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58章 感谢你教会我算计
    乐乔刚下车,正要冲进去看看自己的爷爷和大哥时,还没走了两步,迎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倩影。

    “二姐?”

    自从上次杨许诺在医院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输血救乐乔和孩子,她对杨许诺比以前更加的亲热和感激了。

    杨许诺见乐乔如同一只飞舞的蝴蝶朝自己扑过来,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伸开双手,抱住了乐乔。

    “三妹,好久不见了。”

    “二姐,我也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你在国外过的还好吗?习惯吗?”

    乐乔激动的问道。

    杨许诺点点头,缓缓松开她,无奈道:“当然习惯了,我和大姐在一起,能有什么不习惯的?只是你孩子的满月酒我没有去,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我当然不会生气了,我知道的,现在二姐是大姐的秘书,是大忙人了嘛。真好!”

    二姐又和以前一样,往女强人的方向发展了。

    只不过以前她是做医生,自从她知道陆煜寒再也不能拿手术刀之后,她也不再穿那身象征着白衣天使的白大褂了。

    杨许诺浅浅笑道:“二姐现在有件事,想要和你说,你有时间吗?”

    “什么事啊?”乐乔不解的看着杨许诺,觉得她的表情有些为难。

    “二姐?什么事啊?”

    “穆凌峰他……想见你。”

    乐乔到底还是来了。

    为了杨许诺,也是为了杨家。

    还是在昨天晚上杨许诺和穆凌峰见面的地方。

    这一次,穆凌峰来的很早,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出发了。

    提前给乐乔点好了甜点和饮料,乐乔来到时,淡淡扫了一眼,随即坐下,对服务员道:“麻烦给我一杯温水。”

    服务员先是愣了片刻,随即点头下去了。

    “怎么,怕我在里面下药?我可不是你的二姐。”穆凌峰故意说道。

    乐乔的脸色一变,咬牙:“穆凌峰,当年的事情你以为你没有份吗?我已经忘记那些事情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提了。”

    “是已经忘记了,还是不想再提?”穆凌峰故意挑衅乐乔,“你知道你今天来见我,是为了拿什么吗?”

    乐乔当然知道!

    虽然杨许诺只是说,那是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东西,乐乔一想,杨许诺和穆凌峰最大的交集,大约就是一年前陷害自己的事情了,一定是这个心眼很多的穆凌峰留下了什么证据。

    “废话少说,你想见我,到底要做什么?”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把温水拿上来了。

    乐乔说了声谢谢,随即喝了一口水,然后看向穆凌峰。

    穆凌峰也在看她。

    一年不见了,她的神色比一年前好了太多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生了孩子的原因,乐乔的身上,现在多了另外的一种气质,高贵,雅致,雍容,风韵满满。

    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他穆凌峰的女人才是。

    当年他的父亲得不到云雨月,为何到了二十多年后,他得不到云雨月的女儿?

    五官精致,气质出众,这个女人可以温柔如水,也可以刚强如铁,她在部队里的事情他都是亲自调查过的,可在季沉的面前,她永远都是那么的柔顺亲和,在外人的面前,她就是一个疏远冷漠的无情之人。

    想到这里,穆凌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年前,你为了达成你的目的,甚至不惜算计我,穆凌峰,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乐乔见他不说话,主动提起。

    穆凌峰的眼神一动,“是季沉告诉你的?”

    他的语气,很是陌生,冷淡。

    “是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来见你,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清楚,不对,是在一年前我就已经和你说清楚了,我不会喜欢你,对你更是没有一点好感,你接近我,对我好,都是有目的性的,一开始我不知道,可后来……我才知道,一切都是你布的一个局,穆凌峰,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告诉我自己,再也不要被任何人算计!”

    穆凌峰的脸色变得黑沉难看起来。

    乐乔淡淡道:“我应该感谢你教会了我对不能相信的人,一定要保持着最初的警戒心,也是你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可信任的人,还存在算计自己的人。只要你有利用价值,就会成为被人算计的对象!”

    ——只要你有利用价值,就会成为被人算计的对象。

    这句话,是乐乔在穆凌峰的身上学到的。

    穆凌峰从小到大,也都是这么想的。

    因此穆凌峰的心里,除了对穆阳生的怨气和恨意,还有对自己想要的事物的占有欲,以及对乐乔的霸道和执着。

    也许他不是喜欢乐乔,他只是想要得到乐乔,来向大家宣布,他并不比江州第一季少差。

    临城的空军少将穆凌峰,总是被用来和江州的第一少将作为对比,这些年,他已经厌倦了。

    乐乔深深看着穆凌峰脸上那变幻莫测的神情,眼神微微凛然下来。

    “穆凌峰,我已经来见你了,把东西给我。”

    穆凌峰果真从怀里掏出一支笔来,正是杨许诺之前看到的那支黑色录音笔。

    乐乔正要伸手过去拿笔,穆凌峰的右手突然伸出来要握住乐乔。

    乐乔虽然已经不在部队很久了,但学到的东西却是没有忘记,眼疾手快的收回自己的手,目光冷冽的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没有摸到乐乔的手,对穆凌峰而言是有点失望的。

    但正是要这样才有趣。

    如果乐乔什么都不做,也不知道反抗,他反而觉得没了乐趣。

    勾唇,露出一抹邪肆狂傲的弧度,他道:“我只是许久没见你了,想和你打个招呼罢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是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不等乐乔说话,他又挑着眉,邪肆的看着乐乔,“我当初在杨家大院下面守了一夜,第二天主动出来见我,抱我的人,可是你啊,杨乐乔,难道你忘了当时那个缠绵的吻吗?”

    他故意提起这个,完全是为了气乐乔。

    乐乔这辈子只爱季沉一人,也只主动吻过季沉一人。

    可那次,居然被眼前的男人给算计了去。

    当时若非是不得已,她又怎么会主动抱这男人,这男人又哪里来的机会强吻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