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99章 生命之重,在于放下
    但他还是输了,输给了乐乔对季沉的真心和信心,也输给了自己。

    “我想太多了,是吗?”他自嘲道。

    乐乔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看出来他脸上的落寞和失望,沉吟许久,乐乔道:“林野,你比我还要小两岁,你这个年纪走到这一步真的不简单,只要你能够继续坚持走下去,你的未来一定是不可限量的,而你的爱情……也会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你的面前。”

    林野握紧拳头,很想说:我的爱情就是你,可你已经不再是合适我的爱情了。

    他没说。

    “林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还有这样的心思,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我,我是个不太自恋的人,所以我没有想到你对我的喜欢不仅仅是一开始的好奇和征服,而是能坚持到现在的真心,可我只想劝你一句,如果可以的话,早一点放下,对你会更好!”

    她不可能阻止别人喜欢她,但她能够很明确的告诉别人,喜欢她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林野的眼神变得疏远起来,他盯着乐乔,看的乐乔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在你的眼里,我对你的感情就这么不值得一提的吗?”

    乐乔摇头,语气肃然道:“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正是因为你对我的感情实在太过沉重,才让我不敢接受,也没有资格去接受,林野,生命之重不是在于去拥有和执着,而是在于你在适当的时候敢于松开手掌去放下,你明白吗?”

    乐乔的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棒槌,狠狠的敲打在林野的脑袋上。

    刹那间,林野只觉得眼前恍若一阵明朗。

    可他再次凝神去看乐乔时,却看到乐乔眼底微弱的难过。

    “你怎么了?”

    “没,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她想到了关厉珏。

    如果关厉珏没有死的话,是不是现在也遇到了那个对的人,可他直到死的时候,都还执着于对她的感情和占有欲。

    林野的眼神微微眯起,“乐乔,我今天来找你,除了是想看看你,也是想要知道你现在的态度,和你对季沉的决心,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我决定了,以后你不再是我喜欢的女人,而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等这次的任务完成之后,我不会再来江州了,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这个朋友!”

    “你说什么?”乐乔不解的看着他,“你不来江州了?意思是……你要离开鹰之特战队?”

    鹰之特战队虽然是国家的特战队,但也算是隶属于江州第一军区的,如果林野不愿意再来江州的话,岂不是意味着他要退出特战队了?

    “不错,我也有我想要走的路。”

    林野说完,站起身来伸出自己的双手,“来吧,看在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份上,给个拥抱吧,就当做是一个简单的属于朋友和战友之间的拥抱。”

    乐乔犹豫了一瞬,还是绽放了最为真挚的笑容,起身,抱住了林野。

    这是林野最想要的拥抱,但现在也成为一个离别的拥抱。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清晰的感受到乐乔身上的温度和心跳,才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对自己完全没有男女之情,只是最为纯净的战友和朋友的情谊。

    一种莫名的放松感,袭上心头。

    林野眯起眸子,抱着乐乔,想象着在楼上那个窗户前,看到这一幕的男人此时会是何等的愤怒和吃醋。

    季沉站在病房的窗户前,看到了下面的一幕。

    从一开始乐乔坐在下面的花园里难过,孤单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看着她了。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他不能去安慰她,不能去和她讲道理,只能静静看着她,等着她自己慢慢的想通了,冷静下来。

    可他没想到,林野竟然会出现。

    她很快收拾好心情,和林野一起交谈,他看得出来她和林野说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也看得出来她对林野的那种淡然。

    他对她,是很信任的。

    包括最后林野向她索取拥抱,而她也抱了过去。

    他何尝不知道,林野其实已经看到了他,甚至他和乐乔拥抱有几分的因素都是为了刺激自己,让自己生气……

    但他没有,半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

    不是因为不在乎和乐乔之间的感情,而是因为他始终相信乐乔,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能够战胜一切。

    “季少,你这明摆着是被人下马威了,你怎么都不生气的?我记得你以前看到嫂子多看一眼别的男人,或者是多和哪个男人说一句话,你都会吃醋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淡定了?”

    方圆其实是误打误撞来的,他原本只是想来看看季沉的身体如何了,最近小庭庭感冒,所以他很少出门,昨天也是因为关家的事情,收到季沉的电话,才会跟着乐乔一起去警察局的。

    今天有点时间,就顺便来看看季沉,结果知道季沉又要带伤出任务。

    他不得不表示佩服。

    对于季沉那么重的伤势却还能稳如泰山的站在窗户边上盯着他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拥抱,方圆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季沉转过身来,慢悠悠的,一步步的,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坐下,“我一直都是个爱吃醋的人,只是这醋……也不是乱吃的。”

    “靠……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季少你换了个人,其实你不是季少?你怎么可能轻易承认你是个爱吃醋的人呢?”方圆一副受惊的表情盯着季沉,“季少,你还认得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圆这夸张的表情,的确是缓和了一下这房间里的气氛。

    他白了方圆一眼,冷道:“你真是疯了,如果今天出门没带药的话,麻烦出门右拐,有医生,可以请他给你开副药。”

    这毒舌……方圆扯了扯嘴角,“你果然是季少。”

    “等我去出任务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在乐乔身边,帮助她把关承刚救出来,也把文玉的事情彻底解决,这个女人是个祸害,如果可以的话……”

    方圆看着季沉那墨黑的眸底突然迸射出来的寒意和杀意,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