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30章 季沉你怎么可以打我?
    雪白的锁骨上不断的印下男人霸道的印记,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之下,她俨然成为他唯一的解药,唯一的期盼,唯一的想要。

    女人身上火热的幽香飘入鼻端,对季沉而言,这才是对他最毒的毒药!

    缓缓的,两人的眼神都是越来越迷蒙,满满都是对对方的情欲的占有,所有的理智都是所剩无几,连眉眼都在发颤!

    两道身躯虽然形状不一样,虽然大小也不一样,尺寸也不是很合适,然而当他们就这么严丝合缝地靠在一起时,就好似早已被上帝分作两部分的半圆终于在这一刻合在一起。

    感受到身上某个敏感的地方有一个奇特的灼热,乐乔低低一笑,嗓音暗哑、魅惑,极尽性感与温柔:“快一点好不好?”

    男人眼神猩红,低吼一声,满足了自己女人的要求。

    微风拂过宿舍外那棵大树上的枝叶,沙沙声轻响着,将这房间里一波又一波的暧昧低吟都烧了起来……

    两个半圆的灵魂,终于得了一个圆满!

    半夜时分,大战止。

    乐乔靠在男人有力的臂弯里,两人身上都是汗,虽说身上很不舒服,但抱在一起也觉得无比的圆满。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还要参加训练呢。”

    乐乔低低说着,脸蛋发红。

    今夜这样孟/浪放纵的一夜,的确是很累人的。

    季沉握着她的右手,仔细的打量着她手上包扎的薄薄纱布,“这手如何了?还能拿枪吗?”

    如果不能的话,他就去把明炀抓起来,哼!

    乐乔听出他语气里的担忧,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当然可以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很有力气。”

    突然想到了什么,季沉突然抱着乐乔一个翻身,压在她的身上。

    他俊美的脸庞上满是严肃,额头上也冒着薄薄的汗,那双漆黑的眼底除了疼爱,什么也看不到,可就是如此的神色让乐乔的心里一慌,总觉得自己好像是欠了他什么一样。

    “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干嘛这么看着你?乔乔,你还真是好意思这么问我,我问你,你出去是去做手术的,是去治疗你这手的,可你为什么要卷入鹰帮的事情里面?如果不是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你已经立了军功,只怕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竟然敢带着伤去犯险,你真当你现在很厉害了吗?”

    乐乔被他凶巴巴的吼了一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咯咯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男人蹙起眉头,神情凝重的很。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眸底闪过精光,狡黠、俏皮,“原来你是这么担心我啊。”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季沉想也不想,抬起手就给乐乔的屁股打去。

    被打屁股这样的事情……乐乔还是头一次,又尴尬又害羞。

    “季沉你干什么?你停下来,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犯险了,你听我解释。”

    季沉停下手中的动作,将鼻子温柔的抵在乐乔的鼻子上,“好,你解释。”

    天知道他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心跳都要停止了,他想要的不是她立了什么军功,而是她的安全!

    “其实我本来是去见程落蝶的,结果遇到了抢劫犯,谁知那抢劫犯不是一般的抢劫犯,和鹰帮是有点关系的抢劫犯,我去追赶另外一个逃走的抢劫犯时遇到了鹰帮早就埋伏好的人,被带到了西江港口的游轮上才知道蒋鹰之所以冒险绑架我是为了让我拿到杨家在临城那边的通关文件,我猜测蒋鹰冒这么大的险让我为他拿通关文件一定是要运送什么隐秘的东西,这东西肯定还很危险。”

    “所以你就没有抓住机会逃走,而且留下来和蒋鹰纠缠一番,最后联系军区的人里应外合把蒋鹰给灭了?”

    季沉咬牙切齿的样子,让乐乔实在是好笑。

    “是啊,不愧是季少将,就是有经验,就是聪明,我还没说就把我做的事情猜的一清二楚!”

    “少给我拍马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哼,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冒险,你大可以逃出去让别人来即可!”

    乐乔白了季沉一眼,“你真当我是笨蛋呢,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逃出去的话就打草惊蛇了,且不说蒋鹰会不会立刻转移那些东西,即便是他没有转移,以鹰帮的实力想要反咬一口也是有可能的,我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外界联系,先稳住蒋鹰,到时候抓他一个人赃俱获。”

    “呵呵,我的乔乔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季沉似笑非笑的说着,脸色一阵变换。

    乐乔被他这诡异的笑吓得心里一阵不安,“你不会是还在生气吧?”

    “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季沉翻过身来,搂着乐乔,不再看着她的眼睛。

    因为在他躺下的前一刻,他就看到了乐乔眼底的浓烈悲伤。

    乐乔叹了口气,“你知道了,是吗?”

    本来以为可以瞒住季沉的。

    “我不知道,我等着你告诉我,乔乔。我是你的男人,我希望你在我的面前毫无隐瞒,我也希望我有资格和你一起分担你所受到的苦难和痛苦,你明白我的那种心情吗?”

    乐乔的喉咙哽咽着,她当然明白季沉的心情。

    可是,关厉珏的事情太复杂了,而且她对关厉珏的那种情感也太复杂了。

    “你若是不说,那便不说了!睡吧,明日还要训练呢。”

    乐乔突然拽着季沉的手,抬眼去看他英俊迷人的轮廓,冷硬的轮廓在自己的面前总是会不自觉的化开,就好像是万千年的寒冰在自己的面前总是如同遇到最炙热的岩浆般一点点融化为水。

    “我愿意说。”乐乔道,声音十分轻微,但季沉听得清楚:“当时蒋鹰把我当做人质,而我不能让这次的任务因为我出什么问题,所以我选择了冒险,我和蒋鹰对峙的时候,蒋鹰开枪指向我的胸口,而我却是对准了他的脑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有一半的机会活下来,只是当时我不知道明明已经离开的关厉珏为何会出现,挡在了我的前面,为我挡住了蒋鹰的子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