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22章 愿你我爱留痕、终相守——珏
    即便是恨死自己,即便是满眼化不开的杀意,可她的语气也不可能这般平静。

    “你想让我死?”乐乔更加平静的看着关果凌。

    “呵,你真的想死吗?”关果凌道,“你现在可是杨家尊贵的三小姐,你真的愿意和厉珏一起死?”

    “你会杀我吗?”乐乔不答反问。

    见关果凌神色凝重,犹豫不决,乐乔淡淡道:“关果凌,如果我死了可以让关厉珏重新活过来,我愿意死!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我欠了关厉珏,我这辈子都还不清,我会一辈子记着这份情,对于关家,我也会尽量弥补!”

    “哈哈哈……杨乐乔,你说话还真是可笑,你尽量弥补?你想怎么弥补?我们关家现在没的,可是厉珏这个继承人,难道你还能给我们关家一个继承人不成?”

    咬着唇,乐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关果凌这话。

    “厉珏还有三天就要出殡了,葬在临安陵园。”

    乐乔神色一动,“你的意思是……”

    “厉珏他一定希望还能再见到你,杨乐乔,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去送厉珏最后一程。”

    乐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以为今天关果凌是来发泄怒气和怨气的,不论今天关果凌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还手,也不会计较,可她万万没想到,关果凌竟然是来告诉自己关厉珏出殡的事情。

    等乐乔回过神来的时候,关果凌已经走了。

    乐乔怏怏的坐在床头,脸色十分虚弱苍白。

    “小丫头!”

    人未到,声先到!

    这人只能是明炀了。

    按下心头的悲伤和难过,乐乔看向外面进来的白大褂胖老头,低低叫了一声:“明爷爷。”

    “嗯,看你恢复得还不错。”明炀坐在乐乔床头的椅子上,睿智的目光中满是心疼,“这次出这个任务实在是辛苦你了。”

    “明爷爷已经知道了吗?”

    “当然知道了,你现在可是第一军区的功臣了,你才进部队一年不到就立了军功,如果不是你现在在医院这边养伤的话,现在已经开始给你授功勋章了。”

    明炀的消息一向灵通,不只是因为他喜欢八卦,更因为他的地位。

    乐乔扯了扯嘴角,“是吗?”

    “你怎么不高兴?”

    乐乔继续扯了扯嘴角,“我高兴,默默的高兴。”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不高兴,不过你这次也真是够危险的,一个人潜入一个黑帮,还传出消息,里应外合把这个黑帮的帮主给干掉了,想想都觉得刺激,这事儿已经传到季沉耳朵里了,如果不是因为那边不能出来,他只怕已经冲出来了!”

    提到季沉,乐乔连忙道:“明爷爷,季沉应该不知道我受伤的事情吧?”

    “这是当然的,我可不敢把这消息传回去,如果被那小子知道的话,就是冒着被荣师长惩罚的后果他也一定会冲出精英基地回来看你的,这小子身上的军功多,但也经不住这么降级,我不会害他的!”

    “那就好,那就好!”

    “看你这样子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了,那个关厉珏为你牺牲的事情……还是由你自己亲自告诉季沉小子好了。”

    “嗯。”乐乔低着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的手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到精英基地?”

    一旦空闲下来,她就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些扰乱自己心绪的事情,只有艰苦的训练生活才能让她感到充实,才能让她暂时忘记这些痛苦,她想要早一点回去。

    明炀盯着乐乔,“你真的很想早点回精英基地?”

    按理说她现在立了军功,并且已经被荣师长破格提升到鹰之特战队中,去精英基地训练的事情完全可以暂时缓一缓,把身体彻底养好。

    乐乔点头:“嗯,想早点回去,只有我的能力和本事都够了,我才能保护自己,才能不连累别人。”

    “你这性子啊……和你爸爸一模一样!”

    三天后。

    阴雨绵绵,微风带着些许森冷的气息落在身上,显得格外的阴冷。

    乐乔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衣来到关厉珏的葬礼,因大家都穿着黑衣,加上来祭奠的人特别多,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乐乔。

    这个曾经的关家二小姐。

    以前本来就很低调,之后离开关家变得更加低调了。

    乐乔走到正堂前,看到那张放大了的黑白照片,脸色一阵惨白,眼中也是不自觉的溢出湿润的光。

    关厉珏,对不起!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关果凌突然出现在乐乔的身侧,乐乔一偏头,看到她苍白疲惫的模样,心头也是愧疚不已。

    “我会来的!”

    “哼,今天是厉珏的葬礼,他之前就一直护着你,甚至为了你多次威胁我,乐乔,从今以后我不会再针对你,但是我也请你再也不要和关家有什么关系了,你欠了我们关家的,欠厉珏的,都记在你的心里,我要你日日为厉珏的死愧疚,不安。”

    手指一颤,乐乔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心底奔涌的情绪。

    “是不是觉得这才是最大的惩罚?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就好像是你当初抢走了陆煜寒一样,那时候的我就是这样的感觉,活着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和折磨。”关果凌淡淡道,只见她抬起手来,把手伸到了乐乔的面前。

    乐乔不知道她要干嘛,但当她的手缓缓舒展开时,她看到关果凌的手心里躺着一条项链,那是……

    星月留痕!

    乐乔的眼神中满是惊愕的不可置信。

    “这是厉珏一直放在他的卧室抽屉里的东西,我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的,在盒子里有一张小小的卡片,在这里。”

    关果凌十分淡漠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粉蓝色的卡片递给乐乔。

    乐乔颤抖着手接过卡片,卡片上的字迹十分熟悉,苍劲有力,粗犷狂野。

    愿你我爱留痕、终相守。

    ——珏

    脸颊上无声的滑过一滴眼泪,这眼泪正好落在粉蓝色的卡片上那个“珏”字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