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00章 秦思思要跳楼了
    相对于心疼秦思思,同情她所有遭遇的秦晓晓内心的无力感和悲哀感,此时在医院里悠悠醒转的秦思思才是真的要疯!

    她浑身上下都是被男人侵犯和欺辱的伤痕,下半身更像是被蹂躏过的烂泥,除了疼痛,便是那种动一动都能让人想起悲惨被强的可怕知觉。

    她坐在病床上,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屏幕,屏幕上,是偌大的一张果照,不,应该是淫——-乱照。

    是她在酒店和高飞缠绵之后,又被自己买通来,想要去侵犯乐乔,最后自己却被算计,中了催qing香,纠缠在一起的男人和自己的照片。

    眼睛里没有一滴眼泪要流下,却有着无尽的愤怒和恨意,怨毒和沧然。

    “这一切都是季沉,都是季沉!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秦思思还不算愚蠢,能够在如此快的时间之内,掌握她的全部行动,并且把一切的灾难都从原本该承受的杨乐乔身上转嫁到自己身上的人,除了那个强大又神秘无情的男人,还能是谁?

    是他,一定是他!

    十分钟后,护士来病房里给秦思思换药,虽然这个护士也看了新闻,也觉得秦思思是个自作孽不可活的人,但看到她身上的那些伤痕,她到底还是不忍心,所以在其余的同事都不愿意来照顾秦思思的情况下,她自己主动来了。

    推开门,看到被子下面是很大的一坨,小护士还以为秦思思捂着被子睡觉呢,“秦小姐,该换药了。”

    她叫了一声,床上没有任何动静。

    “秦小姐?”

    “秦小姐……该换药了!”

    她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掀开被子,一看,下面是一个枕头,哪里有什么秦小姐?

    “不好了,秦小姐不见了,秦小姐不见了……”

    医院的大楼顶上,一个身影很快就被人关注到了。

    季沉和乐乔也是在这间医院。

    此时的季沉,正在处置医院的王医生。

    这个王华就是把强性堕胎药这样的禁品给秦思思的人,也是他把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让人昏倒,休克的药给秦思思的人。

    尽管他知道秦思思要拿着两样东西去害人,但还是给了。

    因为……秦思思不只是给了他钱,还陪他好几天。

    “季少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是被秦思思那个贱人给骗了,我不知道她要用这个堕胎药去害少将夫人的孩子,如果我知道的话,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把东西给她啊!”

    季沉坐在摇椅上,神色淡漠的看着王华。

    “那你也不知道,她和你要另外一种药是要去杀人咯?”

    “我、我不知道啊,我只以为她跟我要这个药是去玩的呢,我真的不知道……她、她是要杀人啊。”

    王华的眼神闪烁着,不敢去看季沉。

    跪在地上的他,如同一条摇尾乞怜的狗,放弃了自己全部的尊严,向季沉求饶。

    季沉最是厌恶这样没有骨气,还敢做不敢当的男人。

    “你是医生,又和秦思思关系如此好,怎么会不知道她要这些药做什么,还有……你是不是想让我提醒你,你这两日一直在我夫人的病房外面徘徊,甚至把护士手中我夫人病房的钥匙掉包,交给秦思思。”

    王华闻言,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在秦思思被季沉察觉到的那一刻,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就用了手段,故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等着自己跳下去。

    没错,他还答应了秦思思,把乐乔病房的钥匙交给她,这样的话,秦思思就能在病房里做手脚,还能安排买通的两个流氓大汉进病房里,侮辱乐乔。

    “我不得不说,你的胆子真大很大,为了钱和色,你竟然敢算计我的夫人,算计我季沉,你真以为我这个少将是摆设吗?”季沉的眼神,变得凛冽起来,身上那种寒冷而又强势的气息压迫着王华。

    一座万年的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王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到了现在,他已经无从解释。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所以也不必求我饶过你,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说,季沉曾经是军中的英雄少年,是最早晋升为少将的天才军人,那么在经过无数次的危险与磨砺之后,在经过无数的残酷和冲击之后,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可以掌控全局,也能果断冷傲,心狠手辣又不可仰望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最狠的招。

    让人想死,都是不能!

    王华已经的呼吸,窒息了一会儿。

    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一辈子都将活在被秦思思算计和利用的煎熬之中。

    这个时候,他恨的人不是季沉,也不是乐乔,而是害了他的秦思思。

    “秦思思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两个士兵把王华拖出去之后,方圆从外面进来,一脸的高深莫测,“季少,你猜猜外面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没心思和你玩猜游戏。”季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表示自己最近有点疲惫。

    好好的结婚大喜事,还顺带着这么多的麻烦,真是烦人。

    但是有一点,把一个存在了很久的毒瘤给摘去了,他也可以和自己的老婆孩子睡一个安稳觉了。

    “哧哧,那个王医生也真是个蠢货,真的以为你是这么好得罪的?不过说实话,我都以为你结婚之后会变成没了利齿的纸老虎,没想到你一动怒,这天地都要变色,下手还是这么的快狠准!”

    方圆故意不说他想报告的大消息,就是为了让季沉主动问他。

    这转移话题的节奏,很是无聊。

    季沉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兀自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抬起修长的腿就要迈出这间办公室。

    “喂,季少你真的不好奇发生什么了吗?”

    “季少,你要去哪里?”

    “季少……”

    “秦思思要跳楼了,她嚷嚷着要见你,有话要和你说!”

    方圆站在走廊上,对着季沉的背影大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