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秦朗突然一声怒吼!

    秦晓晓的身体一颤,“爸爸?”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去找叶子阳和好,告诉他你还爱着他,你要和他结婚,第二,你立刻给我滚出秦家,再也不要回来,你也不再是我秦朗的女儿!”

    这样的话,几乎让秦晓晓的心口窒息。

    “爸爸,我……”

    “我不想废话了,你自己选吧。”

    秦朗是知道秦晓晓对家庭的渴望的,也知道秦晓晓不会真的不孝,他这样,只是在逼着秦晓晓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而已。

    秦晓晓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跪在秦朗的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

    “爸爸,我不选,我不选,我不要去找叶子阳,我也不愿意离开秦家,我……”

    啪!

    一耳光,狠狠扇在了秦晓晓的右边脸颊上,她敏感的脸蛋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秦朗的怒骂,传到了外面,外面的老者走的更快了。

    冲进来,对着秦朗就是一阵吼:“你还好意思说晓晓没出息,那你呢?如果不是你把秦思思那个丫头教成这么自私自利,胆大包天的人,她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多愚蠢的错事?”

    这冲进来教训秦朗的老者,正是秦家的老爷子,秦江。

    “爸?你怎么来了?”秦朗震惊的看着秦江。

    “我怎么来了,如果我再不来的话,是不是就让你把所有的气都撒在晓晓丫头的身上啊?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给我滚上楼去!”

    在秦家,也只有秦江敢这么骂秦朗了。

    秦朗闻言,脸色有些黑沉,但触碰到秦江那冷冽的目光之后,还是乖乖上楼去了。

    秦晓晓惊讶的看着出现的秦江,声音虚弱的呢喃:“爷爷,您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的话,难道让你那个不中用的爸爸把你打死吗?快起来,快起来!”

    秦江走过去,把秦晓晓扶了起来,仔细看着她脸颊上的巴掌印,咬牙道:“这个家伙,下手怎么那么重,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

    “爷爷,不是这样的,爸爸他……不是故意的,我一点也不疼。”

    见秦晓晓还为秦朗说话,秦江叹了口气,扶着她坐在沙发上,无奈道:“你这个孩子啊,就是太善良了,但是你也不要怪你爸爸,他也是太着急了,秦家企业的股价每天都在下跌,如果再不停止这样的恶劣情况的话,要不了多久秦家就会破产,到时候公司也会被瓦解掉。”

    “爷爷,真的有那么严重吗?”秦晓晓怯怯的看着秦江,问道。

    “是啊,如果不是这么严重的话,一开始还要想尽办法把你从牢里救出来的秦朗,又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一个脾气古怪,阴晴不定的人?”

    秦晓晓想起秦朗之前的确是去牢里看自己,还说了一定会把自己救出来的那些话,对于秦朗逼迫自己的事情,也就真的原谅了。

    “爷爷,我们家,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姐姐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季家还不放手?”

    “哎,这泥捏的人都有三分脾气,何况还是江州第一军中豪门季家了,尤其那个乐乔还是杨家老军长手心里的明珠,人家在杨家虽然只是一个三小姐,但因为身份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受关注和心疼的,这下突然在你姐姐的手中吃了这样大的亏,那杨家,又怎么会轻易了事?”

    秦晓晓惊讶的看着秦江。

    秦江继续道:“那杨乐乔本身是个善良的,可杨家的人,都是军中的人,部队里的人最是见不得这下诡谲的伎俩,尤其你姐姐还做了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触他们的逆鳞啊。还有季家,他们家在部队里,季沉是最出挑的,也是未来季闻那老家伙的接班人,他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容得下有人算计他的妻子呢?”

    “可是……可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

    “你和叶子阳在一起这么久,大约也知道季沉和乐乔的感情,情比金坚那是没得说的,当初乐乔不能怀孕的时候,季沉都愿意守着她一辈子,两人还因为没有孩子的事情分开过,人家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幸福的在一起了,结果秦思思那丫头竟然要把人家的孩子给害了,你说,这不是要季沉和乐乔的命吗?如果说只有乐乔的话,她倒是愿意谅解我们秦家,但是季沉,他能够在战场上立下军功,能够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还成为年轻的英勇少将,他的心可不是软的。”

    这话一出,秦晓晓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秦家,秦江算是唯一一个看得准的人,也分析的透彻的人。

    她希冀的看着秦江,希望他说出一个办法来。

    秦江重重叹了口气,定定看着她,道:“好在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一直以来也和乐乔的关系很好,他们是不会追究你的,你走吧,晓晓,趁着现在秦家还没有没落,爷爷让人送你出国。”

    “爷爷?不,我不走,我也不会出国的,我就是秦家的人,我一定要留在秦家,我……我不会让秦家出事的,一定不会!”

    秦晓晓的心,因秦江到了现在还为自己打算的举动而温暖起来,她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道:“爷爷,你相信我,我从小没为秦家做过什么,爷爷和爸爸都对我那么好,我现在一定会把帮助秦家度过这一次的危机,我一定会的!”

    她说完,大步跑出了秦家的客厅。

    秦江坐在沙发上,一张苍老的脸庞上,浮现了浅浅的期待。

    “晓晓啊,秦家能不能平安度过这一大劫,就看你的决心了。”

    他自言自语着,旋梯处,突然响起了秦朗那恍然大悟的嗓音:“爸,原来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

    “哼,你真是不懂事,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下来,你打了她,不是让她越发的对你,对这个家死心吗?”

    秦朗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无奈道:“我也不是气急了吗?我打了她,但爸你安慰她,还要为她打算,她就更加感动了,她一定会帮我们秦家度过这次危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