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1章 把她推到另外一个男人怀里
    “乖,我不会有事的,该怕的人是关厉珏才是!”季沉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他启动了车子,再次看了一眼关家的大门,沉声道:“回家!”

    乐乔虽然不安,但是季沉这么自信,想到季沉好歹也是第一军区的第一少将,肯定不会出事的,他不会那么没本事被关厉珏给算计了。

    “我们回去之前能不能去看看落蝶?”

    “她现在和方圆在一起。”

    乐乔“啊”了一声,激动的看向季沉,“你怎么知道她和方圆在一起?”

    “刚刚方圆给我留信息了,说程落蝶喝醉了,现在在他那里,让我和你说一声。”

    “落蝶喝醉了?可是方圆照顾她的话,他会不会趁机欺负落蝶啊?”一想到之前方圆对落蝶的粗鲁和强迫,乐乔对方圆真是十分的不放心。

    “咳咳……乔乔,其实方圆就是怕你担心这个才会特意告诉我一声,让我和你说,大概他也知道因为程落蝶的事情,在你这里他已经被设成了黑名单,你就大人有大量,且看看他如何对程落蝶,OK?”

    乐乔嘟起嘴巴,“我才不想大人有大量呢,我只知道他欺负了落蝶。”

    “好吧,这事儿以后再说,等程落蝶自己明白了方圆对她的感情,也许那个时候你也就跟着释怀了!”

    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他和自家老婆解释清楚,他无从说起。

    乐乔也不想听他解释来着,直接道:“既然落蝶不在家,那我们直接回家吧,一会儿你小心一点,我担心路上还有埋伏!”

    “不会有了。”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英俊的男人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因为关厉珏已经回家了!”

    乐乔眼珠子一转,随即露出震惊的表情来,一双星辰般耀眼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你认为是关厉珏买通杀手来杀我们?这不大可能吧,他脾气虽然有些嚣张暴戾,但从来没有杀过人,应该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对我们两个下杀手,季沉,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乔乔,害人之心不可有,放人之心不可无,以后这个关厉珏,你还是多防着一点比较好。”

    乐乔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但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今天那些铁了心要杀她和季沉的人是关厉珏派来的。

    见乐乔那还是不愿意相信的样子,季沉只是暗暗决定多派两个人暗中保护她,谁知道关厉珏那个疯子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到家之后,乐乔和季沉因为太累了的关系很快就睡了,而在方圆的别墅里睡着的程落蝶这个时候睡得十分不安稳。

    方圆打起精神照顾了她一夜,第二天的时候她一醒来就看到方圆靠在床边睡着了,想起自己是在酒吧被他带回来的,程落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还是好好的,她这才放下心来。

    如果方圆再敢对她来一次强迫的话,她一定会杀了这个男人!

    感受到程落蝶这突如其来的愤怒和怨气,方圆冷不丁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坐在床上狠狠瞪着自己的女人,他忍不住勾唇,“醒了?今天去上班吗?”

    程落蝶冷哼一声,“和你有什么关系?”

    妩媚动人的脸蛋上,满是冷漠和疏远。

    方圆心口一抽,“小辣椒,我……”

    “不要叫我小辣椒,方圆,别以为你昨天晚上把我带回来我就会感谢你,做梦!”程落蝶凶巴巴的说道,起身就要走,方圆想跟上去,却被她狠狠一瞪,缩了缩脖子,并未追上前。

    这种事情,一旦捅破,还是徐徐图之吧。

    至少要先去医院吧顾建昇的事情问清楚,如果她真的还爱着顾建昇的话,那么他就是放手又有什么难的?

    只要她幸福,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把她推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

    季沉这日送乐乔去上班之后,直接转个弯,去了季宅。

    因为今天的季宅与往日有些不同。

    季闻坐在园子里的躺椅上,对于站在自己面前承认错误的小丫头丝毫不放在眼里,而站在这个小丫头身后的中年男人也是一脸的歉意。

    季沉的父亲季光出差了,不在家,文欣儿又是一个女人,见秦家这一代的家主秦朗,还是交给季闻来吧。

    自然,秦思思来了,她肯定是要打电话给儿子季沉的,这也是季沉赶回来的原因。

    看到季沉的车子到了门口,文欣儿亲自去接他,在外面轻声说道:“阿沉啊,这一次秦思思是她爸爸带着来的,你可要客气一点儿。”

    “妈,你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吗?”季沉沉声问道,目光闪动着莫名的精光。

    他说话的时候那轻轻挑起的眉,给文欣儿一种不安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和你爷爷在外面的园子里呢,我看秦朗的脸上似乎有些歉意,大约是秦思思做了什么错事,登门道歉的吧。”

    季沉眯起黑眸,眼角满是锐利的光泽,“妈,这件事情不简单,我先过去看看,您就不要过去了。”

    “嗯,我知道的。”文欣儿说着,走到厨房里,轻声道:“张妈,阿沉回来了,一会儿做点他爱吃的菜。”

    “原来是少爷回来了,好的,我这就去买菜准备。”

    “嗯。”

    季沉放缓了脚步,一步步往季宅后面专门散步或者休息的园子走去。

    精致的五官都浮现着淡淡的冷意,而那冷硬的轮廓则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意味,季沉的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嘲讽。如果不是他想办法给秦家施压的话,秦家会来季宅道歉?

    还是秦家家主秦朗亲自带着秦思思来,真是看不出来,他对这一次的生意这么看重。

    没错,这一次季沉是亲自到他堂哥季阳那里说了一些话,金阳集团和秦家的生意有些往来,一旦金阳集团施压,部队里季沉再动点手段,不怕秦家的人不低头。

    看到走过来的高大身影,季闻沧桑的眸子里飞快的掠过一道精光,“秦朗啊,这次的事情其实和季沉才是最有关系的,你和我道歉有什么用,还是去问问季沉好了,看看他想不想原谅这丫头。”

    秦朗闻言,就猜到季沉已经来了,一回头,果然看到一脸严肃的季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