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80章 情敌安娜出现,震惊
    乐乔的脑袋里有段记忆是空白的,但她真的对荣城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她只当这个护士是在逗自己。

    安娜眯起眸子,盯着乐乔,一字一句道:“真的不认识我了?”

    难道,她真的和秦思思说的一样,已经失忆了吗?

    “你到底是谁啊?”乐乔揉着被安娜放开的手腕,很是不悦的看着她,“你莫名其妙的来到我的病房,又说认识我,你有什么目的?”

    安娜深吸一口气,道:“我没有什么目的,我来找你,只是想和你把之前想说的事情说清楚而已。”

    “什么事情?”

    “季沉!”

    安娜吐出这个名字时,乐乔的眼神狠狠一动。

    “什么意思?”乐乔浑身的细胞都开始防备起来,她虽然忘记了季沉,但季沉这两日对她的照顾很是体贴,对她也是真心的爱护,现在有个女人突然来和自己提起季沉,看着样子好像还和季沉很熟悉的样子,她如何能不紧张,不防备?

    安娜目光森寒的盯着乐乔,咬牙道:“你既然已经忘记了,那我就不同你说荣城的事情了,我只和你说我和季沉的事情,可好?”

    乐乔狐疑的看着她,没说话。

    安娜找了个椅子坐下,精致的脸庞上浮现了冷漠的狰狞和森寒,她这张脸很是好看,气质雍容,又是个女强人,走到哪里都很抢眼,可不知怎么的,乐乔总觉得这个女人的神情很是诡异森寒。

    她的手轻轻拽紧了被子的一个角。

    “我和季沉是青梅竹马!”安娜说着,看到乐乔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脸色也白了几分,她得意道:“我和季沉小时候就是很喜欢对方,两厢情愿这个词就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长大之后我本来是要嫁给季沉的,只可惜命途多舛,嫁给了别人,但从我嫁人之后季沉就再也没有喜欢过别的女人,他一直在等我回来。”

    乐乔的眉头蹙的很高,眼神也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不过后来,我听说他结婚了,还是闪婚,我查了一下,他是在相亲的时候遇见你的,可你不是他的相亲对象,但他却选择和你闪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乐乔怯怯道:“也许……是因为我和季沉有缘分呢?他喜欢我,正好我也喜欢他,我们就结婚了,这有什么不能的?”

    安娜大笑出声,“呵呵……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你是真的笨,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着笨?你说这话的时候,怕是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吧?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只说一句,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我们的眼睛是不是有几分相似?”

    乐乔本来没觉得什么,她只觉得这个叫安娜的女人挺漂亮的,可现在看着她的眼睛,她也觉得和自己有点像。

    心头狠狠一震,乐乔的两只手紧紧拽着被子,“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季沉和我结婚,季沉喜欢我,都是因为我和你长得相似吧,季沉是这么理智沉稳的男人,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休想骗我!”

    安娜猛地站起身来,骄傲的如同一只孔雀:“我有没有骗你你自己很清楚,说真的,其实我挺可怜你的,在发现你是我安娜的替身之后,竟然会生气的出去开车,车祸了,失忆了,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季沉说什么你都相信吗?”

    “如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季沉不与你在一起,反而留在我身边吗?你分明就是在骗我!”乐乔咬着牙,眼眶红肿着。

    她想忍住眼泪,可这眼泪很是不听话,一直想要崩塌出来。

    安娜的嘴角抿起一道骇人的弧度,她冷声道:“那是因为季沉可怜你!”

    见乐乔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白,安娜继续道:“你为了季沉车祸,还失忆了,你是杨家的女儿,季沉当然不能就这么和我在一起,如果不安抚养家的人,季家这边也不好做,不是吗?你那么聪明,应该清楚家族之间的势力联合是什么意思。”

    蹙起秀眉,乐乔不可置信的低低呢喃着:“我不相信,若季沉不喜欢我了,大可以和我说一句就是了,我也不会缠着他的,他不会让我做你的替身,我和你根本就不像!”

    “你在荣城的时候就看到我和季沉在一起,接受不了,回了江州,又刚好知道我和季沉是青梅竹马,认识到你只是季沉眼里我的替身,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是你自找的,我只和你说一声,你之前和季沉结婚,之后又离婚,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乐乔不说话,咬着嘴巴,嘴唇都开始泛着血迹了。

    “是因为我回来了!我告诉季沉,我要回到他身边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的和你离婚,你们结婚不到两个月就离婚,你真的以为他对你真爱吗?”

    “你还真是个天真的女人,也罢,既然现在季家要还杨家的人情,我就大方一点让季沉在你身边多照顾你一段时间好了,但你要记住,这是在季沉心中最重要的女人安娜对你的恩赐!哼!”

    说完这些话,安娜在看到乐乔落泪的瞬间,得意的笑了。

    乐乔不知道安娜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没有,她只觉得心口像是被巨山给压住了一下,很痛,很憋屈,也很难受。

    喉咙哽咽着,感觉呼吸都是一种奢侈的痛,她干脆躺在了床上,希望眼泪能够流回去,可到底……这些眼泪还是不听话的从眼角滑落,一点点打湿枕头……

    “三妹。”杨许诺来查房了。

    “三妹?”

    “小懒虫,你还在睡觉啊,怎么睁着眼睛?”杨许诺并不知道乐乔发生了什么,走近了才看到她红肿着眼睛,满脸的泪痕。

    急忙过去把乐乔扶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痛了,和二姐说,二姐帮你止痛。”

    乐乔摇摇头,神色憔悴的看着杨许诺,虚弱道:“二姐,我不痛,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你想问什么你问就是了,怎么还哭上了?”

    “我、我和那个季沉……是不是结过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