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88章 浴室里的氤氲
    休息了十多分钟之后,乐乔才发现自己的腰间有一只手。

    这手的主人……赧然就是坐在自己身边的教官——季沉,季少将!

    “你、你干什么?”乐乔一张俏丽的脸蛋儿全都是泥巴,这么瞪着一双明亮漆黑的眸子,别有一种风情和迷人。

    季沉的心头一颤,这才缓缓收回手,对于吃别人豆腐这种事情,季沉一直没好好干过,也只有在乐乔的面前他才会忍不住这般。

    “季沉?”

    见他不说话,乐乔不由叫了他的名字。

    “咳咳……我刚刚扶着你上来,然后太累了,没注意到我的手还在你身上,左右我是你的教官,这有什么好尴尬的?在军营里的训练是不分男女的,你早点把男女之别看开些。”

    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但乐乔的心里却酸酸涩涩的。

    她还以为他是对自己有感觉才会忍不住搂着自己的腰,可他竟然只是忘了?

    还让自己不要在军营里介意男女之别?

    季沉,你可真是够狠心的!

    心里存了对季沉的愠怒和不解,乐乔便不想和季沉一起训练了,她休息了一会儿,自己站起身来,“教官,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自己再去训练一会儿,就不和你……”

    “先去水区再说!”

    短短的一瞬间,季沉先前还低沉邪魅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清冷淡漠起来。

    乐乔心头一抽,也不说话,径直往水区那边走去。

    季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莫非是因为自己摸了她的腰,所以她不乐意了?

    她就这么不愿意自己碰她?

    想起和她从前的那些误会与矛盾,季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人来到水区,季沉对乐乔道:“你先去拿水枪攻击我,看看我是如何防守的。”

    “啊?”

    “这水枪可不单纯的只是帮你们清洗身上的泥巴,还有一个攻击的作用,你尽管攻击我,不用客气!”

    乐乔看着那张同样是看不出从前英俊迷人的脸庞,心一横,打开水枪的开关,把水枪当做是一个武器开始攻击起季沉来。

    她一直以为在这么大的冲击力之下,即便是季沉也不可能避开,可这男人不仅神奇的避开了,竟然还十分有经验。

    难怪他是教官了,自己没点本事,怎么可能让这些精英学员折服?

    “该你了。”

    季沉满身水的走过来,深深望着乐乔的眼。

    乐乔咬咬唇,不敢去看他眼底那些自己看不懂的情绪,低着头跑到了那边。

    “我不会留手的。”他沉声道。

    乐乔性子要强,扬起下巴,“我也没想过要教官留手。”

    她来这里,是来训练的。

    可如果不留手的是别人,乐乔当然不会介意,这不过是一场最正常不过的训练罢了。

    但拿着水枪攻击她的人是她最在意的男人,是她即便想忘记也忘不掉的男人,季沉果真不留手的攻击她,尽管记忆力极强的她记住了之前季沉防守的每一个动作细节,可一番攻击下来,她还是累的半死。

    所谓的不生气……只是说说罢了。

    结束之后,她朝季沉敬了个军礼,“报告教官,我要回去休息了!”

    这冷冰冰的口气里,还带着浓浓的苦涩和抱怨。

    季沉一挑眉,不大明白,她刚刚不是说不需要自己留手的吗?

    可现在她为什么生气?

    在军途,季沉那是无往不胜的,可在爱情一途,他就是个小学生。

    以为是乐乔还在为自己之前搂了她的腰生气,他关了水枪,满心失落的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之后,他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想了想还是在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药膏出门。

    在女兵宿舍大楼下的卫兵看到季沉时,震惊了,“季少将,这个时候了,您找谁?”

    季沉面色不改,“我的一个学员今天训练的时候受了点伤,我给她送点药过来。”

    “哦,季少将对学员还真是体贴啊。”

    “一般。”季沉淡淡瞥了卫兵一眼,卫兵赶紧在他这意味深长的一瞥中解释:“季少将放心,我只是负责守在这里,其余的全都不归我负责,我也绝不会说出去。”

    暗道这卫兵还算是有点眼力见,季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紧紧握着手中的药膏上了三楼。

    到了她的宿舍门口,这次她算是有了一点经验,知道关门了。

    到底是刷卡进去呢,还是等她开门?

    怕她又会因为自己直接刷卡进去生气,季沉想了想,还是决定敲门。

    乐乔还在洗澡,没有听到敲门声。

    她刚刚关了水,裹着浴巾正要出来,谁知道踩到了先前落在地上的小香皂,脚一滑,“啊——”

    这一声尖叫,伴随着惊讶和紧张,还有浓浓的恐惧,声音穿透力不是一般的小。

    听到里面传来的尖叫,季沉还以为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头一颤,再也顾不得是不是会惹她生气,当即拿出自己的卡刷了她的门。

    门一打开,便是浴室里氤氲的雾气。

    季沉神色一动,打开浴室的门就看乐乔十分可怜兮兮的坐在浴室的角落。

    摔了?

    乐乔还以为自己是看到幻象了,不然怎么会看到季沉出现在这里?

    浴室里有着氤氲弥漫的雾气,季沉一张好看的脸在这雾气中显得格外的飘渺虚幻,乐乔把他当做是幻象也是正常的。

    直到自己的手臂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时,乐乔才震惊,她看到的竟然不是幻象,是一个真正的人?

    是季沉?!

    “季沉,真的是你?”

    她惊呼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季沉的心底一动,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来,“嗯。”

    说话间,他问她,“还能走吗?”

    乐乔蹙起眉头,正打算试一试能不能走,谁知道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横抱起来。

    这个胸膛实在是太熟悉了,太温暖了,她有一点点想要沉迷在这怀抱之中。

    这一次,她没有挣扎,而是任由季沉把自己抱出去,被他轻轻放在床上,乐乔低头一看,才猛然发现自己刚刚摔下去的时候浴巾掉了,而她的身上……

    一丝不挂!

    手忙脚乱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乐乔的脸蛋和耳朵全都红的滴水。

    连她还有些湿漉漉的身上都是泛起红色的暧昧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