “乐乔。”

    “父亲,我们先走了,再见。”

    也不管关承刚会如何,季沉带着乐乔出来,上了车,亲自给她系好了安全带,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乔乔,别害怕,淡定点儿,一个小小的关厉珏罢了,怕什么?”

    乐乔有些紧张的拽着季沉的手,“我不是怕他会对我怎么样,我只是怕他伤害你,你是不知道关厉珏这个人的性子,他很偏执的,一旦恨了一个人,或者认定一个人,无论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一定要达到目的,我担心他会对付你!”

    “你觉得我不是关厉珏的对手?”季沉挑眉,摩挲着乐乔的手,察觉她的手很冰凉,他忍不住再一次对关厉珏这个人产生浓浓的好奇和防备。

    “不是,我只是担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是部队里的人,肯定懂这个道理的对不对?”乐乔不安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