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62章 乐乔教训“聋哑人”
    回到临城之后,杨家开始变得热闹起来,起初都是来拜访杨建国的,可渐渐的,这样的拜访就变了味道。

    因为很多人都不知道杨家的三小姐杨乐乔其实和江城季沉季少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都知道这位三小姐是杨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但凡是家里还有个把没有结婚的英年才俊,都会被带着来杨家走一遭。

    面对这样的盛况,乐乔的选择是,躲开!

    她干脆躲在卧室里不出来了,而杨建国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孙女对这种拜访的排斥,于是若有似无的公开了一件事,自己最小的这个孙女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有青年才俊和未娶少年的……暂时都别来了。

    如此,过了一个星期。

    每天晚上,季沉都会和乐乔打电话,至少半个小时,很多时候乐乔都是听着他的声音在发呆,因为她怎么也无法适应没有季沉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可一边又要压抑自己对他的思念,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爱发呆的杨家三小姐。

    季沉也偶尔听杨天辰说起临城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前来杨家拜访的事情,他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那清冷禁欲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森寒杀意。

    时间,就这样过去,就在陆煜寒都是以为季沉已经决定放弃乐乔时,他听到杨许诺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你刚刚说什么?”

    杨许诺端着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加大了自己的音量,道:“我说的是真的,季沉真的已经把鹰之特战队队长的军衔给辞掉了,他现在虽然还是第一军区的少将,但手中少了许多任务,如果不是有非他不可的大任务,他是不会回来的。”

    “这么说,他真的为了乐乔……去了临城?”

    杨许诺看着陆煜寒脸上的黑沉和阴森,心底泛起了些许的寒意:“你是不是很不高兴?”

    陆煜寒一直都希望季沉和乐乔分开,他也成功刺激到乐乔,让乐乔对季沉多了很多的愧疚和不安,最后离开江州,回到临城。

    现在他还想做什么?

    “我有什么可不高兴的?”陆煜寒突然敛下了眉宇间的寒意,伸手扶着杨许诺过来,“我们就要结婚了,任何事情都无法让我不高兴,对了,上次你选的婚纱已经从英国送来了,今天下午我们去试婚纱吧?”

    “好。”杨许诺假装看不出他的掩饰,“等我试完了婚纱之后,下个星期一就要回临城了,和爷爷他们把日子确定好了,我们就办婚礼,在临城办一次,在江州办一次,你觉得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高兴就好。”

    陆煜寒的心底,升腾起一阵深沉的厌恶。

    虽然知道杨许诺对自己是真心的,可有时候越是看到她对自己好,对自己体贴万分,他就觉得她和乐乔越是不像。

    明明喜欢的就是她和乐乔的那些性子类似之处,为什么现在的她反而变了呢?

    其实不是杨许诺变了,是陆煜寒变了,变得固执又深沉,可怕又心狠。

    这些日子童心虞已经陪着乐乔把临城所有的医院,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跑遍了,她也吃了不少的药,可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哪怕童心虞还口口声声坚持着国外或许有办法治好她的言论,但乐乔的心却已经渐渐绝望起来……

    如果国外真的可以治好的话,为什么那些人不去国外呢?

    为什么还要去孤儿院领养?

    抱着这样的心态,乐乔对自己不能怀孕的事情像是敲了一颗钉子在自己的心头,无论是谁都无法将这颗钉子拔出来。

    这日,童心虞约了乐乔去见一个不世出的老中医,这个中医是童家爸爸的好友父亲,听说是个一流的中医,一身医术可是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

    好不容易约下了日子,今天下午五点去老人家那里看看,乐乔被童心虞磨得无法拒绝,最后只得点头答应。

    不过童心虞还未下班,她就在童心虞上班的军区外面咖啡厅等着,只是她现在已经不再喝咖啡了,不管是为了这治不好的身体,还是自己的执念,她都不在喝咖啡了。

    看到那边有个专门来要钱的聋哑人,乐乔弯起眉眼,观察着这个一桌一桌要钱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的手脚都是好的,穿的衣服有些破旧,手里拿的是一张木板,木板上写着他是个聋哑人,希望大家给点钱,他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在街上,偶尔也能看见在路边要钱的“可怜之人”,这其中固然也有真的,可……也有一些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

    乐乔看到这男人时,分明看出他就是属于后者的那种,因为在服务员叫他出去的时候,他条件反射的皱起眉头,还打了一下服务员的手臂。

    如果他真的是聋哑人的话,又怎么会听得见服务员的话?又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神色?

    他已经到了隔壁桌。

    乐乔无趣的透过玻璃窗,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大有一种不搭理他的意思。

    只可惜,他是一桌也不会放过的。

    他伸出手在乐乔的面前晃了晃,那种难闻的汗味在鼻尖充斥起来,乐乔不得不皱起眉头。

    她转过头来。

    男人看到她转过头,连忙把手中的木板递到她的面前摇晃几下。

    乐乔斜睨着他,“你想要多少钱?”

    男人的表情很明显的一怔,然后继续摇晃着手中的木板。

    “你几天没吃饭了?”

    男人伸手指着木板上的“三天”。

    乐乔勾起嘴角,声音一点也不压抑,她就这么淡淡道:“你不是聋哑人吗?为什么我问你几天没吃饭了,你却指着三天?诚然,你是听得见我说话的,对吧?”

    男人呆了呆。

    “你的双手还是完好的,也没有残废,何必做这种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的事?如果你不来我这里打扰我的话,我是不会多管闲事戳穿你的,但你现在打扰到我了,你觉得我会给一个骗子钱吗?如果你真的想靠着不劳而获得到什么的话,我建议你去楼下,看到下面那里跪着的一个老年人了吗?那才是真正的乞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