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19章 季沉,你想做什么?
    乐乔几乎被季沉吻的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季沉总算是放开了乐乔,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乐乔那被自己吻的红肿的唇,目光一阵的幽深,一阵的潋滟。

    这样的眼神,是乐乔最不能抵挡的诱惑。

    “季沉,对不起!”

    她在道歉。

    声音是那么的哽咽。

    季沉的手,微微一顿,随即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吻了一下,“笨蛋,和我说什么对不起,真正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如果不是我当初做的那些事情,你也不会……”

    乐乔捂住季沉的手,弯起眸子,笑眯眯道:“你当初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啊。”

    季沉知道她的意思,于是也不再提以前的事情了,他道:“你刚刚害怕吗?穆凌峰在你房间的时候,你害怕吗?”

    “怕,很怕!”乐乔想也没想就说道。

    她把自己的脑袋靠在季沉赤裸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心头泛起阵阵的安心和温暖,“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在坚守着一个信念,那就是你一定会出现,一定会救我的。”

    “我真的等到了你,季沉。”

    “你真的来救我了!”

    她感动,疑惑,但更多的是幸运。

    这个男人真的会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如天神般降临,为自己除去一切的苦难和危险。

    “笨蛋,我当然要救你,我说过,不管你的心里有了谁,我都会在你身边默默守护着你,无论你是否需要。”

    他的表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真诚。

    这是乐乔,听过最动人的一句情话。

    她亲吻在季沉的胸膛上,那柔软的唇瓣贴在季沉的胸口上时,他的胸口狠狠的起伏了几下,像是……受到了什么致命的蛊惑和刺激。

    猛地抱紧乐乔,他沙哑着嗓音,性感的提醒:“乔乔,别这样,不然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忍得住。”

    乐乔的眼底,闪过一道温暖笑意,“如果不想忍的话,那就不要忍!”

    她这话,就像是一股莫名的邀请。

    可是季沉舍不得。

    舍不得伤害她,让她有一点点的不舒服。

    他还是很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难受,低低道:“不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乐乔还想说什么,但被季沉转移了话题,他问:“你不是懂得防备下药这样的伎俩吗?为什么还会中招?”

    “我……没想到饭菜里面也会有,我更加没有想到,我的姐姐,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付我!”

    乐乔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自嘲,几分冰凉之意。

    她深吸一口气,不敢去看季沉冷厉而又森寒的黑眸,只是继续道:“我知道二姐肯定会为了陆煜寒的事情迁怒于我,我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钻牛角尖,其实我和陆煜寒之间真的没什么的,当初陆煜寒告诉我,说我……算了,总之,我和陆煜寒连朋友都不再是了,不知道二姐为什么还是会误会我,怪我。”

    心里的委屈,发酵着。

    季沉加大了抱着她的力气,沉声道:“杨许诺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不行。”深知季沉性子的乐乔连忙抬头看他,乞求道:“你不能让二姐进监狱,更加不能伤害她,她现在有了孩子,受不了任何的刺激,还有,二姐毕竟是杨家的人,如果你对我们杨家的人出手的话,爷爷和大哥都不会同意的。”

    这毕竟,是他们杨家的家事。

    “乔乔,难道这一次的算计,你真的就要这样放过?”

    乐乔没说话,像是在默认。

    季沉突然冷下声线,“就算是你要就此放过,我也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她,如果这次不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她是不会学乖的,到时候她继续联合别人来算计你,伤害你,怎么办?只听说过千年做贼的,没听说过千年防贼的,难道你要一辈子防备着她吗?”

    季沉的话,如当头棒喝。

    乐乔叹了口气:“我会和二姐好好谈一谈的,如果不行的话,再请爷爷和大伯主持公道吧。”

    她不想把杨家弄得这么乱糟糟的。

    那是她的家啊。

    “其实,这些年也是我欠了二姐的,如果不是我回到杨家的话,二姐也不会……”

    “不是你的错,是杨许诺心胸狭窄,也是杨许诺胡思乱想,更是她不懂得珍惜所拥有的,而去破坏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关心和爱护。她这是自作孽!”

    季沉这杀气腾腾的声音,让乐乔的心里不免有些惴惴起来。

    她干咳了一声,道:“如果是你的话,你打算对我二姐做什么?”

    “不,你现在应该问我,打算对穆凌峰做什么。”

    穆凌峰?

    是啊,乐乔怎么忘了,穆凌峰是被二姐带来的,而二姐能够有那么多的办法来对付自己,肯定有穆凌峰的功劳。

    “对了,海伦怎么样了?穆凌峰可是空军少将,他受到过的训练可不比你少,你觉得海伦真的能够制住他吗?”

    季沉对海伦显然不抱任何信心。

    “穆凌峰这个时候应该早就走了,说不定连酒店关于你和他来过的监控记录都已经销毁了。”

    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的霸道,凛然。

    他仿佛对整件事情都充满了自信,掌控。

    乐乔不由狐疑的看着他,看着这个英俊又冷酷的男人,清冽道:“难道,你已经有了对付穆凌峰的计划?”

    见季沉不说话,乐乔继续道:“可你要知道,穆凌峰是穆师长的儿子,还是穆家的独子,又是空军少将,如果你对他做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季家和穆家就会成为敌人,你真的不担心吗?”

    冷笑,季沉道:“笨蛋乔乔,如果我把穆师长的罪证也收集了呢?”

    “等等——”

    乐乔瞪大眼睛,直接挣脱了季沉的怀抱,坐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穆师长的罪证?季沉,你到底在干什么,那可是穆师长,是一个军区的首长,是我们Z国军区最重要的首长之一,你怎么能去收集他的罪证呢?”

    季沉淡淡的坐起身来,给乐乔把靠枕放好,扶着她靠在靠枕上,又优雅的把薄被拉过来盖在她的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