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63章 嫂子胆子好大,敢在陵园喝酒
    在乐乔彻底醉晕过去之后,没多久,昨天出现的那个黑影再次出现了。

    他站在乐乔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乐乔,目光中盛满了浓浓的心疼和悲伤,这悲伤化作实质,变成了他温暖心疼的拥抱。

    抱着乐乔,他定定看着墓碑上关厉珏的照片,看着这张狂傲冷酷的脸庞,低低道:“如果你真的知道她现在有多伤心的话,就保佑她早一点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他怕……乐乔会因为季沉的事情想不开。

    这个从来都把所有的悲伤埋在心底的女人,这个永远都只会粉饰太平的女人。

    吸了吸鼻子,男人看了一眼怀里的乐乔,“你这是何苦呢?”

    找不到乐乔,季沉真的要疯了!

    他让石桥订了今晚就回江州的机票,他一定要亲自回去找她,不管怎么样,他要找到她!

    石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赶紧按照季沉的吩咐去做了。

    安娜一身清凉高贵的打扮出现在乐乔的面前,她约了季沉今晚吃饭,现在正是来找季沉的时候。

    季沉从酒店里出来,看到安娜这身打扮,不自觉的蹙起眉头,“其实你端庄的时候会更加好看。”

    这个样子,就好像是那些风尘中走来的女人般。

    安娜的脸色猛地变白,她没想到季沉不仅没有夸赞自己今夜很美,反而用一种很嫌弃的表情看着自己,难道他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吗?

    看到他手中的包,安娜忍不住伸手去抱住季沉的手臂,“你要走?”

    季沉嫌弃的挣脱了她的手,淡淡道:“嗯,要走了,再见!”

    安娜震惊的看着季沉,“季沉,你这就要走了?可你还没有说什么时候来接我?你真的……”

    “安娜,我从未说过要接你,我也从未说过我会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和你在一起,十年前不会,十年后,也不会!”

    季沉冷酷的嗓音,夹杂着丝毫没有犹豫过的残忍和拒绝,安娜听到这话时,眼底满是震惊和不解,“可你既然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为什么还要陪我吃饭?”

    “陪你吃饭,只是因为十多年没有见了,你好歹也是大伯的养女,我和你之间也有点姐弟情谊,除了这一点,再无其他,我希望你不要想太多了,我还要赶时间,就不陪你了”

    季沉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安娜怔了片刻,随即想到了什么,她急急跟了上去,冲着季沉英挺的背影大声叫道:“季沉,难道你敢说,你现在不喜欢我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吗?如果没有她的话,你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对不对?”

    季沉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滞!

    “那个女人叫关乐乔,对不对?她是杨家的三小姐,对不对?”

    这一次,季沉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目光森寒的看着安娜。

    这样的目光,让安娜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季沉,目光森寒,隐含着淡淡的杀意。

    “你、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是因为那个女人你才会拒绝我的对吗?”

    安娜的话让季沉蹙起了剑眉。

    “这一切都是秦思思告诉你的?”

    安娜没有说话。

    她的默认,让季沉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

    这个秦思思……这一次他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安娜,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乔乔做什么事情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季沉森寒的话语,让安娜全身的血液都是在这一瞬间凝固起来。

    季沉和她,早已有十几年的情分,可现在他竟然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这么威胁自己?警告自己?

    为什么?!

    她不相信季沉真的再也不念他们之间的情分了。

    看着那远远消失在眼前的决绝背影,安娜靠在墙壁上,支撑着自己虚软的身体,她低低自言自语着:“季沉,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喜欢的男人,我绝不让任何女人抢走你!”

    “若是我得不到你,那别的女人也没有资格得到你。”

    到了机场之后,季沉从石桥的手中拿过机票,“伦斯韩那边可发现了什么?”

    “没有,他们的人在酒吧找到了银行保险柜的钥匙,又去程然那里确认了一遍,没有怀疑!”

    “嗯,我们走吧!”

    “少将。”石桥突然叫了一声。

    “什么事?”

    “我们就这么离开,万一安娜夫人去找伦斯韩的话,会不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她不会说,就算她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她。”季沉蹙起眉头,一字一句道。

    三个小时之后,季沉赶回了江州,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他一回来就去了山水别苑,确定乐乔没有回去过之后,又去找了方圆,只可惜,方圆那边也没有任何线索。

    季沉不知道乐乔去了哪里,第一次,他对乐乔消失充满了害怕,这与她之前被关厉珏抓起来的时候还要让他忧心,让他不安。

    “是了,关厉珏!”

    方圆不解的看着季沉,“季少,你说什么呢?”

    “关厉珏的陵墓在哪里?”季沉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问道。

    方圆还是很疑惑,但赶紧把关厉珏的陵墓地址报了,他上次问过一次程落蝶,所以记住了。

    “季少,你不会是觉得嫂子是在关厉珏的陵墓吧?这都已经这么晚了,她怎么可能还在那里?”

    “我一定要去看看。”就算找不到她,也能知道她是不是去过那里。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季沉想了想,“好。”

    两人开着车,很快赶到了临安陵墓。

    找到了关厉珏的陵墓之后,方圆缩了缩脖子,“季少,这关厉珏埋葬的地方还真是阴森啊,我怎么觉得这寒风一阵阵的往我身上刮呢?”

    季沉瞥了方圆一眼,方圆立即闭嘴。

    蹲下身去,把地上的那些空酒瓶都捡起来,闻了闻,季沉又在关厉珏的照片上检查了一下,尽管现在是晚上,但他用电筒还是看出了照片上的刮痕。

    “她来过这里,而且是刚走不久。”

    季沉的话让方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季少,这怎么可能呢,嫂子一个人大晚上的怎么敢来这个地方,这地方我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慎得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