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33章 乐乔车祸!
    在那段青葱岁月里的恋爱,她的确是上了心,自己也动了情,可六年过去,那段恋情早已淹没在时光的洪流之中。

    “乔乔,哪怕我知道你爱的人是他,可我还是想要赌一把,赌一把你我之间的缘分是不是就这样尽了。”

    陆煜寒是个正直的人,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告诉乐乔,季沉其实有轻微脑震荡的原因。

    如果他不告诉乐乔,那么季沉在乐乔的眼里就是一个骗子,就是一个拿枪指着普通人的军中痞子……可他说了!

    奔跑在医院的楼梯上下,乐乔的心里一直在想一个词语:

    脑震荡。

    “季沉,你没有骗我,是吗?”

    她多么希望季沉没有骗她,在赶来医院的这一路她都在想这个问题。

    可是当她看到季沉用枪指着陆煜寒脑袋的时候,她真的感到心寒。

    然而,听到陆煜寒说他得了轻微脑震荡,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昨天晚上他抱着自己滚下楼梯昏迷的时候。

    难道,昨天晚上他没有回应自己,是真的昏迷了,而不是在骗自己?

    季沉,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跑出医院的大门,乐乔还是没有看到季沉,可她的手机也不见了,根本联系不到季沉。

    气喘吁吁的站在医院门口,她到处寻找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季沉。

    他是真的生气离开了。

    也是,她当时对季沉凶的模样,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厌恶的很。

    乐乔魂不守舍的离开医院,一步步走下医院外面的阶梯……她的脸上满是失落和无奈,也有浓浓的懊悔和难过。

    季沉,真的是我误会你了吗?

    乐乔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的大路上,往来的车流那么多,而她的视线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昨天晚上模模糊糊的记忆。

    滴——

    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鸣笛声!震破耳膜!

    乐乔转头一看,一辆大型卡车正朝着自己冲过来,在这一瞬间,她的五官意识都封闭了,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是心里一直喊着一个名字,一个她面对死亡的时候,依旧忘不掉的名字:

    “季沉。”

    她低低的声音,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以为下一秒就会血溅当场,可她没有。

    一股猛烈的大力抱紧了她,两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她只觉得浑身都很酸痛,但这样的酸痛不是被卡车碾压的痛。

    熟悉的气息,弥漫在鼻尖。

    乐乔睁开眼,如愿的看到一张英俊至极的脸庞,“季沉。”

    她低低叫道。

    垂眼,看着怀里惊喜万分,脸色苍白的女人,季沉的心情很是莫名。

    在她徘徊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他一直在那种关注着她。

    他还是舍不得她,哪怕是愤怒到了极点,也还是在医院大门处停下离开的脚步,想要躲在暗处,再看一看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出来,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失魂落魄到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危险。

    “笨蛋!”

    又急又怒之间,季沉这么喊了她一句。

    乐乔傻笑的看着他,丝毫不介意他唤自己笨蛋,她咧开嘴,“你没有走,我以为你走了。”

    季沉叹了口气,“你还在这里。”

    他话里的无奈和宠溺意味,让乐乔的心里一软,这些天来的怒气和莫名的难过,似乎都在这一瞬消失不见。

    她咬着唇,道:“谢谢你,再一次救了我。”

    季沉以为她是对自己客气,只因为她的心里还有陆煜寒,她不愿意和自己和好,所以才会说谢谢。

    自己的妻子和自己说谢谢……这样的感觉,季沉觉得该死的难受,憋闷!

    “不用!”他冷冷道,语气和刚刚的无奈温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乐乔不解的看着他突然变得冷漠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变脸,难道她又做错了什么吗?

    然而,不等她想明白,季沉已经把她扶了起来,“以后小心点。”

    他语气从容疏远的叮嘱了这么一句,转身走到路边,打了个车,离开。

    整个过程,乐乔都是呆愣的。

    这是什么情况?

    她以为……他们和好了,她以为……季沉不会再生气,不会再误会自己和陆煜寒了。

    可他为什么刚刚救了自己就冷漠的转身离开?

    “先生,去哪里?”出租车司机问道。

    沉吟片刻,“山水……去新华路,301号。”

    “好的。”

    山水别苑,已经不再是他的家了,他回那里去干什么呢?季沉垂下黑眸,眸色一片黯淡。

    “关乐乔!”

    又是这熟悉的吼声。

    然而,此刻的乐乔已经没有任何的精力应付眼前的男人了,她一言不发的顺着医院的路往回走。

    “你去哪里?”关厉珏一把拉住了乐乔,怒道。

    “关厉珏,我求你了,把我的自由还给我,可以吗?”

    关厉珏阴柔的脸庞上闪过一道寒意,“你想要自由?不可能!你来医院干什么,季沉在医院?”

    关厉珏以为,季沉再次把乐乔约到医院做和杨家的DNA匹配。

    他得知乐乔不在关家之后,想也没想就开车来了第一医院,没想到真的在这里看到她,但是她这副失魂落魄,要哭又不哭的样子是什么情况?

    乐乔长叹一声:“我真的很累了,关厉珏,我求你,放了我!”

    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结果,关厉珏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坚定起来,“要我给你自由?可以,你和季沉离婚,我给你自由。”

    “这是我和季沉的事情,与你有何干系?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现在的乐乔,一听到离婚两个字,整个人就如同炸毛的小刺猬,浑身都是竖起来的刺。

    关厉珏冷着脸,“你和他不合适!”

    “哈哈哈!”乐乔怒极反笑,就站在医院的门口,指着医院大门,“关厉珏,如果你脑子有病的话,我麻烦你进去看一看。我和季沉不合适,难道我和你合适吗?”

    她明明想充斥着讽刺意味的一句话,落入关厉珏的耳中却是这么的暧昧,认真。

    “是,只有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乐!乔!”

    这一次,他不再唤她关乐乔,而是——乐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