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66章 别把我当做你的棋子
    “我本来是来找嫂子的,嫂子让我来看看你,我就来了。”

    “你和心虞要去哪里?”

    童心虞挤眉弄眼的,希望杨天辰不要问了,杨天辰大概懂了,只是没想到乐乔十分淡定的和他解释:“嫂子带我去看一个中医,看看能不能治好我的病。”

    “你……”

    “大哥不必这样,我不会多心的。”乐乔道,“大哥,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

    叩叩叩。

    童心虞听到敲门声,自言自语道:“今天来找你的人可真是不少,杨天辰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啊。”

    说完,她已经打开了门,看到一身军装的威严中年男人时,童心虞的下巴都惊掉了。

    “师、师长?”

    听到童心虞叫师长,杨天辰立即站起身来,从办公桌后面走过去,穆师长这个时候来这里,难道是有什么急事?

    “师长!”杨天辰给穆阳生敬了个礼。

    穆阳生回了一个军礼,道:“坐吧,我也只是来找你说一些小事的,不必搞得这么严肃,这位是……”

    其实穆阳生在看到乐乔的那一刹那便知道了她的身份。

    他也是听到有人说杨少将的三妹来到了军区,而他很清楚,杨天辰的三妹是谁。

    她和云雨月,真的长得很像,都是那么的美丽优雅,那么的倾国倾城。

    精致的五官,白皙如玉的脸蛋儿,还有一双漆黑如宝石的大眼睛……这样一副倾城容颜,除了她的女儿,还有谁能够拥有?

    况且,乐乔和云雨月本就有八分相似。

    “师长好,我叫杨乐乔。”

    “你就是老军长的孙女乐乔?”穆阳生故作好奇,“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唔,也很有礼貌,坐吧。”

    乐乔一怔,看向杨天辰,杨天辰点点头,她才和童心虞一起坐下。

    “听说你以前在部队新兵营的表现很好,我这里还审批了你去精英基地参加训练的批文,不过我最近得到消息,说你已经退役了,是吗?”

    乐乔闻言,严肃道:“嗯,已经退役了,我受了点伤,爷爷说不能在部队里了。”

    “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

    和穆阳生的交谈中,乐乔觉得他和穆凌峰真的很像,都是那么的绅士优雅,如果不是知道的对方的身份,她一定想不到这样平易近人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师长。

    当然,她并未察觉穆阳生掩藏在眸底深处对她的打量,还有那种莫名的情绪。

    就这么在杨天辰的办公室,和穆阳生聊了一会儿,童心虞找了个借口带着乐乔离开了。

    出军区大门之后,童心虞默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穆师长会做什么呢,没想到他只是和咱们扯家常,乐乔,你说他怎么突然来了你大哥的办公室呢?而且我看他和你聊的很开心的样子,他似乎很喜欢你。”

    乐乔闻言,不由皱起眉头,“嫂子别这么说,我和穆师长是第一次见,他又那么客气,不过是因为他平易近人罢了,怎么会很喜欢我?”

    况且她也没在穆阳生的身上感受到什么长辈对晚辈的喜爱。

    “什么?”童心虞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竟然觉得穆师长平易近人?我天,乐乔你是傻了么,穆师长可是整个第三军区最威严的人了,不过他今天对你的态度确实是挺平易近人的,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把新兵吓哭的威严长官。”

    乐乔把童心虞的话放在了心里。

    难道这个穆师长以前认识她的妈妈?

    除了这个想法,她已经想不到第二个原因了,总不至于因为她是杨建国军长的孙女就对她这么客气吧,完全没必要。

    真是因为爷爷的关系,那他还不如对大哥好点呢。

    莫名的,乐乔想起了在荣城时遇见的那个长辈,程然。

    那个为了妈妈,守了一辈子都没有结婚的男人。

    “乐乔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嫂子,那个中医家在哪里?”

    “在永城巷那边,这个中医的脾气有点怪,一会儿你别害怕。”

    “我害怕什么。”乐乔勾起嘴角,“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吗?”

    连不能怀孕这样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她还能害怕什么呢?

    童心虞有些心疼的捏紧乐乔的手,“走吧,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办法也不一定。”

    穆凌峰回到家里,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

    看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穆阳生,穆凌峰的眉宇间多了几分淡漠的味道。

    他走过去,“父亲。”

    穆阳生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盯着自己手中的报纸,声音比穆凌峰的还要冷漠:“回来了?今天看到杨乐乔了吗?”

    “看到了。”

    穆凌峰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澜。

    “如何?”

    “还可以。”

    “这么说,你并不讨厌她?”穆阳生突然抬起眸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冷漠孤僻的儿子,眯起眸,“这么说,你是喜欢她了?”

    “喜欢?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对女人一见钟情了?你以为我是你么,为了一个云雨月,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把杨乐乔……”

    话未落,穆阳生的怒吼便响起,“穆凌峰,注意你的言辞!你要知道,有些事情说出来了,可是会酿成大祸的!”

    眯起眸,穆凌峰淡淡道:“是吗?我还以为这些事情都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呢,没想到还是会引起祸端,穆师长,以前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当初我母亲知道你的心里只有云雨月,你娶她也不过是因为酒醉过后要负责,产后抑郁,她死了,我这个酒醉之后的种子出生了,被你当做是你的延续血脉一直培养,我感谢你,可我也说过,我不会成为你的棋子!”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做我的棋子了?穆凌峰,我一直都很疼爱你,你并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希望和期待。”

    穆凌峰弯起眸,“是吗?看来是我误会父亲了,那我可以和父亲提出一个要求吗?”

    穆阳生挑眉,道:“你说。”

    “我和杨乐乔的事情,你绝不插手!”

    这个要求对于穆阳生来说,有点难。

    但是看着穆凌峰那冷厉的眉眼,还有眼底的坚决,他无奈点头:“好,但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