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67章 厉珏,你在天堂……好好的
    文玉正要反驳,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她那强势的神色突然变得柔弱起来,指着关果凌,哽咽的说道:“大小姐,我哪里是贪图你们家的钱和地位,我只是……我当初和你爸爸在一起也是喝醉了,之后我又敬仰你爸爸的风度和人品,这才选择嫁给你爸爸的,况且我肚子里有了你们关家的孩子,我当然不能让孩子成为一个没有爸爸的人,对不对?”

    关果凌不知道文玉为什么突然说的这般声泪俱下,她蹙起眉头,道:“我不想听你和我爸爸的那些事情,你的孩子我也在意,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敢打我们关氏集团的主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大小姐,你……你怎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如果我要这样做的话,我何必嫁给你爸爸?我直接勒索一笔钱不就是了?”

    “那是因为你想得到更多,文玉,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性情温和的女人,没想到你的心机这么深,我真是……”

    “放肆!”身后,响起关承刚愤怒的吼声。

    关果凌的身体微微一僵,看到文玉眼角那似笑非笑的光芒时,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这女人突然示弱,突然说这些恶心人的话,是因为看到了爸爸在外面?

    该死,竟然被她给算计了。

    今天和肖扬一起吃东西的好心情都被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关果凌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对关承刚道:“爸爸,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当着你的面我也敢说,你想要和她结婚,我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但是爸爸,如果你想要把关氏集团的股份分给这个女人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说完,关果凌在关承刚那愤怒的眼神中上了楼。

    “承刚,你看看大小姐,她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现在还怀着孕呢,她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当初不是说,大小姐是个不错的孩子,不会为难我的吗?她现在都已经开始为难我了,呜呜……”

    关承刚本来还很生气的,看到自己的小妻子要哭,赶紧过去安慰她,“好了好了,文玉你也别哭了,果凌就是这个性子,和厉珏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等以后我们住在一起了,你慢慢就会知道她的心的。”

    “真的吗?”文玉眨巴着眼睛。两滴眼泪挂在睫毛上,看起来尤为楚楚动人。

    这文玉虽然长得不是很好看,是个小家碧玉,但胜在柔弱的时候格外柔弱,就像是那需要人保护的病弱西施般,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

    加上关承刚都这个年纪了,三十岁的文玉在他面前就像是最年轻的一朵花,当然要好好护着了。

    咳咳,这人老了,若是谈起恋爱来,老房子都要失火。

    关果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抬眸,看着被自己挂在墙壁上的关厉珏以前的照片。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棒球服,戴着一个黑色的棒球帽,整个人就像是从阳光下走来的王子一般。

    关厉珏,曾经也那么青春过,阳光过。

    “厉珏,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的压力到底有多大,现在爸爸又要娶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回到关家,我真的很担心我们关家的企业会落入那个女人的手里。”

    “不,不会的,只要有我在,那个女人休想得到关家的任何东西。到时候就算是和爸爸反目,我也不会让她成为关家的主人。”

    定定看着关厉珏的照片,关果凌满心都是坚定。

    我知道你一直在看着我,看着你心爱的女人,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再对付她了,为了你,我也与她和好了,她很快就要结婚,等她结婚之后,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厉珏,你在天堂……好好的。

    乐乔从梦中惊醒过来。

    “怎么了?乔乔,是不是做噩梦了?”

    看着满头大汗的妻子,季沉连忙起来抱着她,乐乔摇摇头:“不、不是噩梦,我只是……”

    “怎么了?”

    “我好像梦到了关厉珏,他在朝着我笑。”

    “关厉珏?”

    这个名字,不是早就在乔乔的心中掩埋了吗?为什么还会梦到他?

    “嗯,没事了,我们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去试婚纱吗?”乐乔安抚着季沉,道。

    她也知道季沉对关厉珏其实是有芥蒂的,可关厉珏都已经离开那么久了,再多的芥蒂,也该随着人的离开而消失了。

    “是啊,明天还要去试婚纱呢,来,我抱着你睡,不管梦到什么,都忘记,现在好好睡觉。”

    乐乔闭上眼睛,眼前浮现了关厉珏的脸庞。

    阴柔,俊逸。

    却又带着几分神秘的气息。

    关厉珏,我好久都没有梦到你了,你这次出现,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翌日。

    醒来的时候,季沉已经起床了。

    乐乔洗漱好,换好了衣服出来,看到季沉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乐乔的心里顿时变得满满当当的。

    “季沉,你在做什么?”

    “给季太太做早餐。”季沉笑着。

    乐乔走进了厨房。

    “别进来,一会儿你会不舒服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娇气啦,我以前也是经常在厨房做东西的好吗?”乐乔伸出手,抱着季沉精瘦的腰身,“季沉,你对我真好。”

    “你是我的女人嘛,而且你还是我孩子的妈妈,我当然要对你好了,除了你,谁也没有这个资格享受我的好。”季沉得意道,俊美清冷的脸庞上,浮现了浅浅的笑意。

    乐乔靠在他的后背上,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人无法拒绝的安全感。

    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他身上那种独特的阳刚气息,乐乔低低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季沉转过身来,目光凝重的看着她,“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像是想到了什么,季沉严肃道:“乔乔,我没有生气,关厉珏当初是为了救你才会死的,我感激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和他计较?况且他现在都已经……我想你昨天晚上梦到他,大概是他知道我们要结婚了,特意来你的梦中祝贺你一番才是。”

    季沉这番话说的十分得体,连他自己都要相信这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