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警察局的局长这次没有亲自出来迎接,这都归功于方圆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及他那身圆滑的社交本领。

    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关承刚,乐乔要说的东西很少,“张律师需要您的一些资料,都在这里面,一会儿您把这个文件填一下。”

    乐乔把文件递给关承刚,关承刚本来还疑惑,张律师不是一开始就有自己的资料么,他可是自己的私人律师,结果看到文件之后,他的一张脸都布满了震惊。

    “这是……”

    “嗯,不要声张,您只要把这东西填好就行了。”

    说完,乐乔看了一眼外面,道:“我去看看文玉。”

    “乐乔,等等。”

    “嗯?还有事吗?”

    关承刚叹了口气,道:“文玉也是个可怜人,如果她自首的话,还能……”

    “不能!”乐乔还未听完关承刚的话,就坚决打断了他。

    她知道关承刚想说什么,且不提文玉那样的人不会自首,就算是她自首,乐乔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文玉是精神已经不正常了,这个人若是回到社会就是一个祸害,是社会的一只害虫。

    她只要一个动念,就有可能害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乐乔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或者说,有再次发生的可能。

    关承刚明白乐乔的意思,定定看着她的眸子,半晌,才道:“是我想太多了。”

    “关叔叔,你还是好好配合,我早点把您给救出来,不然的话,等到大姐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她也不会放心的。”

    “嗯,你说的对,关氏集团和果凌都还需要我。”

    乐乔走出这间审讯室的时候,嘴角扬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

    想当初,她还是关承刚的女儿时,虽然只是一个私生女,可当时的他却对自己没有一分一毫的感情,更加不会有属于一个父亲的疼爱和关注。

    可现在的他,不知是老了心软了,还是因为关厉珏的死给他造成了太大的打击,对于一个如此陷害他、欺骗他的女人,他都能生起同情的心理,还真的挺讽刺的呢。

    不过乐乔也只是唏嘘了一会儿就想开了,她现在过得很好,这就够了。

    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她可以控制的,那是因为她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来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但现在……她一定要强大起来。

    见到文玉时,乐乔又是一惊。

    昨天看到她的时候,她还跟个疯子一样,说一些难听的话,诅咒的恶毒语言,可今天,她似乎安静了许多。

    她的头发梳得很好,但乐乔还是眼尖的看到了一些白发。

    她才三十多岁,竟然已经生了华发,这让乐乔的心里产生了些许的感触。

    收起心底莫名的情绪,乐乔坐在她的面前,道:“今天下午就会出尸检的结果了,你如果选择自首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自首?”文玉扬起眼,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杨乐乔,你这是想诓我是不是?我告诉你,不管你说的尸检结果是什么,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关承刚那个负心汉给我的儿子偿命!”

    乐乔很是不悦的蹙起眉,“你口口声声说关承刚是个负心汉,但是文玉你扪心自问,自从你和他在一起之后,他对你可有半分的不好?他甚至为了你想要把关氏集团的股份都交给你,如果不是关果凌阻止的话,你已经是关氏集团的主人了,即便是如此,你也还觉得对不起你的人是关承刚吗?”

    文玉没想到乐乔会说这些话,她的眼神闪烁了几下,冷哼道:“如果不是你和关果凌那贱人多管闲事的话,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杨乐乔,都是你,你多管闲事,你本来就不是关家的人,我真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关家,对关家的人这么好,难道你真的和关家那个早死的大少爷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关系不成?”

    “文玉!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我和关厉珏的名誉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哈哈哈……这话说的,可真是好笑啊,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虽然你和关厉珏的事情已经被季家和杨家合力捂下了,可我还是查出来了,当初关家的大少爷关厉珏很喜欢你,那时候他和你的关系还是姐弟,可你们差一点就……”

    她的话,带着几分尖锐的凄厉和冷酷,“杨乐乔,你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媚术,让关厉珏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了你甚至连命都没了,如果说你和他没有半点肌肤关系的话,我是不会信的。当初你和季沉分开,难道不是因为你已经是一只被关厉珏穿过的破鞋了吗?”

    文玉激怒人的本事,真的很大。

    原本乐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今日不管文玉说什么,她都不会再生气,可现在她几乎用了大半的精力和自制力去压制心底的怒气和杀意。

    这个女人,真的是冥顽不灵!

    “文玉,我不想和你解释那么多,我和关厉珏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一个外人能懂的,我现在只想和你说,过了今天之后,你就再也蹦跶不起来了,好好珍惜你今天的日子吧。”乐乔站起身来,浑身泛起冷漠的寒意,盯着文玉一字一句道。

    文玉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她立即挣扎起来,可双手都被固定在凳子上了。

    她气急,也急切地厉害,不由大声道:“杨乐乔,有本事你就跟我明着来好了,何必来暗的?你不就是仗着你是临城杨家的人,仗着你是季沉这个少将的妻子才这般对我说话的吗?有种的话你什么也不要靠啊!”

    眯起冷酷的美眸,乐乔冷冷看着她,“我可以给你一个和我正大光明的机会,但是……”

    她停顿了几秒,打量了一下文玉的浑身上下,“你配吗?”

    文玉气急攻心,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乐乔这番话,不只是刺激了她,还彻底打击了她一直以来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自尊心。

    对于这样的人,乐乔也学会了毒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